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搓衣板
    :

    唐嫃给外祖父和外祖母写信一直事无巨细,恨不能把每天吃了几顿饭,每一顿饭吃了多少种类的饭菜全都写出来。

    三天前才写了一封信送出去,此时再写仍然有说不完的话。

    古远征面红脖子粗的冲进梳梨园时,把院子里的小丫鬟们都下了一大跳,看模样差点以为他是来打架闹事的。

    唐嫃一封信写了十几页纸才刚写了一半,听着院子里鸡飞狗跳了一阵子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便放下笔由米粒揉着手腕手指走了出来。

    古远征情绪异常激动,面色涨红满头大汗,瞧见唐嫃从书房出来,劈头盖脸的一通解释,“嫃妹妹,嫃妹妹!你要相信我,外面说得都不是真的,我跟瑜表妹清清白白,什么事情都没有……”

    他与瑜表妹在荒山野岭中度过了一夜的事情,他从来没想过要瞒着嫃妹妹,获救回隆福寺之后他就想找嫃妹妹说清楚的。

    由他自己来说,总比嫃妹妹哪天从别人口中听到,引起误会的好。

    谁知嫃妹妹那时被歹人绑走了,让他没了开口的机会,也没有那份心纠结去这么点事。

    后来找到嫃妹妹了,他的伤势却恶化了。

    最重要的是他那时满脑子都是九死一生刚被救回来的嫃妹妹,跟瑜表妹间的那点可能会引起误会的事在当时显得不值一提。

    所以他根本早就忘了还有那么一档子破事儿。

    之后嫃妹妹随驾去了万仑山猎宫。

    嫃妹妹回京后每次来雎阳侯府都跟小妹闹得不可开交,他要是突然提起跟瑜表妹的那点事岂不是火上浇油吗?

    本来没事可能也会变成有事了。

    于是就这么一直一直的拖到了今天。

    原本来的时候他还心存侥幸,或许嫃妹妹还没有听到那些流言,他把事情原委好好跟她说了,她稍后听到流言时也好分辨真伪。

    可当他进了宁国侯府之后,发觉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有了转变,他就知道消息已经传开了。

    尤其见到嫃妹妹被搀着出来,眼睛又红又肿明显才刚哭过。

    古远征简直要疯了。

    嫃妹妹肯定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流言并信以为真了!

    “……真没有,什么都没有!瑜表妹就跟我亲妹妹没什么两样,我能跟亲妹妹有什么嘛,我岂不是禽兽……”

    听他反反复复说了半天,唐嫃脑仁都开始隐隐作疼,“行了行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我没有不相信你,我特别相信你,快坐吧坐吧,喝杯茶可好?”

    多大点事儿,难道非要像话本子里那些痴男怨女——你听我解释,我是爱你的,我跟她什么都没有,我心里只有你;我不听我不听,解释等于掩饰,你根本不爱我!

    她玩不来这一套。

    就算她玩得来,可是跟古二傻子来这一套,总觉得怪怪的。

    嫃妹妹明明很伤心很难过的,眼睛都哭肿了,怎么面对他却一点也不生气,是彻底失望了?

    古远征激动得头上豆大的汗珠子滚落,“嫃妹妹,你打我吧,你骂我吧,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外头的那些虚假流言,都是居心叵测之徒捏造的!”

    唐嫃愣愣看着他,有点摸不清状况,“我不是跟你说了,我相信你啊,我特别相信你。”

    一字一顿的说得很清楚,别激动啊,她真的从来没有不相信啊。

    是不是有点紧张过头了,要不是知道他的性子,搞不好还以为他心虚呢。

    见米糕捧着茶盏进来,唐嫃走过去亲自端起一杯茶,笑眯眯的递到他面前,“好了嘛,说了半天不嫌口干啊,快喝茶润润嗓子,放轻松。”

    这样不以为意的态度让古远征的心都似破了个洞,呼呼的贯穿着寒冬腊月吹过屋檐的最凛冽的寒风。

    只有彻底死心了才会什么都不在意,嫃妹妹这是要将他摒弃了的意思吗!

