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莫非是真?
    :

    沈心瑜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和难以言说的焦虑,当即便让王妈妈去雎阳侯府给古远征提个醒。

    总觉得这些不过才刚刚开始,后面一定还有什么事会发生。

    平时她最喜欢的一条绣着高洁兰花的帕子被揉得都变了形。

    唐三小姐听到这些流言了吗?会相信她和征表哥之间是清白的吗?她要不要跟唐三小姐解释一下?

    不行不行,本来没有的事儿,她着急忙慌的去解释,反倒像是有什么了,别越解释越麻烦。

    可唐三小姐要是相信了,或是有了猜疑,与征表哥生分了,那岂不成了她的罪过?

    征表哥有多在乎唐三小姐,她看得明明白白,万一征表哥因此很上她了,那她……怎么办?

    征表哥会不会有一日会后悔,后悔当初奋不顾身的救了她?

    不会不会,征表哥不是这样的人,可……

    古怜灵心情前所未有的畅快,长久以来压在心里的阴霾,好像一瞬间就被狂风吹散了,“心瑜表姐你别着急嘛,不过是些流言蜚语,人们说得烦了,自然就不会再说了,过段时间就会淡忘的。”

    心瑜表姐根本不用担心流言传得难听会毁了她的清白名声。

    等唐嫃跟二哥的婚事闹掰了,让心瑜表姐嫁给二哥就是了。

    或许一开始还会有人在背后悄悄嘀咕几句,可最多一年半载人们提都懒得再提一句了。

    可供人们消遣的事情多得很,没人会长久盯着一件事不放。

    所以怕什么呢,又有什么可烦恼的呢?

    古怜灵多日的积郁一扫而空,嘴角的笑意都快要压不住了。

    ……

    “最近这段时日课业繁忙,我整天都待在国子监读书,也没什么时间出去鬼混,竟然都还没听过说这些流言。”

    唐颂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摸着下巴颇有几分哭笑不得。

    “我就说最近大家看我的眼神怎么古古怪怪的,平时与我交好的那几个家伙也总是目光闪躲,还动不动就故意在我面前搞欲言又止那一套。”

    唐妧听得呆了好半晌,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气急有些抓狂的道:“大哥哥怎么一点好奇心都没有,都发现了同窗们有古怪了,怎么也不想办法弄清楚,大哥哥但凡有点好奇心,咱们就能早几天知道这件事。”

    唐颂轻松笑道:“早几天晚几天又有什么区别,反正这回脏水都是往古远征和沈心瑜身上泼的,咱们三妹妹是受害者怕什么。”

    “大哥就一点也不好奇他们瞒你什么吗?”

    唐妧想象了一下那种情况,觉得要是换成她,肯定会心痒难耐,定要搞清楚事情原委不可。

    唐颂挑眉,“我憋死他们。”

    那一个个装模作样的臭德行碍眼得很,明明很想跟他说却偏偏要等着他先问。

    他就不问。

    看他们急得抓耳挠腮,无心课业挨批评,他心里简直不能更爽。

    唐妧不禁有些怀疑,“大哥哥与那些同窗的友情是真的吗?”

    唐颂被问得一噎,“怎么会这么问?”

    唐妧道:“如果当真交情极好,他们就应该把听到的流言告诉大哥哥,而不是被背后看笑话。”

    唐颂大笑道:“那我应该人缘还不错,同窗们也都存了好意。”

    唐妧越听越糊涂了,“啊?”

    正在泡花茶的唐婠闻言不禁轻笑道:“很难理解吗?大哥目前一共三个准妹夫,前不久才刚爆出一个与表妹有私情的来,大家拿来当谈资的热情还没减退,这才过了多久又爆出一个与表妹有私情的来。”

    “他们除了好奇这些流言的真假之外,还摸不清大哥的态度,不敢也觉得不好就这么向大哥打听。”

    “甚至他们都搞不清楚大哥到底知不知情,所以当然就只能在背地里悄悄议论几句。”

    想想觉得大哥的同窗们还挺有意思的。

    “最多也就是故意引起大哥的注意,想要大哥主动开口询问,然后再半推半就勉为其难的,与大哥对于此事进行一番热情探讨咯。”

    唐妧:“……”

    站在大哥的同窗的角度想想,大哥家里的糟心事还真够多。

    尤其是几个妹妹的婚事。

    唐颂笑着点头,“与我不熟的不好贸然开口,与我相熟的呢,打的可不正是这个主意么。”

    唐嫃接过一盏刚泡好的桂花茶,低头闻了闻,好似一瞬间就到了十月金秋了,“其实是大哥睚眦必报不好惹吧,万一听了那些乱糟糟的话不高兴了,指不定又要怎么整得他们多惨。”

    莫名其妙被怼的唐颂:“……”

    唐妤笑着斜了唐嫃一眼,“瞎说什么大实话。”

    被补了一刀的唐颂:“……”

    “那你们当初找到古远征和沈心瑜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情形?他们两个真的有像传言中所说的那样衣不蔽体亲密无间吗?”

    唐嫃漫不经心的一边问,一边瞟向祖母和姐妹们。

    看把她们一个个给操心的,不就是一些流言蜚语吗,都是些无稽之谈岂能当真。

    当时的情形有点复杂,一两句话还真说不清楚,唐颂怕引起她们误会,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呃……”

    唐嫃就等着他给出明确答案,好让祖母和姐妹们安心呢,可他这般迟疑是几个意思啊?

    唐妤眉目微冷,“怎么?莫非这件事是真的?”

    一屋子的女眷都目光炯炯的盯他,唐颂觉得怎么说都会引起误会,但他又不能保证在他们到达之前,沈心瑜和古远征当真什么也没发生。

    于是,就将他们到达之后的所见所闻,不加任何主观臆测的讲了一遍。

    众女眷们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唐妧追问道:“大哥确定当时古二哥是真的在帮沈八小姐吸蛇毒?”

    确定是不可能的,他一没亲眼看见沈心瑜被蛇咬,二没亲眼看见沈心瑜的伤口,他要拿什么确定。

    顶多就是根据当时的情形进行推断。

    尽管他觉得真相就是他所推断的那样。

    “旁边就有一条刚被摔死的花斑蛇。”

    他只能尽量详细的叙述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减少引起没必要的误会的可能性,但他不会为了让她们不要误会而去刻意引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