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261 送药
    :

    原本以为此次必能大展身手一雪前耻,然而等她跑过去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两个黑衣人均被卸了胳膊,分别趴在白英和白苋刀下。

    黑影的实力如何唐嫃是最清楚不过的,当初在隆福寺后山她可生生领教过的。

    本来能还以为会有一番激烈交战,万万没想到白英和白苋这才刚一出手,黑影竟然这么快就丧失了战斗力。

    恭王叔叔的影卫都是妖孽吗?

    唐嫃飞奔过去霸气的一脚踏出,踩上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后背,用手中长鞭勒住了对方的脖子,龇着锋利的小牙露出狰狞的笑。

    正要放几句狠话羞辱对方一番,就听脚下的黑衣人郁闷的嚷嚷。

    “喂喂喂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要不要这么狠!我们干什么了!我们这不是还什么都没干!我们既不是歹人!又没有坏心,你们出手如此不留余地,是不是太过分了!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旁边的另外一个黑衣人,更是痛得嗷嗷大哭,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

    唐嫃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俩黑衣人声音也忒嫩了。

    强行将脚下黑衣人的脑袋扭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异常俊美的脸。

    且因为太过年轻的缘故,还有几分雌雄莫辨的美。

    尤其那双狐狸般的眼,天然的眼尾微微上挑,哪怕愤怒的瞪着她,亦让人觉得勾魂摄魄。

    什么情况?抓错人了?

    眼前的少年才十三四岁的模样,都还不知道有没有小妧儿大,一点也不像是那群王八蛋黑影。

    荣昊焱简直气得七窍生烟,被个小姐姐踩着脊梁,还死死扣住他的下颌,态度强硬的迫使他看着她!

    他的那群纨绔小伙伴们平时调戏良家少女,才用这种该死的自以为全世界最帅的动作!

    “快放开我!不然一会儿……”她的力气竟然这么大,他完全无法挣脱开,荣昊焱憋屈地快吐血了,阴寒森冷的目光,毒蛇一般死死盯着她,可当他看清她的脸,眼底的冷酷便僵住了,“呃?你是唐三小姐?”

    唐嫃一愣,“你认识我?”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才她似乎一闪而逝的看到了,他眼底令人心悸的狠戾。

    “远远见过。”

    唐家小姐姐的几个妹妹他都有点印象。

    “三小姐,你是不是误将我们当做什么人了?”荣昊焱敏锐的像一只野兽,方才她看到他的时候,眸中闪过认错人后的怀疑。

    唐嫃这才发现他身上的装扮,并非什么遮掩行踪的夜行衣,而是男子们平常所穿的款式,上头还有金丝银线泛着光泽,是身份尊贵之人才有的规格。

    “你是什么人?”

    尽管知道大约是真的认错人了,依然没有轻易松开制住他的手。

    小姐姐还挺警觉啊,“我叫荣昊焱,镇西王府世子。”

    都已经落到人家手里了,也就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了,他又没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况且这个小姐姐也不像是好糊弄的,本就把他误当作什么人才下手无情的,要是他再吞吞吐吐的不肯说实话,万一弄巧成拙了岂不是更麻烦。

    唐嫃看向白英和白苋。

    二人同时点头,确认他的身份。

    唐嫃这才从他背上下来,眼神不善的打量着他,“你不会不知道这是我们宁国侯府的住处吧?”

    荣昊焱艰难的翻身坐下,“这我知道。”

    宁国侯府的暗卫好生厉害,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卸掉他的两条胳膊的同时,痛得他都怀疑人生了。

    唐嫃甩了甩鞭子,一副准备随时抽死这小家伙的架势,“那你鬼鬼祟祟往后院来是想干什么?”

    小小年纪,窥视后院,是想当小流氓吗!

    荣昊焱暗暗觉得好笑,她这是在威逼招供吗。

    “我这儿有一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是我们镇西王府的独门秘方,本来打算偷偷丢到你们后院里的,你的大姐姐不是扭伤了脚吗?”

    唐嫃甚是意外,“你给我大姐姐送药的?”

    荣昊焱的小脸隐隐有些发白,两鬓的头发都被汗水浸透了,“能给我们把胳膊接上吗?我们真的没有恶意的。”

    这两个暗卫的手法特殊,一般的大夫怕是治不好,便是现在给他们接上了,日后少不得也有后遗症。

    所以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让宁国侯府的暗卫再给他们接上。

    白英刀下哭得要死要活的小男孩,应该是荣昊焱的小厮,看他哭得撕心裂肺惨兮兮的模样,唐嫃有些于心不忍了,便授意白英和白苋给他们接胳膊。

    卸掉他们的胳膊只是一瞬间的事,此时给他们接上胳膊也只一眨眼。

    那股要人命的剧烈疼痛感,随着胳膊归复原位而消散。

    荣昊焱站起来活动胳膊,发现一丝滞涩之感都没有,就像从来没有被卸掉过。

    高手啊!

    唐嫃盯着他,“如果你们只为送药而来,大可以光明正大的送,何必行这偷偷摸摸之事?”

    荣昊焱甩胳膊的动作一顿,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不想,只是我……我的名声不太好……万一……我怕……”

    这小家伙原本有着野兽般的锋锐,可说到这里的时候竟期期艾艾的,唐嫃被他的反差萌勾出来了兴致,“你什么名声?有多不好?”

    只要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姐姐是绾姐姐的妹妹,荣昊焱就没办法理直气壮承认那些骂他的话,“……就是……可能觉得我是个……坏人……”

    唐嫃大概懂了,一言以概括道:“就是不良少年呗。”

    荣昊焱低下头,声若蚊蝇,“……嗯。”

    唐嫃不禁扑哧笑了,小家伙真是萌死了。

    他是担心他的名声太糟糕,若光明正大送药给大姐姐,大姐姐很有可能会拒绝他,或者即便收下也不会用吧。

    荣昊焱猛地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一只药瓶子,狐狸眼满怀期待的望着唐嫃道:“三小姐能否帮我个忙,把这瓶药,送到大小姐的手里?”

    “你为什么会送药给我大姐姐?”

    如果他跟大姐姐很熟,关系很好,根本不用担心大姐姐会拒绝,或者不用他的药。

    “大小姐曾对我伸出援助之手。”

    荣昊焱想起了当时的情形,嘴边的笑意凭添几分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