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求午饭
    :

    醉花眠占地极广,由一座座风景各异的院落组成,因此**性极好,是京中权贵们外出宴客的首选。

    只因每日接待的宾客有限,所以想要订个位置非常难。

    昨儿她们能在醉花眠喝酒,还是因为那个院子是邱毅提前一个月订好的。

    唐嫃本来想让老爹帮她订的,可得知醉花眠的幕后老板是潞王爷,决定还是直接找潞王爷要吧。

    省钱,省事,省力。

    而且她如此费心是为了潞王爷他十四哥找对象啊,作为亲兄弟他不出力出个场地怎么也是应该的吧。

    “嗯,应该应该太应该了,也不用去腾别的院子了,孤云闲阁给你用,那本是我自留的,平时与好友聚会用的,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便给你拿去用吧。”

    唐嫃刚说明了来意,谢知远就痛快的答应了,半分迟疑都没有。

    小姑娘明明心系十四哥,却要奉命给十四哥牵红线,这出戏怎么这么精彩呢!

    他倒是要擦亮眼睛看看,小姑娘给十四哥安排的相亲,到底能相出什么花儿来。

    坐等看大戏的潞王爷表示举双手双脚支持啊,“就十四哥那性子,估计也不是一次两次能成事的,孤云闲阁你尽管用着,想用多久用多久,以后醉花眠的大门每天都为你打开。”

    唐嫃早想到他不会拒绝,但也没想到福利这么好,“酒菜全部免费吗?”

    “自然是免费的……”不过她特意这么问,小姑娘挺扣门儿啊,“父皇给你们府里的赏赐还少吗?”

    唐嫃昂起头理直气壮道:“那都是我老爹每天早出晚归累死累活,还有我大伯父血战疆场守卫国土,用他们的功劳和苦劳换来的应得的,那可都是些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啊。”

    “……呃,你说得对。”

    身居高位之人哪个不都是这样过来的,不过小姑娘如此护着自家人这点很好。

    唐嫃纯真的大眼睛含笑望着他,再三确认,“真的免费哦,每次都要免费的哦。”

    醉花眠的消费可高了。

    让她出血掏钱,为恭王叔叔娶媳妇儿做出努力,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恭王叔叔对她那么好。

    她为恭王叔叔花多少钱都是愿意的。

    不过没那个必要,大豫江山都是老谢家的,让老谢家掏钱去。

    谁家娶媳妇不花钱的。

    “免费,每次都免费,放心吧。”

    去戏园子里看戏还要花钱呢,更何况是这样精彩绝伦的戏,谢知远觉得绝对是物超所值。

    唐嫃露出财迷眼,“宋师兄说的果然没错,潞王爷真的是财大气粗啊!”跟土豪做朋友真是开心!

    谢知远笑道:“行了,马屁少拍,我等着你给我找个十四嫂呢,尤其是老祖宗和父皇,更是对你寄予厚望,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哦。”

    最后几个字的尾音拖得长长的。

    大戏要上演得精彩一点哦!

    唐嫃斗志昂扬,“我会努力的。”

    谢知远亲手沏了杯茶给她,“昨儿京城里又发生了一桩事,不知你可曾听闻了?”

    “京城里每天都有很多事发生的,我又不知潞王爷问的是哪一桩。”唐嫃品了口茶,小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不满的嘟囔,“潞王爷怎么给我喝这个?”

    谢知远瞧着她这嫌弃的小模样心都塞了,“这可是我从父皇那儿软磨硬泡讨来的茶,你们宁国侯府也不一定有比这更好的吧。”

    唐嫃闻了闻茶香,又品了一小口,“茶是好茶,可我好容易来一趟潞王府,就给我茶喝,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谢知远假装没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我都拿出最好的茶招待你了,还不够诚意么。”

    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吩咐柽木,“让厨房做些好吃的点心来,哦,记得要多拿些。”

    柽木看了唐嫃一眼,强忍着一脸笑意,“小的明白。”

    唐嫃瞪他,“臭柽木,你明白什么明白。”

    柽木飞快退了下去。

    唐嫃哼了一声,回头对谢知远笑笑,十分的甜美可爱,“我中午在潞王府吃顿便饭呗。”

    谢知远眉头耸动了一下,“那怕是不成了,我中午有事,得出去一趟。”小样儿,还跟他玩起了迂回战术,他会上当吗?

    “您能有什么事啊!”分明就是不想留她吃饭。

    谢知远一本正经,“我事情可多了,日理万机,你小孩子不懂。”

    “大人们敷衍小孩子时,都是用的这套说辞!”唐嫃顿时垮下了小脸,“王爷您这么富豪,留我吃一顿饭又吃不穷,干嘛这么小气呀。”

    谢知远摸了摸残缺的发际线,“我不是小气,我是惜命,我还很年轻。”

    上次没被十四哥弄死是他命大,再来一回保不定就真的交代了。

    吃一堑长一智。

    他缺的是头皮,不是脑子,所以小姑娘,别想套路他。

    唐嫃软萌萌的道:“我昨天喝多了不是没闹嘛,可乖了。”

    谢知远就呵呵了,好好的海潮院被他们整得乌烟瘴气的,还好意思说没闹,昨儿掌柜的还去找邱老将军要了赔偿,“你说你一个小孩子家的,成天喝什么酒,像话吗?”

    唐嫃眼巴巴瞅着他,“谁还没点爱好呀,我的爱好就是吃吃喝喝,顺便看看美人,潞王爷,潞王叔叔……”

    谢知远一口茶猛地喷了出去,“别!我还很年轻。”

    唐嫃呆呆道:“叫哥辈分不对吧……”

    谢知远呛得咳嗽半天,“我是说我还很年轻,不想被十四哥打死,有些称呼不能乱用。”

    唐嫃:“……”

    谢知远平复下来后,迅速转移了话题,“昨儿江陵被人拖进小巷子里打断腿的事情听说了没有?”

    唐嫃点点头,“嗯,一早起来就听说了,知道是谁干的吗?”

    谢知远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江夏候府倒没传出什么消息来,不过你会不知道是谁干的吗?”

    “您这么说就是怀疑我咯,我是那么残暴的……”话还没说完,瞧见谢知远抚了一下发际线,唐嫃闭了口。

    谢知远享受的喝了口茶,“我还以为你会知道。”

    唐嫃两爪已经开始抠桌子了,“江陵又不是您儿子,您管他的闲事干什么,都这个点了,是不是该备午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