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267 耍流氓
    :

    屋子里一阵接一阵的瓷器和玉器破碎的巨响。

    古通和古达缩在角落里不敢吭声,眼看着博古架空了一大半,两人都肉疼不行了,博古架上头摆置的,可有好多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古董,砸毁后这世上就再没有了!

    二少爷这个败家的玩意儿啊。

    屋里所有能砸碎的东西都被砸了个精光,米饭四下看了看发现确实再也找不到了,“我去隔壁屋里找找。”

    古通和古达:“……”

    小姑奶奶你不是吧!

    感情砸的不是你们梳梨园的东西就不知道心疼是吧!

    可三小姐嫁过来之后,他们这院子里所有的东西,不都是三小姐的吗!

    三思啊!

    唐嫃累得大口喘气,往凳子上一坐,冲米饭摆摆手,“不用了,够了,不砸了。”

    米饭哦了一声,还有点小遗憾。

    古通和古达:“……”

    满地都是各种大大小小的碎片,古远征腾挪闪躲的走了过去,抬脚扫开散落在她脚边的碎片,生怕一会儿她会不慎踩到受伤。

    “嫃妹妹气消了没有?”古远征坐到他身边,脸上带着明朗的笑。

    唐嫃哪里还会不明白他的心思,发泄了一通浑身上下都畅快了,“消了。”

    “都消干净了?”

    “差不多。”

    古远征一下子站了起来,“那就继续,咱们去隔壁砸,直到消干净为止。”

    唐嫃握起了拳头,很想给他一拳。

    还砸!怎么不让她把他这院子全都拆了得了!

    在她收回小手之前,古远征便抓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的拳头,往他胸口一下一下的捶,“使劲儿打,没关系,不用怜惜我。”

    唐嫃绷不住,扑哧乐了,“谁怜惜你了,要不要脸了!”

    终于看到她的笑脸了。

    压在他心头的千斤巨石稍微松动了一些,抓住她拳头往他胸前砸的动作一点没停。

    唐嫃用力夺回自己的拳头,“好了,别把你打坏了。”

    古远征小声嘀咕,“打坏了有嫃妹妹心疼,多好。”

    唐嫃指着地上的一堆碎瓷,“你现在躺下去滚一圈看我心疼不心疼!”

    脸皮是有多厚!比她更甚!

    古远征低头往自己身上看了看,“要脱了再滚吗?”

    唐嫃气急败坏瞪着他,“脱脱脱!你就知道脱!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想些什么!龌龊!你是不是想耍流氓!”

    古远征指天誓日,一脸严肃,无比认真的道:“苍天可鉴!哪个男子对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不想耍流氓的!”

    米饭都傻眼了,小脸涨得通红,古二少爷也太、太不知羞臊了!

    唐嫃到处看,想找东西想砸他一脸,最后站起身来,搬起了她坐的凳子。

    古远征灵敏的一蹿,连人带凳子一起扛在肩上,大步往外面走去,“这屋里太乱了,咱们换个地方。”

    “古二傻子你个混蛋!你个臭流氓!臭流氓!”

    “嘿嘿嘿,嫃妹妹你这么喊的话,你让听到的人都怎么想,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你个混蛋!你个……你个……”

    正需要大量骂人用词的时候,脑子里居然空了,竟然想不出什么骂人的话了,都是姐姐管太严了,她都快被养成个乖宝宝了。

    古远征不禁大笑起来,嫃妹妹总是这么可爱!

    米饭好像生怕自家小姐会吃亏似的,一边避着脚下的碎片一边匆忙去追。

    米粒拍了拍她的肩膀,压低声音与她道:“你这样着急做什么,古二少爷这是在变着法的哄咱们小姐呢,两人打打闹闹的什么烦心事都忘了。”

    “可古二少爷他……”

    “怕他真对小姐耍流氓啊?”

    米饭点头。

    米粒笑着摇摇头,“放心吧,不会的,古二少爷看着傻乎乎的,其实心里明白着呢,不会真的去做惹恼小姐的事。”

    两人到了院子里,就见唐嫃正在树荫底下坐着,就是她刚才拿着的那只凳子,脸上还气鼓鼓的。

    古通指挥着院子里的小厮搬了椅子小几出来,古达领着两个小厮端茶送水摆放茶果点心。

    两人不断的打打闹闹,越闹气氛倒是越好了。

    唐嫃吃着新鲜水灵的樱桃,每一颗都那么饱满鲜嫩,每一口下去都那么甘甜多汁,“还记得之前在恭亲王府,我跟你说过的么,要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古远征紧挨着她坐着,“当然记得,嫃妹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到底什么地方?”

    “不要管那是什么地方,反正是很复杂的地方,有些人觉得那是好地方,有些人觉得那简直……总之你答应过我的,无论那是什么地方,都一定会陪我去的,过几天你来找我,咱们一起去,说好的不许反悔。”

    简直什么?古远征心里有点没底,嫃妹妹这样反复强调,一定要他遵守诺言,说明他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后,多半是不会同意去的,那得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唐嫃见他没吭声,“怎么了?想反悔?反悔也行,也不是非要你陪我,我可以找别人的。”

    “我去!当然去!说好的我陪你。”如果真的是个乱七八糟的地方,当然是他亲自陪着她更放心,嫃妹妹这是想做什么?

    唐嫃满意的点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过两天你来找我,算了,还是我来找你吧。”

    古远征听得一喜,嫃妹妹还愿意来雎阳侯府,所以这事儿翻篇了?

    看看嫃妹妹这气度,再看看自家小妹,高下立现!

    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

    唐嫃又拿起一个桃子啃啃。

    她怎么能再也不来雎阳侯府,当然要来,越是与古怜灵不睦,就越是要来得勤,往后她会常来,就打着探望古远征的旗号。

    身上长了脓疱拿块布挡起来就没事了吗?

    随便抹点药难不成就会好了?

    最好方法其实是将脓疱清理干净。

    所以她得常常来雎阳侯府,常常与古怜灵碰面。

    要么她们继续闹,越闹越难看,越闹越大,闹到不可开交,然后彻底解决。

    要彻底结局这个问题无非是两种结果。

    一个是她与古远征退婚,遂了古怜灵的心意,没了这层婚约关系,她们可以再不往来。

    一个是让古怜灵开窍,从此见了她绕着走,两人井水不犯河水。

    要是她们握手言和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不过看古怜灵那性子这个可能性太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