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263 没长高
    :

    “太好了,我又长高了!”唐妧听了高兴得直拍手。

    唐绾听了也回头问,“我呢我呢?”

    木棉道:“大小姐也长不少呢。”

    唐妤也想知道自己的身高,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记录,笑着说,“我们都长高了。”

    太夫人脸上都是满意的笑容,看着云芳和红菱几个叮嘱道:“……都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们这些近身服侍的人,平时要更精心些才是。”

    红菱几个都福身应是。

    唐嫃忙满含期盼的看向米粒,“还有我呢我呢,长高了多少?”

    米粒目光闪躲,支支吾吾,“呃……小姐您的身高……这一年……几乎……没怎么……长……”

    唐嫃不敢置信,“没怎么长是什么意思?”

    米粒道:“就是跟去年差不多,没什么变化……”

    其实不光身高没长,体重还下降了不少。

    唐嫃顿时觉得五雷轰顶!巨锤砸心!

    大家都长高了,甚至小妧儿都长了四五公分,可她居然……

    唐嫃抑郁的离家出走了。

    ……

    雎阳侯夫人把唐嫃拉到身边坐下,眉眼之间的喜悦笑容止也止不住,明明心里不知道多高兴嘴里却说,“你这孩子也是,算算时间,应该是昨儿午后才进的京,回到府里只怕也已经很晚了,这一路舟车劳顿的,怎么也不多歇息两日。”

    唐嫃乖巧的笑笑,“我就是想过来看看古二哥伤恢复得如何了。”

    昨天才刚回京今天就来了,甚至等不及先送张拜帖,可见心里是牵挂着征儿的。

    雎阳侯夫人愈发满意了几分,不枉征儿为了她连命都不想要,总算这小姑娘也是个有心的,“恢复得很好,恭亲王府的神医那还能有错,要不是我拦着,他都恨不能立时上演武场,等会儿你可得帮伯母说说他,他谁的话都不听,就只听你的。”

    “好。”

    “你们姐妹在猎场遇刺的事,我都听说了,据说当时的情形凶险万分,有没有受伤?”

    原先雎阳侯夫人还暗暗想着,她那傻儿子伤得那样重又害了相思病,要是嫃儿能留在京城就好了,小未婚夫妻两个还能三五不时见一面,她那傻儿子也能得些宽慰。

    直到前两日禁军突然包围了奉恩公府。

    联系先前远扬查出来的,隆福寺绑走嫃儿姐妹俩的匪徒,与湘华公主脱不了干系。

    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果不其然,这次贤妃和湘华公主都被留在了猎宫,没有随御驾一起回京。

    虽然对外称是因为湘华公主不慎重伤,不宜移动,而贤妃是为了照顾公主才暂时留下的。

    可这一留下,往后贤妃母女还能不能再回京,那就难说了。

    嫃儿这仇报得真是痛快呀!

    唐嫃举起手腕笑嘻嘻道:“擦破了一道小口子算不算受伤?”

    雎阳侯夫人忍俊不禁,握住她的手,“没有受伤就好,不然不光我们担心,你那傻子古二哥,指不定又要瞎闹腾……”

    唐嫃抿嘴笑。

    亲妈都觉得他是个傻子。

    雎阳侯夫人挨着她神秘笑道:“我特意让人拦下了你来的消息,等会儿给太夫人请了安,就让程妈妈带你去他的院子,给那傻子一个惊喜。”

    知道傻儿子心里指不定怎么想着盼着,雎阳侯夫人就没有多耽搁时间与唐嫃闲聊,牵着唐嫃的手往古太夫人的院子里去。

    ……

    古远征居住的院门外面,古怜灵和沈心瑜虽然不是被赶出来的,可也与被赶出来差不多。

    “二哥这是什么意思,咱们好心好意过来陪他说说话,还不是怕他闷得慌,他却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古怜灵气闷不已,站在院门前抱怨了半天正转身准备离开,冷不丁竟然看见了生平最厌恶的那个人,正往这边走过来。

    “唐嫃!”

    古怜灵惊愕了一瞬,随即直呼其名,往前走了两步,堵在唐嫃面前问道:“你怎么来我家了?”

    她这无礼的态度格外令人反感,唐嫃从来不是愿意委屈自己的人,哪怕对方将来会是她的小姑子。

    “反正不是来找你的。”

    唐嫃直接转开目光,表示不愿多看一眼。

    “你……”

    沈心瑜不受古怜灵影响,微笑着上前,真挚的向唐嫃行了大礼,“上次之事,多亏了三小姐和二小姐仗义相助,心瑜在此谢过。”

    唐嫃略侧过身,淡淡笑了笑,“不必客气。”

    说完直接走人,背影潇洒自如。

    古怜灵气得要死,“岂有此理,她在我家里还敢这么嚣张,我……”

    沈心瑜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好了,你少说两句,何必呢。”

    本就因为二哥的冷遇气煞,再被唐嫃无视的态度刺激,古怜灵只觉憋屈的要爆炸,“我就是不喜欢她,我就是看不惯她,凭什么总是这么嚣张,我不想要她做我的嫂子,我只想要表姐你……”

    唐嫃霍然转过身,目中透着一股寒意,落在古怜灵身上。

    古怜灵顿时吓得一激灵,后面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唐嫃快步走了回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往来时的路上拖走,“你在雎阳侯府里算老几,你又能做得了什么主?想要换个准嫂子是吧,那你去跟古伯母说呀!现在就去把话说清楚!”

    此时的唐嫃身上有股凛然威势,尤其是冷眼看人的时候,有四分像唐玉疏三分像谢知渊。

    古怜灵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手臂上痛得,一边挣扎一边高声尖叫,“啊啊啊!放开我!你要干什么!啊啊啊!唐嫃你放开我!”

    古怜灵的婢女想上前抢人,却被米粒和米饭给拦下了。

    沈心瑜也被惊了住,跟在后面小跑追赶,“三小姐您别生气,灵妹妹就是一时口无遮拦,并不是真有别的什么意思,三小姐……”

    程妈妈也急了,跟在唐嫃身边,语气软和劝道:“三小姐您最明事理了,别跟我们九小姐一般见识,九小姐心直口快,很多话不经过大脑……”

    无论她们说什么劝什么唐嫃一概不为所动,非得把古怜灵拉到雎阳侯夫人那儿去不可。

    每次见面都这么不阴不阳的,没完没了是吧!不要她当嫂子她还不想当了!多稀罕他们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