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打扮
    :

    唐嫃气咻咻的回到书房里坐下继续写信。

    梳梨园的小丫鬟们从正房门口飘过来飘过去,准姑爷还没过门就给她们小姐跪洗衣板了诶。

    米粒把门窗都关了,走到古远征面前蹲下,不愉都挂在了脸上,“古二少爷您这样做将我们小姐置于何地,传出去外头人岂不是要说小姐彪悍善妒?”

    古远征越跪精神头越好,来时的惶惶不安和紧张激愤,已经在他身上找不到了,“那不是正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个彪悍的媳妇儿,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对我有觊觎之心,多省心省事。”

    米粒一双漂亮杏眼平静的望着他,清澈明净的眼波悄然闪动了两下,“难不成从前除了沈八小姐外,还有很多女子觊觎古二少爷?”

    “没有很多女子,也就瑜……”古远征顿时浑身一激灵,怒瞪着米粒,差点稀里糊涂被套路了,“瑜表妹也没有!谁也没有觊觎过我!”

    米粒微笑,“怎么可能呢,我家二老爷看上的女婿,会没人觊觎?”

    古远征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戒备,“唐相何等眼力,岂是俗人能比。”

    套不出旁的话来,米粒便回到正题,轻轻叹了一声道:“时间不早了,古二少爷您还是回去吧,您这样跪在我们小姐屋里,委实不合适,古太夫人和古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小姐处处强压您一头,这是她们做祖母和做母亲愿意看到的吗,日后我们小姐嫁到雎阳侯府,还有还果子吃吗?”

    古远征被反问得愣了住,“古达说他爹若是惹他娘生气了,便会在家里跪洗衣板,跪倒他娘消气了就可以了……”

    米粒哭笑不得,“这招在古达爹娘身上好用,可用在您和我们小姐身上,是不是就有些不合适了?”

    哪有祖母和母亲愿意看到自家儿孙,像个孙子似的跪在女人面前求原谅?

    当时又气又急没想那么多,此刻听了米粒的话,古远征顿时觉得膝下有刺,想站起来又有些犹豫,“那我……嫃妹妹她……”

    米粒道:“您赶紧起来吧,小姐真没有生您的气,也没有不相信您。”

    古远征拧着眉头,“嫃妹妹怎么能不生气?”

    知道他在纠结什么,米粒十分好笑的道:“小姐与您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您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有数,断不会因一点流言怀疑您的品行。”

    按理说嫃妹妹这样信任他,他应该高兴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古远征从洗衣板上起身,伸脖子往书房方向张望,“那嫃妹妹……”

    米粒道:“小姐思念清溪镇的外祖父母,正在伏案写信呢,小姐不是约了您后日出门么,您准时赴约就成。”

    ……

    孤云闲阁是醉花眠里面最为特殊的一处所在,一面临街举目便可享最喧嚣热闹的尘世百态,一面临湖与其它院落遥遥相对远离世间纷扰。

    孤云闲阁在此之前从不对外开放,是属于大老板潞王爷的私人领地。

    唐嫃来到醉花眠时,小伙计告诉她,沐郡主已等候多时。

    唐嫃没有在外面多耽搁,直接登上孤云闲阁五楼,“沐郡主来得好早啊。”

    “总不能叫你和恭王爷等我,何况这孤云闲阁是什么地方,多少人想进来却求不得,我好容易托了你的福有幸进来,当然要早早过来体验一下。”

    精心打扮过的沐依娜艳光四射,却又保持着少女独有的娇憨之态,看得唐嫃半天都没能移开眼睛,“郡主今天好漂亮啊……”

    唐嫃痴痴的目光和由衷的赞美,让沐依娜不由又添了几分自信、

    容貌是女孩子的重要资本,又有哪个女孩是不爱美的。

    不论男人还是女人,看人的第一眼,看的不就是容貌么。

    虽然她觉得恭王爷不是只看表面的俗人,但是至少以她的容色可以在他的心里,深深留下那么一道轻易抹之不去的痕迹。

    只是看到唐嫃今天的刻意装扮,沐依娜心里难免有些猜忌和不舒服,可她的脸上的笑容却分毫未变,“三小姐今天的装扮倒是别致得很呢。”

    “我等会儿有事要办,这样打扮比较方便。”唐嫃想到即将去的地方,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沐依娜愣了愣,“你一会儿要走?”

    唐嫃笑容满面的道:“对啊,我在这待着岂不碍眼吗,我可不想当电灯泡,一会儿你与恭王叔叔好好聊聊,拉近距离多沟通,彼此才能增进了解。”

    原来她并不打算留下的,这样的打扮也不是为抢她的风头,沐依娜的笑容真诚了些,“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身边也不带服侍的人。”

    “我嫌她们太唠叨,总是管着我,这里不让去,那里也不然去。”

    唐嫃这是第一次来孤云闲阁,对这处传闻中的地方也好奇的很,怀抱一盘樱桃四处溜达观景,“不过我也不是一个人,古远征在外面等我。”

    沐依娜心下再无不舒坦,亲昵的语气中透着打趣,“难怪你家里人放心你独自出来,原来你这是与古二少爷有约啊。”

    唐嫃笑而不语。

    家里人放心的可能不是古远征,而是恭王叔叔派在她身边的影卫,多亏了有白英和白苋暗中跟着她,不然她今天哪能牵一匹马就出门。

    前呼后拥的一大群人跟着,她哪能随心所欲到处去浪!

    哎呀,恭王叔叔怎么还没来,她赶时间呢。

    与沐依娜闲聊了一会儿,一盘樱桃吃了个精光,终于听到楼梯口传来动静。

    唐嫃想到马上就能去浪了,兴奋得猴子似的窜到门外,“恭王叔叔!”

    她这种饱含兴奋和期待的态度,让谢知渊很受用,小丫头到底是惦记着他的,只是看到她今天另类的装扮时,谢知渊明显愣住。

    唐嫃今天穿的是一身针线考究裁剪合体的宝蓝色男装,衬得原本就白皙粉嫩的她愈发粉雕玉琢,乍一看还以为是谁家未长成的小小少年,可只要多看两眼便会发现其实不过是个顽皮的小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