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259 超嫌弃
    :

    由于太子殿下特意吩咐过,午膳准备得非常丰盛,而且经谢睿和谢知渊提醒,还特意多加了十道菜。

    红煨牛腩,鳕鱼狮子头,笋干老鸭煲,杏仁大明虾,烤羊排,清蒸鳜鱼,干贝银丝汤……

    菜刚上摆桌唐嫃就看直了眼,闻着香气就恨不能立即扑上去大快朵颐,肚子也在这时唱起了空城计。

    谢知渊微微扬起唇角,无奈又有几分宠溺,“这些菜不是都吃过,至于馋成这样吗?”

    小馋猫!

    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这是哪个穷苦人家从没吃过好东西的可怜孩子。

    见谢知湛已经率先上了桌,并微笑着作出邀请他们的手势,唐嫃立刻迫不及待坐下,“恭王叔叔这就不懂了吧,同样的菜经由不同的厨子做出来,味道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见小姑娘两眼放光眉飞色舞的,对桌上的菜色十分满意,作为东道主的谢知湛心情颇佳,“今天这桌佳肴都是为你准备的,既然喜欢吃的话那你就多吃点。”

    不过到底觉得桌上的菜未免太多了些,他们就四个人怎么也不太可能吃得完。

    可是想到老十四和小睿都特意提醒厨房加菜,连续加了十道才堪堪觉得差不多,难道小姑娘还能比他们三个加起来都吃得多?

    打量了一眼她的瘦小身板,谢知湛心里难免存了疑虑,“只是千万不要吃撑,伤了胃可就难受了。”

    太子殿下待人都这么好的吗,唐嫃不禁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太子殿下放心吧,我不会胡吃海塞的,我就是饭量比较大。”

    谢知湛遂不再多言,小姑娘肚子都在咕咕叫了,还是赶紧动筷吃饭。

    才开始用餐没一会儿,外面便进来一个内侍,“……圣驾到了。”

    谢氏兄弟叔侄三人互看了一眼,对于陛下的突然而至有些奇怪,相继放下碗筷起身去外面迎驾。

    唐嫃以最快的速度干掉碗里的鳕鱼狮子头,跟在各位大佬的后面迎接最大的那位大佬。

    色泽雪白,口感软糯,肉质鲜嫩,清香味醇,完全不腻!

    太子殿下的厨子果然厨艺高超,想必其它的菜肴也都超级好吃。

    可陛下驾到,她不想吃了。

    唐嫃本想开溜的,可陛下来得太快了,就像一阵龙卷风!

    “儿臣参见父皇。”

    “孙儿参见皇祖父。”

    “臣女参见陛下。”

    “都起来吧。”

    谢韫径自越过行礼参拜的众人,脚步不停的进了饭厅直奔餐桌,然后反客为主的在主位坐下来。

    周贵山吩咐道:“添副碗筷。”

    “我刚还奇怪皇祖父怎么会这个点过来,原来是特意来父王这儿用膳的,难不成是知道了今儿父王这儿有好菜?”

    从记事起谢睿就跟在祖父身边,除了在政事上,爷孙俩平日里相处都比较随意。

    碗筷很快添上,众人重新落座。

    唐嫃低眉顺眼默不作声,努力将存在感降到最低。

    能跟太子殿下吃一顿饭那叫惊喜,太子殿下爽朗和善,可跟陛下一起吃饭那就是惊吓了,不光是身份的原因,还有和湘华公主的梁子横在中间。

    唐嫃甚至隐隐觉得,陛下来得这么快,没准就是来捉她的。

    正暗暗琢磨着便忽然听到谢韫道:“听闻你父王请了个小客人回来吃饭,正好朕也有事想跟这位小客人聊聊。”

    把自己当成微末尘埃的唐嫃猛地抬起头:“……”

    跟她聊吗?他们之间相差了十几条代沟,没什么好聊的呀,果然是为了湘华公主的事情,寻仇来了!

    瞧着她呆眉呆眼,还有些紧张的样子,谢韫不禁笑了,“先吃饭。”

    唐嫃:“……”

    吃饱有力气了再寻仇?

    谢睿并不知她和湘华公主之间的事,见她没有了之前的活泼,还以为她只是寻常的惧于天子之威,于是侧过身轻声安慰道:“不用紧张,皇祖父私底下很好说话的,你安心吃饭就行。”

    唐嫃心里对他很是感激,对他们父子俩的好感呈直线上升,只是这安慰没多大用处。

    陛下都说了是为了她来的,她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吃饭。

    谢知渊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小丫头在他面前可以是小鹌鹑,可在除了他以外的人面前这样,他心里就有些说不出的不舒坦,于是递了一个安抚的眼神过去,“有我在,不用怕。”

    唐嫃回头看着他,感受到了他简单几个字里的力量,心中顿时松了松。

    谢知渊语气柔和道:“想吃什么就吃,没人能欺负你。”

    唐嫃脸上重新绽放了笑容,心里头的紧张感随之消散,“嗯,恭王叔叔也多吃点。”

    主位上的谢韫隐约听到了几个字眼,“老十四,你和唐家小丫头说什么悄悄话呢?”

    谢知渊稳稳端坐,“小丫头受到了惊吓,好好的吃兴被打断,儿臣随口宽慰几句。”

    谢韫顿时不乐意了,“是嫌朕打搅你们吃饭了!”

    知道就好,这个时辰突然过来,安的什么心!谢知渊面不改色道:“是父皇非要问,儿臣实话说了,父皇又不高兴。”

    明知道是自己不爱听的还偏要问!

    谢韫气得吹胡子瞪眼。

    谢知湛头疼不已,赶紧打圆场,“菜上了有一会儿了,再不吃可就凉透了。”

    每次见面说不了两句话就开始互怼!可今天这顿是他请人家小姑娘吃的,你们是跟着蹭饭的心里就没点数吗!

    谢韫哼了一声。

    谢知渊理都懒得理,继续与小丫头说话。

    饭后众人移步到偏殿喝茶。

    谢韫坐下后,目光就落到了唐嫃身上,端起茶杯来,“小丫头饭量不小嘛,平时都是这么吃的?”

    唐嫃收起平日的千伶百俐,尽量让自己呆滞得自然些,“回陛下,都是这么吃的,您不要笑话我。”

    “朕怎么会笑话你,能吃好啊,能吃的孩子长得好。”

    可见她瘦得跟个小猴儿似的,觉得这话委实没什么说服力。

    再瞧着她雪白脸颊上的几处伤痕,想到这都是他家湘华的杰作,谢韫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道:“都坐下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