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退场
    :

    如此装扮倒给她天然鲜活的形象加了不少分,软萌软萌的模样让人恨不能将她抓在手心里,然后肆无忌惮的……

    他肯定走火入魔了,不然怎么会这样心浮气躁,还有了暴虐的冲动。

    谢知渊登台阶的步伐依旧稳健,只是上楼的速度却不自觉放慢。

    不得不说小丫头这个模样还挺好看,尤其她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的时候。

    谢知渊很享受她眼里只看得见他,仿佛全世界都不存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感觉。

    看着他不疾不徐的模样,唐嫃着急得噘了嘴,带着几分嗔怪和撒娇道:“恭王叔叔,你可来了!”

    谢知渊的心很不争气的又软化了,声音温和得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等着急了?”

    唐嫃点点头,“急死我了!”

    今天是您老相亲的日子啊,好意思让女方等那么久吗!

    而且她还有事要忙的,心心念念了那么久,好容易才找到机会的。

    “哎唷,三小姐今天这身可真好看!”

    听到熟悉的仿佛天生便带着喜气的声音,唐嫃硬生生拉开自己那好似被黏住了的视线,这才发现原来花富贵一直就跟在后面呢。

    花公公打扮得那样花枝招展,她、她她居然没有看到!

    都怪恭王叔叔身上的光芒太耀眼!

    不然她怎么能这么瞎。

    唐嫃欢快的冲下台阶,直接越过走在前面的谢知渊,几步跑到花富贵身边,亲昵的挽住了花富贵的胳膊,“花公公!您可以出门啦!伤都好了吗?”

    被当成空气的谢知渊:“……”

    前一刻才感受到的被期盼的喜悦瞬间消失殆尽,甚至不禁有些怀疑这小白眼狼是真的惦记他吗?

    不过他也是有病,跟花富贵比什么比,小白眼狼见到花富贵这样激动,还不是为了吃的,不然还能是为什么。

    花富贵老脸笑成了一朵五彩缤纷的花儿,“都好了都好了,承蒙三小姐挂念,老奴好得很。”

    唐嫃声音软软的撒娇,“好久不见,我好想公公啊。”

    谢知渊面上黑得如同泼了墨似的,哪来的好久不见,每次去恭亲王府,浪费在花富贵那儿的时间还少吗。

    花富贵心里乐开了花,笑得停不下来,矫揉做作的用手绢掩着艳红的嘴唇,“除了捎带的想了公公我一时半会儿外,三小姐想得更多的应该是我们家主子的吧?刚才三小姐眼里可是只有我们主子的,水汪汪的小眼神儿直勾勾的盯着,好半晌儿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要不是我按捺不住先打招呼,三小姐怕是到现在都没有瞧见公公我呢。”

    唐嫃笑呵呵,“都想,都想。”

    谢知渊暗暗冷哼,敷衍!

    沐依娜将时间掐得刚刚好,当谢知渊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之时,她正好以完美姿态走出来,落落大方的展现所有外在的优势,“依娜见过王爷。”

    谢知渊自然知道面前出现了个人,礼貌性的抬眸扫了一眼,连对方的眉毛眼睛都没有看清楚,“起来吧。”

    沐依娜的心砰砰乱跳,他的声音真好听,对她的态度也很温和,是不是说明了,他对她的印象还不错?

    在遇到三小姐之前,花富贵也曾觉得沐郡主是不错的王妃人选,可是此时两相对比,花富贵觉得王妃的人选还是非三小姐莫属。

    从前他那真是病急乱投医,见到个母的都想扒拉回去。

    不曾想原来老天爷是把最好的留给他们家主子了。

    进到里面落座。

    唐嫃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一本正经为双方作介绍,顺便还把双方都夸上了天。

    沐依娜恰到好处的有些羞赧。

    谢知渊早将不感兴趣的自动忽略过去,只把后面夸他的部分细细咀嚼了两遍。

    在她心里他真有这么好?

    瞧见她嘴角沾了一块点心渣,谢知渊习惯性抬手轻轻抹去。

    唐嫃正好舌尖一卷,扫到了他的指尖。

    谢知渊便如触电了似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指尖开始,浪潮般呼啸着席卷全身。

    沐依娜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二人之间的小动作便都瞧了个分明,心里顿时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浪。

    他们举止如此亲昵自然,显见平时没少这样相处。

    这算什么?

    如果他们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样,唐嫃又为何要安排他与她相亲?

    而且唐嫃和古远征感情似乎还挺好,两人不是还约好了一会儿要出去玩?

    如果并非如她所想,那他们的关系,又该如何解释呢?

    沐依娜心里有些烦乱。

    该做的都做了,该说的也都说了,最重要的,该吃的也吃了,唐嫃笑眯眯道:“好了,我该退场了,剩下的时间交给你们,你们自行安排。”

    吃完饭一起去散散步,聊聊天,谈谈人生聊聊理想;或是去戏园子看看戏,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亦或是逛逛街,游游湖……

    京城贵族消遣的方式多不胜数,她这个刚进城不久的村花了解的不多,所以也就不安排得那么详细了。

    总之随你们兴之所至,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谢知渊闻言眉头一皱,“你要走?”

    唐嫃喜滋滋道:“对啊,今天这顿饭,是你们两个吃,我另外有饭局。”

    起身后对沐依娜做了个打起加油的动作。

    沐依娜回以微笑,同时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是她太敏感了,他们不会是那种关系的。

    谢知渊沉了脸。

    唐嫃背对着沐依娜,对他挤眉弄眼,说好的要好好相亲,不许甩脸子。

    花富贵也没想到她居然会离场,而且还这么快这么早就离场,“人多热闹,三小姐不如……”

    唐嫃眨眨眼,这是相亲又不是聚会,要什么热闹,公公您是不是糊涂了,“我先走了。”

    古二傻子都等她半天了!她得赶紧走了。

    再次与他们道别后,唐嫃急匆匆的跑了。

    谢知渊整个人都冷了几分,面无表情的饮了口茶,无视正与他说话的沐依娜,起身走到临湖的窗边。

    恰好此时唐嫃从孤云闲阁出来,毫不停留的拔腿就朝外面跑去。

    赶着去投胎吗跑这么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