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买买买!
    :

    最后唐嫃到底是如愿以偿在潞王府吃了午饭。

    谢知远是惯会享受的人,潞王府的厨子手艺那还能有差的吗,可唐嫃吃得却甚是没滋味。

    因为无论她怎样央求,谢知远都不为所动,直到午后离开潞王府,她都一滴酒没沾到。

    不跟她喝酒也就罢了,她喝醉酒后风险确实挺大的,她表示多少也能理解。

    可送她几坛或卖她几坛都他不乐意,还说等会儿就送半车好酒去恭亲王府,让她想喝酒就随时去恭亲王府里喝。

    恭亲王府是酒肆吗还随时去恭亲王府喝。

    唐嫃心塞得差点因此和谢知远绝交,还是看在美酒和孤云闲阁的份儿上,暂时保持着并不太友好的盆友关系。

    外出回来后按例是要先去见长辈,唐嫃到了春晖堂才知道,原来今天江夏候夫人曾来过一趟。

    “……说是江陵被打断腿之际,听到那些蒙面人叫了一句唐什么,那条巷子距离百味斋不远,而你当时不是又正好去过百味斋吗,所以你们江伯母才来问问。”

    唐嫃觉得有些好笑,“江夏候府难不成怀疑我干的?”

    太夫人瞧着她这小模样,就知道此事与她无关了,“嘴上是说没有怀疑你,只是觉得甚是巧合,可心里肯定会嘀咕的。”

    唐嫃哼道:“我要是想揍江陵,在他与张家表姐的私情爆出来后就动手了,还用等到现在么。”

    太夫人语调平平的道:“其实也不怪江夏候府会多想,当时咱们家马车就停在附近,来来往往不知多少人瞧见了,这样巧合自然是值得怀疑的。”

    更何况江陵那温文尔雅的性子,从不与人结仇,除了婚前有私情这件事,几乎没什么污点,谁会闲的没事对他下手?

    反倒是宁国侯府的人,为了给唐绾出口恶气,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唐嫃不甚在意的道:“爱怀疑就怀疑去吧,反正不是我干的。”

    没有证据,只凭听到的含含糊糊的一个字,还能硬把帽子扣到她头上不成,“况且就算是我干的,江陵这样辜负我家大姐姐,我揍他一顿怎么了。”

    江陵婚前与别的女子有私情,在这个男人三妻四妾的世界里,可能还谈不上是多过分的事。

    唐绾曾明确表示过不在乎江陵有多少通房妾室,甚至不在乎江陵会把情爱给了别的哪个女子,她只要属于正妻的地位尊重和所有的应得权益。

    当然了,只是觉得情爱没那么重要,并不是说唐绾排斥情爱,如果能与江陵琴瑟和鸣,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江陵劈腿这事儿,恶心的地方就在于,江陵的私情对象是张雅静,是唐绾的表妹。

    幸亏唐绾与张雅静之间没什么情分,关系素来冷淡,与江陵之间也还没生出什么情爱,否则这样的双重背叛,给予唐绾的将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他这事儿干得不仅是狠狠打了唐绾的脸,还狠狠打了整个宁国侯府的脸。

    所以不管荣昊焱他们那帮人,是为了什么原因才打的江陵,唐嫃都觉得打得实在是解气。

    按理说唐嫃没有必要帮他们隐瞒。

    而且看他们那样子似乎也不怕她会说出去。

    虽然昨天他们一起喝了顿酒,还喝得挺嗨,不过也谈不上有多深的交情。

    可她有什么义务和必要帮江陵指正凶手?

    太夫人笑着睨她一眼,“大概是江陵伤得确实很严重。”

    “治不好么?”唐嫃把脑袋凑过去就着太夫人的茶盏喝了口茶。

    太夫人指着旁边特意给她沏的茶,好笑的道:“你的茶不是在这儿,非得喝祖母剩下的。”

    唐嫃美滋滋的咂摸嘴巴,“祖母的好喝。”

    太夫人笑着捶了她一下,偏又舍不得用一分力气,“都是一样的茶,祖母的还能更香些不成?”

    “祖母的就是香啊。”

    唐嫃一本正经的模样,有几分天然呆萌,太夫人心都要化开了,把人拉到怀里揉了一通。

    单妈妈和云珠几个便都忍不住笑的看祖孙俩歪在罗汉床上闹。

    好半天,太夫人摁了摁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继续道:“江陵的腿估计得养上半年了。”

    唐嫃歪在那儿不愿动弹,“那就是没有彻底废掉咯。”

    太夫人道:“听你这语气好像还挺遗憾?”

    唐嫃懒洋洋道:“还好还好。”

    太夫人捡起手边掉落的珠花,随手给唐嫃戴到头上,看了看到底觉得有些不满意,于是回头问单妈妈,“双珑阁的首饰什么时候送过来?”

    单妈妈道:“大约就是这几天了。”

    唐嫃吃惊抬起头,“祖母又给我们买首饰了?”

    太夫人摸摸小孙女的头发,有些不满的道:“出门做客头上就戴一朵珠花像什么样子。”

    唐嫃小声嘀咕道:“首饰戴多了好重的。”

    太夫人扫了眼她的两只空空的手腕,“镯子手钏也都没戴……”

    唐嫃弱弱的道:“祖母,我首饰好多的……”

    隔三差五就给她们添衣裳添首饰,没看大哥哥嫉妒得眼睛都红了么。

    太夫人看着米粒和米饭,“给你们小姐在梳妆打扮上用点心,都是及笄了的大姑娘了,不要成天的总打扮得一团孩子气。”

    米饭忙应下。

    唐嫃坐起来抚了抚衣裙,“祖母,我有打扮呀,每天都打扮了,最近大半个月,我每天都在穿新衣服,从来没有重样过。”

    太夫人怎么看都不太满意,浑身上下就没见几样首饰,“春猎过后各府里的宴请就慢慢的多了起来,到时候你们姐妹可都是要出去做客走动的,漂亮的衣裳首饰当然是要多多的提前准备。”

    唐嫃想着她要为恭王叔叔挑王妃,是该经常参加宴会多认识些女孩。

    “对了,你宋师兄的婚期也快到了,是下个月还是什么时候?”最后一句太夫人问的是单妈妈。

    单妈妈算了算日子,“六月初,不到两个月了。”

    说起晚辈子侄们的婚事,太夫人心情格外好,笑眯眯的捏捏孙女的小手,“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宋家喝喜酒去,钟家小姐你还没见过吧,等拜完堂,你就随着宋家的女眷,去新房看看新娘子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