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260 歪瓜裂枣
    :

    唐嫃正想着找个远些的座位,最好是个不起眼的角落,就算最终躲不过被问责,落到身上的威压也能小很多。

    大佬们的气场都很强大啊,尤其是皇帝陛下,一个眼神过来她膝盖都软了。

    踌躇间小手被握住,裹在略微粗糙的大手之中,暖暖的非常有力量。

    谢知渊拉着她在身边坐下,不动声色的挡在她的面前。

    有了谢知渊高大的身躯做屏障,从谢韫的角度看过去,只能勉强瞧得见唐嫃的半个身影。

    “太后很喜欢你,朕听她念叨过你好几次,你有空多进宫,陪太后吃吃饭说说话。”

    因为有了他的维护,唐嫃心中的忐忑被抚平,仿佛身上套了层保护壳,要多乖顺有多乖顺,“好啊。”

    看着老十四护犊子的那臭德行,谢韫不禁在心底暗暗冷笑,还真把自己当成人家的亲叔了,“给老十四挑王妃,可有合适人选了?”

    唐嫃闻言不由愣了愣,不是要聊湘华公主的事情么,怎么还检查起作业了!

    就算要检查作业,可这才过去多久,要不要这样着急。

    “暂时还没有。”

    唐嫃回答得干脆,只要不是问罪,便没什么好怕的。

    她有恭王叔叔,她什么都不怕。

    “虽然适龄适婚的女子满大街都是,随手一捞就有一大把,可想要从中挑出适合恭王叔叔的,还得费老大一番功夫,总不能给恭王叔叔配个歪瓜裂枣。”

    首先总得先过了她这一关,她觉得各方面还可以的,才好推荐给恭王叔叔相看。

    可目前除了一个沐郡主对恭王叔叔有意思,她觉得还不错的几个女孩子,李香薇她们都对恭王叔叔唯恐避之不及呀。

    而且就算今后陆续能寻到更多的,像沐郡主这样的对恭王叔叔有意的女孩子,也不一定能入得了恭王叔叔的眼啊。

    婚姻之事,总得讲求个两情相悦,诸事圆满。

    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找到个合适的,挑大白菜不也得挑个水灵肥嫩的。

    谢韫觉得小姑娘委实想得有点多,老十四那种怎么都敲不开的榆木疙瘩,哪怕给他个绝色天仙又有什么用,他还觉得没他平时常用的那把弓漂亮。

    于是玩味提醒道:“只要配得成,是不是歪瓜裂枣,那都不重要。”

    小媒婆傻眼了,什么意思,要求这么低吗?

    谢睿低头偷笑。

    新送上来的两碟糕点看着不错,是小丫头喜欢的,谢知渊默默将碟子推到她面前,刚才不是没吃饱。

    唐嫃眨了眨眼睛看看他,怎么没点反应,歪瓜裂枣您真不介意吗?

    小傻子似的,无需顾虑那么多,喜欢吃就吃,谢知渊唇角弯弯,微微点了点头。

    恭王叔叔居然不介意,歪瓜裂枣也无所谓,被逼得自暴自弃了吗,可她不能这么干呐,恭王叔叔对她这么好。

    唐嫃皱起眉头,明显有些抗拒,“可人家要是不愿意,我总不能强迫人家。”

    谢韫谆谆善诱,“只要你能强迫得成,也没什么不可以,谁要是敢找你麻烦,朕定会为你做主。”

    唐嫃:“……”

    陛下,您是认真的吗?

    这是在**裸的暗示,不,明示她,只要恭王叔叔能娶上王妃,什么不入流的手段,都是可以拿来用的吗?

    这样不好吧,强扭的瓜,虽然能暂时解渴,可也只是一时的,终究不甜啊!

    谢韫郑重其事点头,“尽管放手去干。”

    唐嫃没有丝毫犹豫,异常坚定的拒绝了,“终身大事不能如此儿戏,我要给恭王叔叔挑个最好的,各方面都很优秀的那种。”

    只有最好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恭王叔叔。

    谢韫:“……”

    他何尝不希望老十四能娶个名门淑媛,可老十四眼风都不往她们那儿扫一下,便是再如何精挑细选终究也是枉然啊。

    所以只要老十四愿意娶,随便什么样的都能商量。

    而且过程无所谓,只要有结果就成。

    唐嫃有些不高兴了,“过两天回京城后,我就安排恭王叔叔跟各路名门淑女相看,总有能看对眼的。”

    那么好的恭王叔叔又岂能随随便便配个歪瓜裂枣。

    太委屈了,凭什么呀。

    恭王叔叔又不是没人要了,至少沐郡主就很有眼光啊!

    无论出身还是才貌,沐郡主都是上佳之选,如果他们俩能看对眼,不正是天作之合吗。

    就算他们俩看不对眼,也还可以再找别的人。

    她就不信了,恭王叔叔这样的男神,会没有迷妹!

    哼!歪瓜裂枣!想都不要想!

    谢韫喝口茶,“……朕只问结果。”

    反正她不要恭王叔叔受委屈,唐嫃心底油然而生几分倔强,下定决心要定挑个名门世家女。

    “恭王叔叔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不管恭王叔叔的要求多高,她就是上天入地,也要为他找到心仪的女孩。

    谢知湛笑道:“他要是知道,这会儿早就当父亲了,你这是白问。”

    唐嫃有点惆怅了,看来只能广撒网。

    张嘴吃掉他塞过来的第五块点心,见他从头至尾只忙于投喂事业,对他们所说的事一点反应也没有,仿佛讨论的不是他的终身大事,不由狐疑的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袖。

    谢知渊抬起眼,“嗯?”

    唐嫃道:“我们刚才说的,您都听到了吗?”

    谢知渊淡淡道:“没有。”有什么必要听,喂小猪不是更好。

    唐嫃:“……”

    谢韫气哼哼的拂袖离去。

    ……

    满腹思量的唐嫃,视线中出现一片黑色衣角,转眼间消失不见。

    警醒地回过神来,抬头来看了看。

    眼前掩映在绿树繁花中的轩敞院落,正是宁国侯府在猎宫里的暂居之处。

    而那片衣角消失的方向,是她们姐妹居住的后院。

    黑影!

    是来找她的吗!

    唐嫃的心骤然沸腾,头脑却无比冷静,“白英,白苋,抓人!”

    暗中跟随在她身边多日的影卫闻令而动。

    唐嫃解下腰间的长鞭,万分激动的追了上去。

    她上午特意跑到人迹罕至的后山以身为饵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要将这帮对她虎视眈眈的缩头乌龟引出来吗!

    没想到这会儿鱼儿居然自动送上门了!

    哼哼!

    真当她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上次之所以被他们虐得那么惨,是因为她身中烈性迷药神智不清,今日她就赏点颜色给他们瞧瞧!

    各种耸人听闻的酷刑,瞬间从脑中过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