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270 替天行道
    :

    巷子越往里走越幽暗偏僻,江陵心里直嘀咕,就算不想被人瞧见,也用不着约在这种地方吧?

    一直走进了死胡同,也不见任何人影,江陵眉头一蹙,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可等到他转身想走时,已经迟了。

    两旁的高墙后突然跳出几个人影,一条麻袋就兜头罩了下来,紧跟着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踢打。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当然是揍你啊干什么!”

    “我们是正义的化身,为民除害!替天行道!”

    对方人多势众又占了先机,很快就将江陵打倒在地。

    靠在墙边两臂环抱悠然看戏的蒙面人,唯一露出的一双狐狸眼里,流露出比最凶猛的野兽还要狠戾的光。

    他顺手抄起旁边的一根粗壮木棍,一步步走了过去,踹人踹得不亦乐乎的小伙伴们,这时都停了下来,自觉地给他们的小头目让开了路。

    江陵双手哆嗦着,抓着套住他的麻袋,不太利索的想掀开。

    小头目便耐心的等着。

    终于,江陵掀开了麻袋,重见了光明,然而,却在同一时刻,看见了站在旁边的人,高高举起一根木棍,重重地朝他打下来!

    “啊——”

    骨头被生生打断的闷响过后,是江陵极度痛苦的厉声惨叫。

    孬货!

    小头目扔掉木棒,冷哼一声,准备与同伴们撤退。

    谁知一转身竟发现墙头上趴了一个人。

    还是个笑嘻嘻冲他们挥手打招呼的娇滴滴的小姑娘。

    准确的说是冲他们的小头目挥手打招呼。

    蒙面歹人们吓了一跳。

    “我去!什么时候来的,看了多久了?”

    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

    其中一个瘦小的歹人甲低声问,“要不要灭口?”

    另外一个歹人乙仔细打量了两眼,猛地想起曾经在哪见过这个女孩,“灭什么口,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你就敢灭口!”

    经他这么一提醒,原先只觉得有几分眼熟,还不敢确定的歹人丙,恍然道:“啊,唐……啊嗷嗷!”

    小头目反应极快的一巴掌拍在了歹人丙的嘴上。

    回头看了眼抱着断腿痛嚎的江陵,应该没听到吧?

    然后冲趴墙头的唐嫃比划了个手势,带着小伙伴们率先离开。

    唐嫃紧随其后。

    几个起落间落在一处小院中。

    小头目拉下蒙面的布巾,露出一张白皙俊美的脸,赫然正是镇西王府世子,荣昊焱。

    荣昊焱蹙着眉头,“三小姐怎么会认出我来的?”

    唐嫃打量着这处小院,除了他们之外好像没有人,但是有人生活的痕迹,“你鬼鬼祟祟的小背影与那天……一模一样啊。”

    荣昊焱:“……”

    他哪里鬼祟了?明明很自如!

    对付这么个渣男他用得着鬼祟吗!

    揍人小团伙纷纷解下面巾,差点喊出唐嫃身份,被荣昊焱打了嘴巴的随萌,好奇的看看唐嫃,又看看荣昊焱,“那天是哪天?小王爷偷偷摸摸的,做什么了?”

    荣昊焱冷冷扫了他一眼。

    随萌耸耸肩,不说就不说,肯定不是好事。

    揍人小团伙一共六个人,以荣昊焱为首,年纪都不大,最大的十六七,最小的十二三,除了随萌蠢蠢的,其余的都一身痞气,看起来就不好惹。

    不过唐嫃根本不会怕,再不好惹还能有她不好惹吗,看着他们笑吟吟问,“你们下手挺狠的啊,与江陵有深仇大恨?”

    随萌把方才打人时喊的口号又复述了一遍。

    唐嫃看小傻子似的目不转睛看着他,你自己蠢萌当别人都跟你一样是吧。

    小姐姐眼神好犀利,随萌没有坚持多久,磨蹭着往后退了两步,指着前面的荣昊焱道:“我们就是帮凶而已,主谋在这里。”

    江陵不像是会惹事生非的人,更不用说得罪这帮小祖宗,尤其是其中最凶猛的这个,唐嫃闪亮的眸子里有些疑惑,“小王爷与江陵有仇么?”

    荣昊焱淡淡道:“看他不顺眼很久了。”

    并没有打算把真正的动机告诉她。

    唐嫃眉头一挑,笑着点点头,“好巧哦,我也看他不顺眼很久了,看他被你们揍得那么惨,我心情都好多了,我请你们吃饭吧。”

    随萌迷惘的望了望天,确定他没有记错时辰,这不是才刚吃完午饭,“我们已……”

    荣昊焱道:“好!”

    随萌:“……”

    我们废那么半天劲都还没饿,小王爷你就挥了一棒子就饿了!

    唐嫃笑上眉梢,“我对京城的环境还不是很熟,你们有什么好的推荐吗,最好是那种环境清雅,适合年轻男女约会的那种。”

    荣昊焱狐疑,“约会?”

    随萌前后左右看看,他们揍人小团伙,加上唐三小姐,一共有七个人,“我们这么多人,不算约会吧,应该叫聚会才对。”

    谁要跟你们这群不良少年约会了!

    唐嫃随着他们往外走,“我前不久被迫新得了一副业,专门帮人牵红线保姻缘,需要找几处风花雪月的场地。”

    随萌睁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你这么年轻就当媒婆了?”

    要不是刚才亲眼看见他揍人时的狠劲,只怕还真会误以为他是个无害小萌物。

    年凯乐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把折扇,嘴角微挑邪气肆意的往胸口拍拍,“这事儿谁不知道,就是帮恭亲王选王妃嘛,京城中的风雅场所,你问我们可算问对人了。”

    唐嫃笑得甜甜的,“啊,我真走运,正发愁呢,就遇到你们了……”

    京城贵族圈里知名的纨绔嘛,最擅长的就是吃喝玩乐,当然找你们啊!不然真以为你们揍了江陵,她就要请吃饭啊。

    ……

    暗中守护的影卫一看,三小姐跟一帮小纨绔喝上酒了,立马赶回恭亲王府报信。

    等谢知渊匆忙赶到醉花眠,几个人都醉得不成样子了。

    地上东倒西歪喝趴下了四个少年,除了荣昊焱始终还清醒着,另外还有一个趴在桌边,冲站在桌上乱跳的唐嫃傻笑喊着,“嫃姐姐,嫃姐姐……”

    唐嫃听着动静往门口看去,迷蒙的眸子瞬间被点亮,“恭王叔叔!”

    兴奋的酒壶一扔就要冲过去,浑然忘了自己是站在桌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