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大打出手
    :

    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古远征毫无抵抗之力,最后心甘情愿被拖走。

    孤云闲阁上,花富贵看着咔咔掉木屑的围栏,缩了缩脖子。

    火气那么大,是不是羡慕嫉妒恨了,那还憋着做什么,宰了古家小子去啊,再把三小姐抢回来,使劲儿亲!

    哎呀,怎么走得那么快,再多亲两下呀,好好刺激刺激主子,说不定就开窍……

    还是算了吧。

    指望主子开窍太难了。

    搞不好主子会生生憋死自己。

    花富贵替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

    直到那对不知羞耻的少男少女的身影从街道上消失,谢知渊才惊觉自己竟然无聊的站在这里看了那么久。

    没脸没皮的东西,大庭广众之下竟……

    又不是他闺女,他管什么闲事!

    只能怪唐玉疏这个爹做得太不称职!害得他这个做叔的不得不整天操心!

    谢知渊沉着脸一身煞气的回来坐下,半杯凉茶下肚也没能压下那簇邪火。

    “王爷……”

    孤云闲阁内的气压越来越恐怖,沐依娜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觉得恭王爷似乎心情很不好,甚至有种随时会暴怒的迹象。

    之前明明一切都好好的。

    她有信心只要多了解她一点,他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的。

    她与从小娇养的温室花朵不一样,她能与她并肩站在一起共经风雨。

    虽然他们想要在一起可能会遭到阻碍,可只要他们齐心协力这些都不是问题。

    可自从唐嫃离开之后,他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周身似祭起了一道屏障,将所有一切隔绝在外。

    谢知渊才发现眼前还有个人,“你可以走了。”

    沐依娜妙目微睁,有些不可置信,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们都没说上话,“王爷,我……”

    他是想起了什么烦心事吗?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觉得她在这里不合适?其实他可以跟她说一说的,她不会听不懂的,是不是觉得他们还不算熟?

    谢知渊心里浮躁得要命,不耐烦应付不相干的人,“你既然出身沐王府,不会不知道,沐王府与恭亲王府联姻,意味着什么。”

    这般冷漠疏离不近人情的态度,让沐依娜多少觉得有些受伤,可她又不是不知他一贯的性情。

    如果连这点挫败都承受不了,她还妄谈什么与他并肩而立。

    “我知道……会因此而困难重重,可王爷这些年,经历了多少……”

    “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会为你做什么?”谢知渊并不在乎她的感受如何,所以说出口的话丝毫不留情面。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再要听不出他的拒绝之意,沐依娜就算是白活了。

    可他……他……

    就这样不留余地的拒绝她了吗?

    他都还没有开始了解她。

    她不是他以为的那种娇滴滴的毫无用处的女子。

    沐依娜娇躯轻轻颤抖,强忍着夺门而逃的冲动,脸色发白的看着他,“王爷并没有给你自己机会,也没有给我机会,怎会知道不会有那么一天?”

    谢知渊的思绪早已远走高飞了,哪有闲心与无关紧要的人扯淡。

    小东西迫不及待的拉着古家傻小子是要去什么地方,她今天打扮得一副任君蹂躏的样子,古家傻小子会不会也生出了那种想将她揉碎的念头?

    谢知渊面色沉沉的,没有显露出太多的情绪,心里却异常的狂燥。

    小东西能耐了哈,都学会色诱了!

    唐玉疏选的什么女婿,这点诱惑都经不起,亲他一下就找不着北!

    沐依娜从心底油然而生一股凉意,冷得她不禁瑟瑟发抖,他果然如传闻中的那样心如铁石。

    到了此时,她就算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了。

    他今天之所以会来醉花眠,根本就不是为了与她相看!

    他从来没打算给她机会!这么近的距离,他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

    他今天免为其难的走了这一趟,是为了做给陛下和太后看的吧?

    或许他不单是不愿意看她,他根本还是如从前一样,不愿意多看任何女子一眼。

    瞧着小姑娘强忍眼泪的模样,怪可怜的,花富贵便好心上前低声劝慰,“沐郡主勿怪,我们主子就这德行,不然也不会年纪大把了,还让人操心婚事……不是针对您的……老奴送郡主下去?”

    沐王府掌管南境兵马百余年了,主子手里握有天下第一的雄狮,如果沐王府和恭亲王府联姻了,那是一定会招人猜忌的啊。

    要是主子对沐郡主有那份心,还可以多费点心神争取一下,可主子心里装的是三小姐啊,不可能闲的没事非要找事啊。

    沐依娜知道不会那么顺利,却怎么都没料到会是这番情形,她扶着婢女的手站起身来,依然保持她该有的风度和姿态,“我都知道的,多谢花公公好意,我没事,花公公请留步。”

    花富贵没有坚持。

    沐依娜昂首挺胸,带着属于她的骄傲,从孤云闲阁下来。

    婢女有些担心,“郡主……”

    沐依娜仰头望着碧蓝的天空,“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

    他不肯多看她一眼,自然也不会多看别的女子一眼,所以她又何必着急。

    ……

    谢知渊在孤云闲阁上待了很久,却迟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花富贵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无非就是刚才亲眼目睹三小姐亲古家傻小子,刺激太大有点回不过神呗。

    “主子,白英求见。”

    谢知渊眉头微微一蹙,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让他进来。”

    白英和白苋的职责是暗中保护小丫头,这会儿突然求见必然是发生什么事了。

    白英干脆利落的行礼禀报,“主子,三小姐和越王爷在环彩阁打起来了。”

    谢知渊楞了一下,“谢知舟?他们怎么会撞在一起?”

    白英道:“三小姐和越王爷是为了抢一个姑娘,才两不相让大打出手的。”

    万年单身汪的恭王爷:“……”

    通过简单的三言两语脑补出了各种恩怨情仇,只是却没有一种是与真实情况搭得上边儿的。

    倒是花富贵很快反应了过来,震惊得尖利的声音都变了调,“你是说环彩阁?三小姐和十六爷在环彩阁,为了抢一个姑娘打起来了?”

    白英道:“是。”

    谢知渊从他们的反应中捕捉到了重点,“环彩阁是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