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265 值不值
    :

    “嫃妹妹!”古远征看得一惊,赶紧将人拉进怀里靠着,低头看向她的脚,“是不是受伤了?”

    米粒和米香也是急得不行,“是不是痛得厉害,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石头这么硬您也敢乱踢,您让我说什么好……”

    或许是因为脚趾太痛,或许是因为心里太燥太压抑,唐嫃低低的哭了起来。

    见到她落下金豆子的那一刻,古远征心里说不出的急切,蹲下身直接将唐嫃背了起来,“先去我院子里。”

    本来他大长腿迈出的步子就大,一步能顶人家两三步,还匆匆忙忙走那么快,米粒和米香只能跟着一路奔跑。

    沈心瑜默默望着他的身影远去,心头涌上一股失落和苦涩,从头至尾他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他的眼里只有唐三小姐,也只看得到唐三小姐,他看见唐三小姐的时候,是那样的激动和惊喜。

    唐三小姐和灵表妹闹起来,他紧张得不得了,那样小心翼翼的哄着捧着,唐三小姐的脚踢得痛了,他那般急切担忧。

    沈心瑜不禁回想她遇险的那天,他也是很关心她很照顾她的,只是跟对唐三小姐还是不一样。

    眼前一阵恍惚,伏在他背上的唐三小姐,变成了那日的她。

    她还清楚的记得他宽厚后背上的炽热温度。

    沈心瑜嘴角不自觉流露出一抹微笑。

    青萍不解的出声道:“小姐,咱们不用跟着表小姐吗?”

    傻站在这里望着表少爷和唐三小姐的背影发什么呆,而且表少爷不过就是走得快些罢了有什么好笑的吗?

    古远征将唐嫃放到塌上,蹲下身就打算给她脱鞋。

    米粒赶紧上前道:“古二少爷,我来吧。”

    古远征想到自己笨手笨脚的,可别弄疼了嫃妹妹,还是让服侍惯了的米粒来吧,于是起身退到一旁。

    “好了,没事了,疼一会儿就好了。”唐嫃抹了把泪收回脚,自己隔着袜子揉了揉。

    古远征不放心的道:“都疼哭了怎么会没事,还是脱掉袜子看一下吧,达已经去请府医了。”

    唐嫃揉了一会儿,感觉不那么疼了,“已经好多了,不需要的。”

    米粒蹲在塌边,继续为她揉脚,动作很轻很柔。

    古远征再次确认,“真没事了?”

    唐嫃摇摇头,“真没事,就当时疼。”

    不满的嘟嘟嘴,“我有那么娇气吗?”

    “娇气就娇气些,有什么关系,我就喜欢嫃妹妹娇气。”见她似乎缓和过来了,古远征这才松口气,“嫃妹妹想撒气揍我就好,尽管揍,我又不会还手,踢石头做什么,那么硬,不是自讨苦吃。”

    心里美滋滋的想,嫃妹妹应该是舍不得打他的吧,嫃妹妹对他真好。

    可想到嫃妹妹本来开开心心来看她,结果不但在他家里受了气还受了伤,顿时便犹如一盆冰水兜头浇了下来,古远征只觉得由外而内都拔凉拔凉。

    唐嫃气鼓鼓的瞪着他,“你身上的那么重的伤都还没好,我再揍你一顿不是要你的命吗!”

    她最大的特长就是让人旧伤复发,他这身体看起来才刚有所好转,她能让他一朝便回到解放前吗,之前恭王叔叔被她折腾得……

    恭王叔叔……

    唐嫃好像突然找到了她今天情绪失控的原因。

    她为什么要忍着心底的难受,也非要与恭王叔叔保持距离?

    还不是因为她决定了要履行婚约嫁给古远征,跟恭王叔叔走得太近会招来太多的流言蜚语,她还不是为了他们的婚后生活能够顺遂和睦。

    可古怜灵故意提高了声音,说讨厌她不想要她做嫂子的时候,她便觉得她所做的不值得。

    嫃妹妹果然是舍不得打他,古远征的心窝窝甜得,像泡在了蜜糖里似的,愧疚和感动混杂在他嘴里,“嫃妹妹……”

    嫃妹妹心里装着她,估计在猎宫的这段时日,也是常惦记着他的,不然也不会昨天才刚回,今天一早就来看他。

    可他……

    唐嫃倚着靠枕静静地趴了会儿,“古远征,你是真心想要娶我对吧?”

    古远征立即抬起头来,不假思索的道:“当然是真心的,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真心过,这还需要怀疑!”

    唐嫃有些意兴阑珊,“可你家里人都不喜欢我……”

    她知道古远征喜欢她,很喜欢的那种,她也觉得他不错,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可婚姻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

    她没什么远大的志向,只想吃到老,玩到老,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

    跟不喜欢的人,甚至反感她,厌恶她的人,一起生活在一座大宅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日子还怎么快活得起来。

    古远征急了,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哪有不喜欢你,怎么会不喜欢你,只有小妹不懂事,成天只知道闹,可你要嫁的是我,又不是小妹,管她怎么样呢!”

    “怎么不关她的事,他是你的亲妹妹,雎阳侯府的嫡小姐,难道我嫁过来之后,要成天跟她吵架吗?”

    想象一下那种鸡飞狗跳的生活,唐嫃就深深皱起了眉头,她又不是非嫁给古远征不可。

    古远征是真急了,嫃妹妹这是动摇了,不行不行,“不用跟她吵架,跟她吵什么架,她是女孩子,迟早要嫁出去的。”

    坐到她的身边抓住她的小手,古远征慌张得呼吸都急促了,“嫃妹妹别不要我,小妹不懂事,我会好好教育她,嫃妹妹,我会永远护着你,不会让你受委屈。”

    可她刚才就受了委屈……

    古远征想去死一死。

    瞧着他鬓边瞬间沁出来的一层细汗,以及握着她小手的不安的的大手,唐嫃到了嘴边的话就有些说不出口,“……那我再想想吧。”

    今天原本就是来看他的,说这些丧气话做什么,改天再找个机会深聊吧。

    古远征眼圈一下子红了,明明是个那般高大雄壮的男子汉,却像个受了惊吓的兔子,“别想!没什么好想的,咱们明年秋天就成婚,你要是不想住在雎阳侯府,那咱们就搬出去住。”

    见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古远征急得坐不住了,跳起来就开始撸袖子,气急败坏的就往外冲。

    唐嫃见状愣了愣,“喂!你干什么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