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268 痛恨
    :

    古怜灵整个人仿佛失了魂魄一般,呆呆傻傻不言不语只知道流泪,刚给她梳洗干净很快又成了泪人。

    沈心瑜揽着她在床上坐了下来,用帕子一点点抹去她脸上的泪,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哄着,“好了不哭了,眼睛都肿了,一会儿要难受的……”

    玉儿轻柔的卷起她的衣袖,精心抹着活血化瘀的药膏。

    古怜灵忽然回过神来,夺了玉儿手中的药瓶,愤懑的一把扔了出去。

    玉儿一惊,“小姐!”

    沈心瑜忧急道:“灵表妹,你这是做什么,不抹药,伤要怎么好?”

    古怜灵撕声大哭,言语偏激,“好不好得了又有什么关系,谁会管我的死活,我就是个多余的,让我死了算了,我死了就称了所有人的心!”

    沈心瑜语重心长的道:“怎么没有人管你,太夫人,侯爷,世子,姑母,我,还有玉儿,莲儿,谁不是真心爱你,真心疼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要是让姑母他们听见了,得多寒心。”

    玉儿和莲儿猛点头,“小姐是夫人的掌上明珠,是太夫人的心头宝,全府里没有不爱护您的,您万不可这样想。”

    沈心瑜叹口气道:“你无非是觉得征表哥骂了你,便是不疼你了对不对?”

    古怜灵泪满腹委屈心酸,“难道不是吗,他亲眼见着唐嫃欺负我,不仅不闻不问,还训斥我。”

    沈心瑜坚定的摇头,“不是这样的,征表哥以前有多疼你,现在就有多疼你,并没有改变分毫。”

    古怜灵眼泪流个不停,情绪激动,“可是二哥只护着唐嫃,根本不管我死活,我都哭成什么样了,二哥就当没有见!唐嫃那样盛气凌人,二哥还觉得唐嫃受了委屈,明明受委屈的是我。”

    沈心瑜觉得她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你觉得唐三小姐没有受委屈吗?人家好心好意上门来探望征表哥,你作为主人翁不好生招待她也就罢了,那样无礼的态度人家也不与你计较,偏你还故意出言激怒她,这难道不算是受委屈了吗?她跟咱们年岁相当,也还是个小姑娘,而且在宁国侯府里也是人人疼着宠着的,哪里能受得了这种气,她拉你去找姑母理论难道不应该吗?”

    古怜灵仍觉得不服气,眼里充满了妒恨之意,“我恨不得杀了她给大白抵命,我为什么要招待她给她好脸色,我也不是故意出言激怒她,因为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就是不喜欢她,我一点也不想要她嫁给我二哥!”

    自从有了唐嫃之后,她无论做什么都是错,二哥永远护着唐嫃,母亲和大哥也说她错了,现在就连心瑜表姐,也都句句维护唐嫃,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你更应该随唐三小姐去找姑母理论啊,跟姑母把话说清楚,看看姑母和姑父愿不愿意为了你的个人意愿,去宁国侯府退了这门婚事。只在唐三小姐面前挑衅几句又能起到什么作用,今日你倒是逞了口舌之快,可又讨到什么好处了?”

    古怜灵心里明白得很,父亲和母亲不会因为她的缘故,便去退了这门婚事,甚至还会因为她的举动指责她,“我不喜欢她我还不能说出口吗,我为什么要装得一脸和气,假惺惺的与我痛恨之人周旋。”

    沈心瑜轻轻拍着她的肩,语气柔和耐心的道:“没人强迫你,逼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今天唐三小姐过府做客,你是雎阳侯府嫡女,又是唐三小姐未来的小姑子,理当作陪的对不对,可姑母有知会过你吗?还不是清楚你这性子,省得你不高兴,也惹得唐三小姐不开心。只是姑母大概也没料到,你们会这么巧遇上了,遇上就遇上了吧,你要实在不愿给人家好脸色,咱们扭头走开不就成了吗?”

    “本来唐三小姐都已经走了,马上就要进征表哥的院子里了,是你故意提高声音来那么一句,把人给激了回来,这算不算是你自讨苦吃?”

    古怜灵泪水汹涌,“这是我家里我为什么还要躲她!”

    重点是躲不躲吗?沈心瑜简直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怎么就讲不通道理了呢,“你刚才倒是没有躲,最后的结果呢,你这是在哭什么呢?”

    古怜灵泣不成声,“表姐你怎么也向着唐嫃说话?”

    沈心瑜真有些哭笑不得,“我与唐三小姐非亲非故,总共才见过几面,你来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向着她说话?”

    古怜灵低声喃喃,“上次表姐出事,唐嫃也出过力的……”

    沈心瑜气得很想扭头就走。

    她永远觉得自己没错,有问题的一定是别人!明明是她自己没事找事,唐三小姐出手反击了,就是唐三小姐欺负她了!

    难道她还指望唐三小姐做个哭哭啼啼的受气包,任凭她如何找事挑衅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

    唐三小姐要真是这么个受的了气性情软绵的包子,当初又岂会一言不合就把大白给扔湖里淹死。

    沈心瑜深吸一口气,想想她住到雎阳侯府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开解灵表妹吗,顺便还能就近看看征表哥,征表哥是为救她才受的伤,她心里总是有些牵挂的。

    “你既然口口声声说,征表哥一心只顾唐三小姐,处处维护唐三小姐,那你总该明白,唐三小姐对征表哥来说,有多重要了吧?”

    古怜灵点点头。

    沈心瑜轻言细语的问,“那你是希望征表哥痛苦,还是希望征表哥高兴?”

    古怜灵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当然希望二哥能高兴。”

    “那你就得学着接受唐三小姐,因为唐三小姐是征表哥喜欢的人,放在心尖上在乎的人,而灵表妹你同样也是征表哥在乎的人,你与唐三小姐闹得不可开交,最难受的难道不是征表哥吗?”

    “为什么二哥在乎的人一定要是唐嫃,就不能换个人吗?”

    “灵表妹知道要换掉心底珍藏的人有多难吗?比让你忘记你与唐三小姐之间的仇怨还要难,征表哥不曾强求你与唐三小姐握手言和,你是不是也不能强迫征表哥忘记他的心上人?”

    “可唐嫃不检点,整日与恭王爷厮混,配不上我二哥!”古怜灵咬牙切齿。

    沈心瑜摇摇头,“我倒觉得唐三小姐不是那种人,唐三小姐与恭王爷的事,多是外头人捕风捉影拿来消遣的,征表哥自己都不介意,你操那么多闲心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