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成全
    :

    讲完他们进入山洞之后亲眼所见的,接着又讲了之后各人的一系列反应。

    估摸着大家都消化得差不多了,最后唐颂才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表兄妹两个的反应不似作伪,不然我不会瞧不出丝毫破绽,更何况当时沈家兄弟也在场。”

    唐颂对自己的眼力还是有信心的。

    唐妧一句话总结,“那大哥的意思是,他们虽衣衫不整,行为也过于亲密,但并没有私情喽?”

    “至少当时的确是这样,至于之后他们有没有发生什么,那我可就无从得知了。”

    喝了口唐妧捧过来的桂花茶,倒也别有一番滋味,但也顶多偶尔尝尝,平常喝的话还是首选碧螺春。

    “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你们如果还想了解传言中的其它部分,那就不妨好好去查一查。”

    无论最终查出什么结果来都好,省得被外面那些流言给影响了。

    “嫃丫头怎么看?”太夫人转过头一看,就见那货小贼手摸上了桌,正拿了一块花生往嘴里塞,顿时不知说什么好。

    一不留神就开始吃喝上了,嘴巴永远都停不下来。

    唐嫃一边吃着花生酥,一边喝着桂花茶,小模样瞧着还挺惬意,“沈八小姐被蛇咬了,古远征岂能见死不救,吸个血不是很正常?”

    表妹被毒蛇咬伤,他要是为了避嫌而袖手旁观,那才不可思议呢。

    至于行为亲密,那种情况不亲密怎么弄,要隔空吸血吗?

    亲密就亲密点吧,她不是还跟恭王叔叔挺亲密的,她有什么脸计较,说起来他们俩也算是半斤八两。

    况且本就事出有因,情有可原。

    唐妤幽幽道:“未婚夫都传出与表妹有私情了,你还一点都不上心,当心有朝一日传言会变成现实,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唐嫃十分认真的想了想,“当然是成全他们啊,还能怎么办?”

    众人都被她这么蠢怂的反应搞得有点懵,毕竟宁国侯府史上还没出过这么怂的人。

    不知道在那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唐嫃话音刚落下立即又变了脸,“不不不不,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们。”

    众人心想这才对嘛,人家跟你抢未婚夫,你不但不反击,还拱手相让,这像什么话,当然不能便宜他们!

    谁知,唐嫃眼睛骤然一亮,兴奋的道:“他们喜结良缘怎么好意思让我吃亏,我得问他们讨个超级大红包才是啊!”

    一边说一边眼冒红光的用手比划那个红包到底有多大。

    向来端庄沉稳的唐绾差点喷了茶。

    太夫人差点岔过气去,“走走走,赶紧走,没出息的东西,未婚夫跟人跑了,你还要讨红包,不嫌丢人是不是!”

    唐颂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了。

    唐嫃抱头干笑,“哎呀你们没有穷过,是不知道有钱多好……”

    太夫人指着她骂道:“什么叫我们没有穷过,难不成你就穷过,家里何时短过你银钱了,怎么就掉到钱眼里去了!我等会儿就去信问问亲家,是不是这些年苛待了你!”

    唐嫃忙不迭地的摆着两只爪子,讨好求饶的道:“别啊别去信啊我的亲亲好祖母,我求求您了,外祖母若知道我这样坏她形象,会揍死我的!”

    太夫人道:“含珠,云珠,快去准备笔墨,尤其要多备一沓宣纸,我一会儿就写信,好好跟亲家说说,这丫头有多皮实。”

    一屋子人都笑得不行,欢声笑语传出春晖堂。

    单妈妈和绿珠几个都佩服得不得了,她们三小姐就是有这种本事,无论本来在聊多么严肃沉闷的事情,最后都能被她都得捧腹大笑。

    从热热闹闹的春晖堂回来,倒越发显出梳梨园的冷静。

    唐嫃藏在心底许久的思乡之情被勾起,难过得抱住了米粒的胳膊把头靠过去,“我好想外祖母,好想外祖母,还有舅舅,舅母,表姐表弟……”

    宁国侯府是她的家,清溪镇秦家更是她的家,那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那里有她最思念的亲人,还有她的小伙伴们。

    “不知道外祖母的腿好些了没有……呜呜呜……没有我给她吹吹揉揉肯定又疼了……还有外祖父的腰伤……”

    唐嫃越想越遏制不住的思念,越说就越伤心难过,趴在床上抱着枕头痛哭起来。

    “呜呜呜,驰川表哥就是个大骗子,说好的送我和姐姐回京,我们等他等了那么久,他都没有回来……呜呜呜……”

    米粒何尝不是从小在秦家长大,离开了好几个月了哪有不想念的,悄悄抹了抹眼泪强挤出笑容道:“小姐再给老太爷和老夫人写封信吧,指不定二老现在有多想您和二小姐,要是能经常看到小姐的信肯定高兴。”

    “好!”

    唐嫃胡乱抹抹眼泪就从床上下来。

    米饭和米糕备好热水,由米粒侍候唐嫃洗脸,便转身去铺纸张研磨。

    “刚刚的事情不要传出去,省得让祖母和姐姐担心。”

    “小姐放心。”

    刚才瞧着唐嫃情绪稍有不对,米粒就让米饭和米糕把人都遣了,只有她们三个留在屋里侍候。

    ……

    “太夫人,古二少爷来了,您要见见吗?”

    现在天气渐热,天黑得也越来越迟。

    太夫人刚才晚饭本就吃饱了,赶走那糟心的小吃货后,忍不住尝了两块花生酥,然后便觉得胃里被顶得难受,由单妈妈搀着在院子里走动。

    唉,看着小吃货吃饭,她的胃口都奇迹般的跟着好了,最近明显胖了些。

    “不见,省得一会儿又抱着腿哭,要表忠心跟嫃丫头表就是了,让他直接去见嫃丫头。”

    单妈妈笑道:“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沈八小姐是雎阳侯夫人的亲侄女,平日里关系也亲近,这表兄妹两个真要是有个什么,咱三小姐怕也只剩下讨红包的份,您还真打算不管了?”

    太夫人道:“我孙女的终身大事,我自然是要管的,但也不能什么都管。”

    花影西斜,夕阳已沉。

    “还是得让孩子们自己去折腾折腾,结果是好是坏没那么重要,我们做长辈的干预太多才未必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