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266 很灵光
    :

    古远征头也不回,“找古怜灵算账!”

    眼看着都跑到门口了,唐嫃忙从塌上跳下来,“你给我回来!算什么帐!”

    古远征心里憋着一股邪火,“她都快把我小媳妇儿弄没了,不找她算账找谁算账,一天到晚给我拖后腿,今天非得把她往死里揍一顿!”

    还嫌刚才闹得不够难看是吗,唐嫃来不及穿鞋就穿了出去,拦住了跑到院子里的古远征,“又犯傻了是不是!什么把你小媳妇儿弄没了,我不是还好好的在这儿!”

    古远征眼圈通红,委屈得要死,“可嫃妹妹都不打算要我了!”

    唐嫃横眉竖目,“谈得上什么要不要的,我在气头上,还不能有点小情绪了!”

    可她迟疑了,动摇了,对他们的未来,丧失了信心,“所以更要揍一顿了!她就是被惯坏了!尽会胡搅蛮缠!平时跟她讲了多少道理!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不狠狠的揍一顿,她是不会长记性的!”

    古远征气息冷肃,闷头往旁边走,试图避开阻拦。

    “那你去吧。”唐嫃不再阻拦,语气平静冷清,“你这一去最好直接把古怜灵打死,然后让你们雎阳侯府里所有人都恨我,咱们两个就可以直接解除婚约了。”

    古远征脚下一顿,回过头来望着她。

    唐嫃翘起唇角,“去呀。”

    古远征闷头走了回来,“嫃妹妹……”

    不能闹,闹不得。

    他现在要是去把小妹揍了,所有人都会以为,是嫃妹妹怂恿他这么做的。

    他太冲动了。

    唐嫃冷笑,“怎么不去了,继续闹啊,把事情闹大。”

    好好来探个病,结果却闹成这个鬼样子,还嫌不够糟心!

    古远征悻悻道:“我刚才脑子不清醒。”

    唐嫃冷着脸,“你脑子什么时候清醒过,我看当初你携妓私奔之后,恭王叔叔就不该救你回来,省的一天到晚闹些有的没的。”

    话是这么说,可即便当初她与古远征的婚事告吹,老爹也会为她再挑一门婚事,该避嫌的还是得避嫌。

    唉,要是她是个男孩就好了,就算娶妻生子,也不妨碍她去找恭王叔叔玩。

    古远征窘迫得讪讪一笑,“我那时候是不认识嫃妹妹才会做那样的傻事,要是早些与嫃妹妹相识,我又怎会轻易就被那些无谓的流言蜚语左右。”

    说起来他还真的是要感谢恭王爷,不仅救了他的性命,还救了差点被他犯傻断送的婚事。

    “二少爷,府医到了。”

    古达匆匆从外面跑进来,后面还跟着个中年男子,文质彬彬背着个药箱,一看就知道是个大夫。

    唐嫃没心情看大夫,而且也不是很疼了,于是转身往屋里走,“我没事了,不用看了。”

    古远征紧跟在她身后,“来了都来了,要不然看一下?”

    唐嫃使起了小性子,“要看你自己看!”

    古达纠结道:“二少爷,那到底还要不要看了?”

    古远征头也不回的挥挥手,“你自己看!”

    古达:“……”他又没毛病,他看什么大夫!

    周府医小声的询问道:“看样子二少爷这边是暂时用不着我,那我是不是得去九小姐那边看一看?”

    古达点点头,“那你快去。”

    原本是九小姐院子里的人先去请的周府医,可他看着二少爷那副紧张的模样,还以为唐三小姐怕是踢断了骨头,所以硬是从那婆子手里把周府医给抢来的。

    早知如此他还费那个劲作甚。

    不过估计九小姐也没什么大毛病,只是被唐三小姐捏了一下手腕罢了,他觉得多半是被唐三小姐给吓得,当时唐三小姐那个模样确实很吓人。

    希望九小姐这次能得个教训,唐三小姐真不是个好惹的啊。

    唐嫃趴在桌边闷闷不乐,来时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米粒蹲在旁边为她穿上了鞋子。

    古远征将一碟子点心推了过去,“这是山楂糖,酸酸甜甜,开胃生津,嫃妹妹尝尝。”

    唐嫃拿了一粒放进嘴里,味道的确很好,她还挺喜欢的,抬眼上下打量着古远征,“我瞧你气色还不错,应该恢复得很好吧?”

    古远征当即矢口否认,“不好,一点都不好!”

    是不是就等着他身体恢复了,她好放心大胆的跟他聊婚事?

    没什么好聊的,就这么定了,如期成婚!

    唐嫃挑了眼尾斜睨着他,“可伯母明明说你恢复得很好,还天天闹着要去演武场操练。”

    古远征坚决不承认,“没有那回事。”

    唐嫃拍桌,“古远征你敢骗我!现在就敢骗我了是不是!”

    “为什么又连名带姓的叫我,不是说好了要叫古二傻子的吗,嫃妹妹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了?”

    “行!古二傻子就古二傻子!你不要转移话题!”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的伤还没好,严重着呢,不信嫃妹妹自己看……”古远征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唐嫃:“……”

    米粒和米饭:“……”

    主仆仨懵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货已经飞快的脱下外袍了,米粒和米饭赶紧挡在唐嫃面前,“古二少爷!古二少爷!您这是做什么?”

    唐嫃气得拿起一个茶盅,狠狠砸在他脚下,碎开的瓷屑都溅到他脸上了,“古二傻子你想干什么你!你赶紧给我住手!不然我揍死你信不信!”

    古远征解扣子的动作没有停,但是手指打了结似的很不灵活,所以好半天也没能解开一颗。

    唐嫃就继续拿起茶盅往他脚下砸,一边砸一边怒骂,没一会儿,桌上的茶盏盘叠包括茶壶都砸光了。

    古远征便指着博古架,“那儿还有很多!”

    米饭立马就跑过去,从博古架上拿了个花瓶,递到她们家小姐的手里。

    古二少爷实在是太那个啥了,怎么可以当着她们小姐脱衣服,虽然他和小姐是未婚夫妻,可这不是还没有成婚吗!

    小姐使劲砸,不能让他脱!

    太过分了!

    米粒瞅着他那半天都没解开的扣子,好似明白了什么,心想这古二少爷根本一点都不傻嘛,脑子很灵光的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