    唐嫃被他如遭雷击的模样搞蒙了,她不就是让他喝口茶,有什么问题吗?

    古远征解开绑在身上的绳子,从背后抽出一块石板往地上一扔,然后直挺挺的在她面前跪下。

    唐嫃傻眼。

    米粒和米糕米饭也跟着一起傻眼。

    “那天晚上,我确实是跟瑜表妹在山洞里过的夜,吸蛇毒的事也是真的,可其他所有的全都是一派胡言,根本没有的事!”

    “之后我伤势稳定,从恭亲王府药庐被接回雎阳侯府,瑜表妹也确实是在第二天,就来到了雎阳侯府,瑜表妹跟小妹住在一起,期间我们也见过几面,可每次都有一大堆人跟着,从来没有再单独相处过……”

    每次一看到瑜表妹,他就会想起那次吸毒血的事,心底全是对嫃妹妹的愧疚,还有说不出的烦躁。

    所以每次小妹带瑜表妹来看他,他都会想尽办法的赶人,多待一会儿就觉得罪孽深重,小妹为此没少与他怄气。

    可他能怎么办,他是有媳妇儿的人!

    唐嫃这才发现他自带的那块长形石板,原来是一块搓衣板,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经年累月的使用过,每一处边缘和凸起都被磨得平滑顺溜。

    “你这搓衣板是从哪里偷的?”

    他都说了些什么唐嫃一句也没听见,说来说去都是些解释的话,她根本不需要的好不好,她现在只对她膝下的搓衣板有兴趣。

    她越是表现得漫不经心,古远征越是心如刀绞,两只眼红得染了血似的,“路过小河边随手捡的。”解释的话一句都不愿意听了吗?

    唐嫃稍提了提裙摆,在他面前盘腿坐下,悠然自得眼底带笑,“要是人家扔在那儿不要的,你这才能算是捡的,可人家明天早上还要洗衣,你这行为便算是偷。”

    古远征心跳剧烈,极度的不甘和紧张,“嫃妹妹,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只要你说,我什么都能做到。”

    唐嫃端着原本是给他,但他没有接的茶盏,轻轻吹开漂浮的茶叶,“我不是说了我原谅你了,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古远征道:“嫃妹妹那么在乎我,听到这种让人恼火的传言,怎么可能会不介意,嫃妹妹我心里有数的,我……”

    唐嫃气得差点一杯茶泼他脸上,“古二傻子!”

    咦?生气了?

    见她咬牙切齿双目圆睁,古远征紧绷着的,几乎要断掉的心弦终于一松,“……这样才对……”

    唐嫃哐当把茶盏往地上一放,怕忍不住一下把他给砸死了,“对什么对!你个大傻子!你脑子怎么长的,是不是有病!”

    好好对他还不行了,非得一吼二骂三动手!皮痒痒欠揍是不是!

    古远征喜极而泣,“嫃妹妹终于骂我了……”

    还肯生他的气,说明心里还有他,啊啊啊啊!

    唐嫃气得一脚踹了过去,可想着他身上的伤还没好,万一要是给踹死了,外面的流言岂不更难听,于是生生又把脚收回来。

    古远征见状一把拉住她的脚腕,兴奋的道:“嫃妹妹快踹!快踹!不用怜惜我!往死里踹!”

    唐嫃一脚踹上他的肩膀,用了好几分的力气,怒气冲冲的指着他骂道:“发神经要跪搓衣板是吧,那就好好给我跪着,要是敢有半分偷懒,我让你走不出梳梨园!”

    古远征从地上爬起来,麻溜的跪回到洗衣板上,高兴得咧着嘴笑道:“嫃妹妹放心,我绝不偷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