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264 揍你妹
    :

    唐嫃的力气太大,古怜灵丝毫也挣脱不开,就抬起另一只手,对着唐嫃的手一通乱拍,“啊!我手要断了,唐嫃!你放开我!你给我滚!放开我!”

    唐嫃手上再添一分力道,低声在她耳边冷酷的道:“再乱动一下我就捏碎你的骨头。”

    古怜灵痛得眼泪直飙,除了尖叫就是惨叫,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一堆的人围着她们,跟着她们一路小跑,试图去救下古怜灵。

    可有米粒和米饭挡着,谁也无法近得了身,动作更不敢稍有过激,怕把事情闹得更大。

    看着古怜灵痛哭的样子,婢女甲心疼得泪水涟涟,“小姐!小姐!三小姐求求您了,放过我们小姐吧,我们小姐一时口误,不是故意的……”

    沈心瑜紧跟在她们身边,“三小姐消消气,我代灵表妹给你赔不是了,你不是来看望征表哥的吗,征表哥见你来了肯定高兴,你就高抬贵手……”

    婢女乙更是直接跑到前方必经之路上跪下了,“三小姐您不能这样,会伤到我们小姐的!我们小姐有口无心,您就看在我们夫人,还有二少爷的份上,原谅我们小姐这次吧!”

    婢女丙企图冲到古怜灵身边,可米粒实在是太难缠了,每次总被她恰到好处的阻住,“我们小姐不过是一时气话,做不得数的,三小姐和我们二少爷的婚事,是铁板钉钉的,不会有人取代您的位置……”

    唐嫃心里原本三分怒火,此时直线飙升到了七分。

    一个个又是哭又是求又是劝的,还跑她面前跪下,她不过是带古怜灵去年她亲娘,又不是叫她去死!

    古怜灵是愚蠢无知无脑拎不清!可古怜灵是她生的吗!古怜灵没长脑子是她的责任吗!她为什么要隐忍退让!

    而且古怜灵那话是口误吗!分明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还跟她保证不会有人取代她的位置!

    什么位置!雎阳侯府二少奶奶吗!有多稀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后之位呢!真是吓死她了哈!

    “嫃妹妹!嫃妹妹!”

    远远的传来了古远征又惊又喜的声音。

    气头上的唐嫃就当没听见,继续气势汹汹的往前面冲。

    古远征很快跑了过来,像一座山挡在了唐嫃面前,脸上洋溢着憨憨的笑,惊喜之余又带有一些紧张,“嫃妹妹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竟不知道你来了。”

    瞥了眼被唐嫃抓在手里的,死狗般拖拽这的自家小妹,古远征觉得简直糟心透了,就不能有个消停的时候吗!

    “呜呜呜呜……二哥……呜呜呜……”古怜灵手腕痛得快要断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婢女丙抹着眼泪哽咽,“二少爷,您快救救小姐吧……”

    古远征瞬间收敛了笑容,目光如寒电般射了过去,“都给我闭嘴!救什么救!嫃妹妹做什么了!是打人了还是杀人了!”

    院门口发生的事他都知道了,要是平常看着小妹哭成这样,他不定得心疼成什么样,肯定要找欺负小妹的人拼命!

    可现在他只余下满腔喷薄欲发的怒焰,“小妹态度恶劣口无遮拦,拉她去找母亲理论有什么错!你们这么多人都是死的吗!不知道拉着劝着还有脸哭!”

    他真想一棒子打死这些只会火上浇油的狗东西!

    古怜灵睁大了被泪水糊住的眼,无法置信震惊不已的望着他,突然觉得眼前的人越来越陌生,那个从小宠着她的二哥不见了,他的心里只有她憎恶的唐嫃!

    她这么疼,二哥看不见,她被欺负得这样惨,二哥也看不见。

    他只一心觉得唐嫃受委屈了,唐嫃这么凶狠能受什么委屈!

    二哥变了。

    二哥不疼她了。

    古怜灵伤心又绝望的嚎啕大哭。

    古远征莫名的有些焦躁。

    还好意思哭!

    嫃妹妹第一次到他们府上做客,母亲为什么没叫她这个同龄的女孩出来待客,她心里真的就一点数都没有吗!

    哪怕你再痛恨再不喜欢嫃妹妹,大不了远远躲开了就是,她竟特意跑过去甩脸子给人看!

    嫃妹妹是客人!

    她就是这样待客的!

    身为雎阳侯府嫡女一点大家气度都没有!甚至还不如那些小门小户出身的女孩子!

    嫃妹妹才回京就马不停蹄过来看他,本来是多值得高兴的事,偏偏她不省心的非要给嫃妹妹添堵!就见不得他好过是不是!

    小心翼翼抓住了唐嫃的手腕,将古怜灵从她手里拉了出来。

    面对唐嫃时是憨直讨好的笑脸,回头看向古怜灵身边的婢女时,眸子里只剩下冰冷刺骨的寒意。

    “带小妹回她自己的院子!你们都给我好好反省一下,若再有下次,看我还能不能饶了你们!”

    几个婢女们皆噤若寒蝉战战兢兢,赶紧半搂半扶着古怜灵走了,唯恐动作慢了会真被二少爷打死。

    古远征的大手偷偷的挪啊挪,本来只是抓住了唐嫃的手腕,最后愣是被他如愿握住小手,“嫃妹妹,要不然你揍我一顿吧,揍人最能泄愤。”

    看见他那副小心翼翼充满讨好意味的神情,唐嫃到底没有不管不顾,非要跟古怜灵到雎阳侯夫人面前去撕去闹。

    本来被挑衅几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按照她以往的性子,她根本就不会搭理,可今天却不知为何却觉得异常愤懑难抑。

    仰头望着古远征,几乎是用嘶吼的,“我只想揍你妹!揍你妹!”

    这么些天不见她,他好想她,昨晚还梦见她了,“哪里还需要动手去揍,小妹已经被吓破胆子了,嫃妹妹方才可凶悍了。”

    “我凶吗!我凶吗!”唐嫃仍然狂燥无比,一股郁气在胸腔中横冲直撞,她难受得快要爆了。

    “不凶,不凶,一点也不凶,嫃妹妹可爱死了。”盯着她小脸涨红的样子,古远征心里滚烫滚烫的,“嘿嘿,小妹觉得凶,那是小妹没眼光,可我就觉得挺好。”

    唐嫃娇气的冷哼了一声,泄愤般的一脚踢上路边的,用大小不一的石头圈起来,高低形状不规则的花圃。

    光滑圆润的石头被她踢爆了一个,而她也因脚尖上的疼痛弯下了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