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头婚?二婚?
    :

    唐嫃大眼睛闪啊闪,贼兮兮问,“宋师兄和钟小姐的婚事还好好的吗?没出什么问题?”

    宋师兄不都亲眼看见钟映兰和野男人那啥了么,居然还没退婚?

    眼看马上成亲的日子就要到了,宋师兄不会真打算忍下这口气吧?

    太夫人往她小手上拍了一巴掌,“傻孩子,怎么说话的呢,不吉利。”就不能盼着你师兄点好。

    ……

    接下来的几天里,唐嫃忙得不亦乐乎。

    先是去恭亲王府,想跟恭王叔叔敲定相看的时间,结果被他以正当理由拒绝了。

    早知道这事不会那么顺利,唐嫃也不气馁,她可是奉了皇命的,还有太后加持,他拒绝得了一次,还能拒绝得了一百次吗?

    唐嫃也不每日都去碍眼,顺便也忙一下别的事情。

    隔一天就去一趟雎阳侯府,目的嘛,当然是为了给古怜灵添堵。

    在她的刻意为之下,三次有两次遇到了古怜灵,每次都是不欢而散。

    古怜灵一步也不肯退让,她当然也绝对不会忍让。

    雎阳侯夫人和古远征甚是头疼。

    尤其古远征更甚,手心手背都是肉。

    每天总是先安慰完未婚妻,回头还得再安慰一遍小妹,搜肠刮肚各种方法想尽了。

    夜里做梦都能梦见她们俩杠上了。

    可两个人但凡撞上,必定是要闹一回的,除非能将她们隔离。

    唐嫃是上门来做客的,人家来探望自己的未婚夫,正是打好感情基础的时候,总不能叫她不要来了。

    于是雎阳侯夫人便将古怜灵送到了自己的娘家汝南侯府,让古怜灵跟沈心瑜住一阵子。

    谁知古怜灵被送走后,唐嫃上门的次数也少了。

    唐嫃第二次再去恭亲王府之时,谢知渊只问了一句,相看的那天她会不会跟去,听到她也会跟着一起去的时候,谢知渊便应下来了。

    “真的,您答应了?那咱们可就定下来了,就后天怎么样?”

    简直喜出望外啊,最近有七八天没来恭亲王府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恭王叔叔怎么突然就想开了呢?

    看着她那样欢喜的模样,谢知渊心里很有些不爽,“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喝了一口新鲜果肉酿的果饮,唐嫃心满意足的笑眯了眼睛,“恭王叔叔打破了桎梏,往前踏出了历史性的一大步,怎么不值得高兴了啊,恭王叔叔给自己机会,娶王妃便是近在眼前之事了。”

    小东西越是表现得很高兴,谢知渊心里就越是不舒服,“老祖宗和父皇整日的盼着我娶王妃,说得再好听也无非是为了传宗接代,你这么盼着我娶王妃又是为的什么?”

    “为了让恭王叔叔幸福美满。”唐嫃深深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关乎恭王叔叔的后半生哎,她可要擦亮眼睛好好的挑人。

    谢知渊心中暗暗冷笑,幸福美满,那是什么狗屁东西。

    见着他这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唐嫃在心里叹口气,等他真正获得幸福了,才会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好。

    那是给他全世界的权势地位金钱都换不来的。

    老爹便是最好的例子,他定然愿意倾尽所有去换母亲,可惜却只能阴阳相隔。

    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到,如果恭王叔叔将来也会和老爹一样,倾尽所有去守护一个人,唐嫃心里便有些酸酸胀胀的难受,“恭王叔叔,你娶了王妃之后,还会待我这么好吗?”

    其实她这话问得实在无聊。

    等恭王叔叔娶王妃了,她肯定也嫁人了,还谈什么待她好不好。

    可不知为何就是很想知道答案。

    谢知渊毫不犹豫的道:“不会了。”

    藏于心底隐隐的期待落了空,唐嫃心里说不出的茫然难过,下意识的牙根紧咬攥紧拳头。

    她骤然黯淡下来的眸子里,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灵动鲜活,谢知渊不忍看的别过头去,“那你还希望我娶王妃吗?”

    唐嫃很快调整心态,目光坚定,“要娶的,总不能您一个人孤零零的,现在您年富力强,可能还没觉得什么,可以后老了怎么办呢,身边没有老伴儿陪伴,也没有子女承欢膝下,很可怜的。”

    多大点儿东西,还操长辈的心!

    即便他娶王妃之后不再爱护她了,她也依然要他娶王妃!

    谢知渊并没有觉得有丁点欣慰,反而十分糟心,比老祖宗和父皇逼婚还要糟心。

    唐嫃用指甲轻轻的点着装果饮的瓷杯,听着发出细微的好似乐声的清脆声音。

    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叹了口气,抬起头来望着他。

    “其实我不光希望恭王叔叔能娶王妃,我还希望我老爹也能续娶,不是想要别的女子取代我母亲的位置,我母亲在我们父女三人心里无可取代,我只是希望能有个很好的女子,最好是能合老爹心意的女子,能够陪老爹度过安稳和乐的后半生。”

    其实想想,如果老爹真的有朝一日续娶了,她心里肯定会有些酸酸的,会觉得有人占了她母亲的位置,也分薄了父亲对她的疼爱。

    就像恭王叔叔娶王妃,她心里也会难受一样。

    唉,估计将来大哥哥娶妻了,她心里还要失落一阵。

    可也不能因为她的那点失落就让她亲近的人打一辈子光棍啊。

    谢知渊道:“那你趁早死了那份心,唐玉疏是不会续娶的,他那个德行,认定一个人,不管她是生是死,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唐嫃唉声叹气,“我也知道不可能,我老爹是天下第一的痴情种子,所以才有那么多女孩想要嫁他,可我这不是心疼他么,痴情的男人最让人心疼了。”

    谢知渊的眸子微微眯了眯,“既然那么心疼,何不多想些办法,让他续娶,让他有人陪伴。”

    唐嫃摇头,“不行,不行,我得尊重老爹的意愿,不能强迫他。”

    “他的意愿就那么重要?”

    “当然了。”

    谢知渊的眼神变得危险,“那我的意愿就不重要了?”

    唐嫃瞠目结舌,被套路了,“不一样的……”

    谢知渊冷冷道:“有什么不一样?”

    唐嫃道:“我老爹已经娶过我母亲啊,还生下了我和姐姐,可恭王叔叔一次都没娶过,头婚和二婚能一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