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吧唧
    :

    谢知渊仿佛赏够了临湖的美景,转身默默走向了临街的那一边。

    沐依娜两次斟酌着开口都没得到回应。

    他与父王和兄长们并无交情,她说了些父王对他的评价和欣赏,他是不是误会他们是在奉承?

    唐嫃脚踩了风火轮似的一路狂奔出来,差点一头栽进了树荫下等候的人怀里。

    谢知渊目色发冷,那是古家傻小子?

    她把他扔在这里不管不问,就是为赴古家傻小子之约!

    唐嫃喘着气雀跃不已,拉着古远征就要走,刚往旁边的街道上踏出两步,想起她根本不知道路,便急忙忙问古远征,“在哪个方向来着?”

    古远征见着如此迫不及待,如此兴奋,心里莫名的有些忐忑,“嫃妹妹,咱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唐嫃克制着想要蹦蹦跳跳的冲动,“柳如仙姑娘住在哪里?”

    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如天降霹雳砸到将古远征头上,全身肌肉瞬间绷紧,“什、什么意思?”

    唐嫃斜眼睨着他,明明小矮个子才堪堪到他的胸口,气势上却将他压倒,“你不是跟柳如仙姑娘玩得很好嘛,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确定他没有听错,古远征头皮噼里啪啦一通炸响,为什么问柳如仙的住处,无端端的提起柳如仙做什么,嫃妹妹这是什么意思,想跟他算旧账吗!

    “没有玩得好!玩得一点也不好!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没有跟她玩!”古远征被惊雷劈得快要晕死过去了,悔恨不已,“当初那件事是个误会!我斥巨资找柳如仙帮忙的!我跟她一点也不熟!”

    想着马上就能去浪了,唐嫃捂着脸偷偷的乐,见急得脸都涨红了,蹦起来往他肩上一拍,“你激动什么,我没有秋后算账的意思,我就是问她的工作地址,你既然花大价钱雇了她,那肯定是知道喽。”

    古远征却觉得事情不会那样简单,“嫃妹妹问她的住处做什么?”

    她都说了不计较旧事了,他还不相信,沟通怎么这么困难,唐嫃懒得跟他磨叽,转身就往回走,“不说拉倒,醉花眠的小伙计们天南地北无所不知,我问他们。”

    古远征赶紧将人拉住,一个世家千金,向人打听青楼楚馆,还要名声不要,“环彩阁!”

    唐嫃小手一挥,“走,我们的目标是,环彩阁!”

    古远征死死扣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道:“嫃妹妹!你一个女孩子,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唐嫃抬起另一只手,摸摸束起来的头发,“我现在是个男孩子。”

    穿上男装就是男孩子了!有这么掩耳盗铃的吗!古远征道:“正经人家的男孩子也不会去那种地方的!”

    唐嫃笑嘻嘻问:“那你是正经男孩子吗?”

    又想套路他,如果他回答是,她是不是又要问,他为什么能去?如果他回答不是,那她是不是会说,不正经就不正经,他这样的不正经,不也挺好的。

    “我走歪了一次,绝不再歪第二次!”

    不就是个风月场所,至于这么如临大敌吗,唐嫃平静的看着他,“清溪镇上的两处青楼,我十岁的时候就玩遍了,你现在紧张来得及吗?”

    古远征震了一震,“你……”

    然后马上反应了过来,嫃妹妹心眼儿真多,又想忽悠他呢,秦家人又不是死的,怎么会让她去青楼,“来不来得及都不许去,反正不许去。”

    唐嫃板起小脸严肃的道:“你是不是忘了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了!那我就在这里再提醒你一遍,你自己说的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你都会义不容辞陪我一起去的!你是不是想反悔!你以后还要不要我相信你说的话了!”

    “环彩阁不是刀山也不是火海!”

    “你自己答应的!无论是什么地方,你都会陪我去!”

    “嫃妹妹,我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我带你去别处玩好不好,环彩阁真的不行……”

    “不行,我就要去环彩阁,你到底去不去!”

    “不行的……”

    “去不去!”

    “不可以……”

    孤云闲阁上的谢知渊瞧得眼里都快飞出刀子了,恨不能隔空砍断了古远征拉拉扯扯的那只手!

    然而他及激动得还是太早了,下一瞬就见唐嫃勾住了古远征的脖子,用蛮力将古远征的头拉到了她面前,突然在古远征脸上吧唧一口。

    干什么!

    她亲了古家傻小子!

    她是不是亲了古家傻小子!

    她为什么要亲古家傻小子!怎么能亲!

    实木围栏被谢知渊抓出了一道裂纹。

    大庭广众之下她竟然……她竟然……

    花富贵也看到了街面上的情形,偷偷瞟了他们家主子一样,感觉他们家主子头顶在冒烟。

    着急了吧,上火了吧!吃醋了吧!

    古怜灵那边他已经让人加重了药量,回头再好好谋划一下,唐古两家退婚也就是近在眼前的事。

    到时三小姐没有了婚约羁绊,主子您可得抓紧机会下手啊!

    突然被亲了一口的古远征整个人都傻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宛如鸿毛一般轻飘飘的要飞上天了似的。

    嫃妹妹亲他了!

    啊啊啊!

    古远征面部表情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那痴痴傻傻的德行,与倒在街角神志不清的乞丐如出一辙。

    唐嫃冷哼一声,“还去不去了?”

    灵魂出窍的古远征什么也听不见,他只知道嫃妹妹亲他了,亲他了……

    唐嫃又喊了他两声,还是没有反应,干脆扯了扯他的脸皮,“喂!古二傻子!你是不是又犯病了!快醒醒!”

    唐嫃的小手掐的正是她刚才吧唧了他一口的地方。

    古远征下意识的挥开了她的手,捂着自己的左脸轻轻摩挲,想要长久的存留那份温软感觉。

    可他的手掌太粗,动作再轻再柔,与她亲他的感受也是完全不同的,古远征直直的看着她,满含期盼的道:“嫃妹妹,能不能再亲一下?”

    唐嫃极度认真的道:“可以,先带我去环彩阁。”

    古远征:“……”

    纠结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