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269 资本
    :

    “我能不操心嘛,那是我二哥,我不能让他被人骗,被人耍得团团转。”她如此厌恨抗拒唐嫃,又不光是为了私怨,还不是为了二哥好,偏偏二哥还不领情。

    古怜灵想到这里更觉得委屈了,刚轻了点的哭声又越发厉害了。

    沈心瑜:“……”

    正准备重新估量一下对她的影响,以及她对唐嫃的仇视程度,然后重整旗鼓重新再来,便有个院子里的小丫鬟进来禀,“周府医到了,要叫他进来吗?”

    古怜灵哭着怒道:“周府医不是给唐嫃治伤了吗?”

    小丫鬟吓得抖了抖,小心翼翼道:“据说唐三小姐并没有受伤,只是虚惊一场。”

    古怜灵哭着哭着笑了,笑得无比伤心绝望,把头埋在沈心瑜怀里,“虚惊一场!心瑜表姐你听到了没有,唐嫃根本就没有受伤,可二哥竟那样紧张,甚至不顾我的伤势,也要先给唐嫃治。”

    沈心瑜轻抚着她顺滑的头发,“不会的,征表哥怎么会不管你,兴许只是不知道你的手腕伤了,毕竟唐三小姐生的那般瘦弱,谁知道她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呜呜呜!我当时都痛成了那样,二哥又不是没长眼睛,怎么会看不到,我看他是不愿多看我一眼,他只看得见唐嫃,他只知道心疼唐嫃,呜呜,我不要唐嫃做我二嫂!”

    “唐嫃那么霸道强横,她要是嫁过来了,我在这个家里哪还立足之地,心瑜表姐,我不要唐嫃做我二嫂,我要你做我二嫂,你和二哥青梅竹马,又在山里同处一夜……”

    古怜灵情绪失控,一直暗暗藏在心里的话,便这样宣之于口。

    沈心瑜闻言震惊不已,推开她的时却依旧很轻柔,怕动作太突然伤到了她,“灵表妹,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

    习惯了温柔娴雅的心瑜表姐,乍然见到她肃穆厉色的样子,古怜灵心中不禁有些害怕,怔怔然望着她都忘了哭,“那次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就、就这么想了,我觉得心瑜表姐那次遇险,是老天安排给心瑜表姐与二哥的缘分,心瑜表姐和二哥也更相配,而且我也喜欢心瑜表姐,如果心瑜表姐能……”

    沈心瑜着实有些恼了,“够了!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要娶妻的人是征表哥,他喜欢谁要娶谁岂能按照你的意愿来,更何况,唐三小姐是征表哥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可他们不是还没有成婚吗,又不是不可以退婚……”

    “所以你先前是故意那么说给唐三小姐听的是不是?其实你根本无所谓最后嫁给征表哥的人是谁,只要不是你视作仇敌的唐三小姐就行了对不对?你把我推出来就是想给唐三小姐心里存下疙瘩。”

    古怜灵猛地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我是真心想要表姐你做我的二嫂,二哥受伤后表姐那么关心,难道不是因为对二哥……”

    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沈心瑜快速打断她,“征表哥为了我才受的伤,我难道要不管不问吗?”

    她是有做过什么令灵表妹误会的举动吗?

    灵表妹误会了,其他人呢?

    “可表姐你难道……”

    “没有什么可是,你不要胡思乱想!”

    沈心瑜深深呼吸,吩咐莲儿,“再去打盆水来给灵表妹洗洗脸。”

    随后重新坐到床边,“好了,不要再哭了……”

    心里却想着,等会儿她就去与姑母辞别,雎阳侯府她是不能再待了,省得传出难听的话。

    古怜灵靠在她身上,抬起自己受伤的手腕,可怜兮兮的哭着,“呜呜呜!表姐……我手好痛……”

    手腕上淤青一片,还有些肿起来了,瞧着就怪吓人。

    沈心瑜心疼得低头给她吹了吹,“唐三小姐什么样的性子,你心里总该有点数,你何时能从她手里讨到好了,偏你还要硬凑上去,这不是又吃苦头了?以后还敢不敢了……”

    “可次次都唐嫃这么欺负我,难道我以后都要躲着她吗?我就只能这么窝囊的活着吗?呜呜呜,我不要!表姐,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的本意也不是让你躲着她,而是让你看清形势,  你与她之间的仇怨未解,你想对付她这本也没错,可问题是你是她的对手吗?你这么贸贸然撞上去,不是自讨苦吃是什么?”

    “嚣张跋扈当然可以,你想要揍她一顿或是将她扔出你家,都可以,但是最起码,你得有嚣张跋扈的资本,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本?”

    “而且恰恰相反,人家唐三小姐就有这样的资本。”

    “那我该怎么办?表姐你教教我……”古怜灵仿如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死死抓住了沈心瑜的衣袖。

    反正她不会退让,也不能退让,她与唐嫃势不两立!

    她要是这么窝囊,大白在天之灵也不会原谅她的。

    沈心瑜:“……”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沈心瑜想哭。

    每句话的重点灵表妹都能完美的抓错。

    她就知道不该这么劝,可不这么劝,灵表妹就会觉得,她是在替唐嫃说话。

    唉。

    ……

    用了午饭后唐嫃就离开了。

    唐嫃抱着按她要求做的软和抱枕,揪着上面特意缝制的两只长耳朵,从一上车就开始沉默不言的发呆。

    直到嘴里被塞了一枚甜蜜饯才回过神,“买好了?”

    这么快就到了百味斋了吗?她感觉好像也没过多久啊。

    唐嫃挪到窗边打起帘子,探出脑袋往外看,一眼就望到了百味斋的招牌。

    马车缓缓启动。

    唐嫃正要放下帘子,眼角余光瞥见一抹有几分熟悉的身影,往旁边巷子里拐去。

    是谁来着?

    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就在这时,又有几个身影出现,跟着拐进了那条巷子里。

    这这、这是要搞事情啊!

    唐嫃趴在车窗边苦苦思索半晌,终于想起最开始那个身影是谁了!

    “停车!停车!”

    看着突然莫名兴奋起来的唐嫃,米粒不解的问,“怎么了?”

    很快马车就应声停下。

    “我出去看个热闹,不远,你们都别跟着。”唐嫃说完就跳下马车,兴冲冲往巷子里跑。

    “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