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 风雨
    :

    敲定了相看的时间地点,唐嫃心情愉快的回家了。

    沐依娜那边因为之前都已经说好的,所以只让米粒去了一趟通知了一下。

    酒楼中有人喝得微醺走到窗边吹风醒脑,不经意瞧见刚才驶过去的马车上的标志。

    “咦?那不是宁国侯府的马车吗,好大的排场,不知是侯府里的哪位出行。”语气中充满了艳羡感慨,更有几分好奇。

    同桌喝酒的群众乙笑容兴味,“该不会是唐三小姐按捺不住,又跑到雎阳侯府捉奸去了吧?”

    群众丙是个大嗓门,“捉什么奸,沈八小姐早就回汝南侯府去了,唐三小姐整日上门撕闹,沈八小姐脸皮再厚也待不住啊。”

    小伙伴们没头没尾的话听得群众丁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

    群众乙兴奋的道:“最近这阵你不在京城没听说吧,古二少爷和沈八小姐有了私情!”

    群众丁顿时好奇了,“什么时候的事?”

    “先前沈八小姐被马匪劫走的事儿你知道的吧,古二少爷拼死去救,表兄妹两人生死相依在荒山野林里过了一夜,孤男寡女共历生死……”

    群众乙露出一口大板牙,挤眉弄眼笑得十分猥琐,“……嘿嘿嘿,两人当夜就情不自禁,颠鸾倒凤,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旁边桌的群众戊听到这种八卦,兴致勃勃的举着酒杯凑了过来,“真的假的,古二少爷不是有唐三小姐做未婚妻吗,他还敢搞上沈八小姐,不要命了,没见江世子搞上张小姐腿都被打折了。”

    群众乙的视线从大堂中扫了一遍,发现很多人都竖着耳朵听着,于是愈发说得眉飞色舞口沫横飞。

    “自家表妹怎么不敢搞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说不定早有那层意思了,这回又是英雄救美,不是正好水到渠成了么。”

    “再说唐三小姐她就清白了吗,整日与那位厮混在一起,古二少爷一个大老爷们,对这种事心里能没点想法吗。”

    见不少吃瓜群众都在点头,群众乙就越发卖弄般的道:“搞不好古二少爷就是故意这么干的,唐三小姐给他戴了那么厚重的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怎么就不能回敬唐三小姐一顶呢?”

    多数人都只会人云亦云,根本不动脑子去想,反正是别人的热闹,即便说错了也不用负责。

    偶尔也有不同的声音冒出来,“你这就说不通了,唐三小姐与那位过从甚密的事儿,古二少爷真要是那么在乎,直接去宁国侯府退婚不就是了么,何必搞这么一出。”

    马上有人跟着附和,“就是就是,唐三小姐和那位的事,不是都澄清了吗,怎么又拿出来说?”

    “古二少爷可是当众发过誓的,此身非唐三小姐不娶的,怎么会和沈八小姐有私情呢。”

    “沈八小姐被马匪劫走,古二少爷堂堂男儿,不去救回自己表妹,难不成要置之不理吗?”

    “就是啊,尽瞎说!”

    群众乙被人驳了,心里不服气,于是提高嗓门道:“豪门权贵之间的联姻都是为了利益,有多少为了男女情爱的,你们以为利益牵是那么容易斩断的?”

    “就算古二少爷不是为了报复唐三小姐才这么干,可他与沈八小姐之间的私情也都是明摆着的啊。”

    “回京没两天沈八小姐就住到雎阳侯府了,对外说得好听是陪伴受惊过度的古九小姐,这不是睁眼说瞎话把大家都当成傻子吗,沈八小姐才是从马匪手里劫后余生的那个,用得着她去照顾毫发无损的古九小姐吗?”

    群众丙点头,“嗯嗯嗯,没错没错。”

    见大多数人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群众乙内心有两分得意的继续道:“趁着唐三小姐随御驾去了万仑山春猎,沈八小姐大大方方登堂入室,与古二少爷过起了俨然夫妻般的生活,蜜里调油如胶似漆啊,后来唐三小姐回京了,那表兄妹两人还黏黏糊糊的不愿分开,这不就被唐三小姐撞个正着。”

    “唐三小姐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场就与沈八小姐闹起来了,大打出手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沈八小姐哪还有脸再待下去,第二天便悄悄回汝南侯府了。”

    有人觉得纯粹瞎扯逻辑不通,“既然是为了利益的家族联姻,雎阳侯府的当家人都是死的,会任由古二少爷脚踏两条船,得罪了唐三小姐能得什么好?”

    群众乙心里不服气,面红脖子粗的理论,“沈八小姐灰溜溜逃回汝南侯府,古二少爷心中怜惜,回头就送了嫡亲妹妹过去陪着,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群众丙补充道:“唐三小姐对这个事感到不忿,隔一日就往雎阳侯府里去,据说每一次都闹得不欢而散。”

    “嗯,没错,没错,是这样的,古二少爷的嫡亲妹妹,不就是古九小姐吗,确实被送到汝南侯府了,这是古二少爷心疼表妹,让亲妹妹去宽慰着啊。”

    “唐三小姐这两日跑雎阳侯府确实很勤啊……”

    “哎,贵人圈子真乱啊,每天不是这个跟那个搞上了,就是那个跟这个搞上了……啧啧……”

    “唐三小姐和古二少爷的婚事还真是一波三折,我估计最后也成不了……”

    “可不是嘛,唐三小姐才回京多久,这都折腾了多少次了,迟早得折腾散……”

    “……”

    此时唐嫃还在车上吃着零嘴,与两个婢女说说笑笑,根本不知道外头的流言蜚语。

    到了春晖堂便发觉有些不对劲,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好像一个个都很担心她的样子。

    莫名其妙。

    她是病入膏肓了吗?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等她进了太夫人屋里,就越发觉得不对了,唐绾姐妹三个都在,见她进来就都看了过来,脸上脸点笑意都无。

    太夫人冲她招招手,“嫃丫头,过来。”

    唐嫃走过去坐下,又看了眼姐妹们,心里十分纳闷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太夫人拉着她的手一脸严肃的问,“古家二小子有没有跟你说起过,他与他那好表妹沈八小姐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