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人间天堂
    :

    麦秸街这一带全都是京城最顶级的青楼,所以麦秸街一向又被人称作是天堂街。

    唐嫃一脚踏入天堂的地界,浑身的兽血都开始沸腾了。

    惦记了好些年了,她今天终于来啦!

    不过让她感到意外的是,麦秸街的这些青楼,与她印象中的完全不同。

    例如他们今天的目的地环彩阁,掩映在一片郁郁苍苍的翠竹林中,重重庭院修建装点得古典秀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到了江南园林。

    不愧是国都京城啊,青楼都这么高大上!

    逼格不够都不好意来浪,幸好她准备了装逼神器。

    唐嫃在袖子里掏啊掏,最后掏出一把折扇来。

    唰的一下动作无比潇洒的打开,只见上书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有钱有势。

    古远征天人交战了一路,到了麦秸街还是后悔了,“嫃妹妹,这不是咱们该来的地方,尤其不是你该来的,咱们……”

    唐嫃觉得这货太聒噪,大煞风景,掌中暗器便脱手而出。

    古远征顿时被堵住了嘴,待他把暗器抠出来一看,才发现是个奶香小馒头,“……嫃妹妹,你是不是饿了,我知道哪里的东西最好吃,我带你去吃……”

    “没兴趣,我现在只想喝花酒。”

    “我说的是真的,保证是你从前没吃过的,嫃妹妹……”

    唐嫃自以为风流倜傥的摇着折扇,往环彩阁大门口一站,干脆将过河拆桥的意图写在脸上,“你要实在不愿进去,我也不勉强你,你现在就可以走了,反正到地方了,也不需要你指路了,你要走赶紧走。”

    古远征怎么可能放心她一个人在这儿,小白兔进了野兽遍地跑的丛林里,岂不是会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立即有个龟奴堆着热情的笑容迎了出来,“两位公子倒真是赶巧了,马上就轮到言是姑娘献舞,两位公子快快里边儿请!”

    古远征见状紧张的拉住她的手,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嫃妹妹。”

    唐嫃甩开了他的手,警告地瞥了他一眼。

    来都来了,难不成指望她转身就走,想什么呢!

    见她吃了秤砣铁了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古远征也只能认命了。

    可她一个女孩子家为什么要来逛青楼!

    唐嫃一边往里走,一边兴致勃勃的问,“言是姑娘是你们这儿的头牌?”

    “那可不,多少人一掷千金,只为观言是姑娘一舞,二位公子瞧着眼生,是头一次来我们这吧?”

    龟奴靠着阅人无数练就出老辣的眼力,眼风一扫就知道这两人是个什么情况。

    显见是高门权贵之家的小公子,对风月之地充满好奇和向往,硬是拖着家中的兄长出来玩呢。

    做兄长的不情不愿,可又拗不过,只好免为其难作陪。

    龟奴在心中暗暗哂笑。

    等品尝过了他们家姑娘们的滋味,以后哪里还用得着人强迫,自己就屁颠屁颠的捧着银子来了。

    男人嘛还不就是那回事。

    不过这个小公子生得也忒粉嫩了,娇滴滴的一身女气,乍一眼瞧着他还以为是个小姑娘。

    不过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来他们这儿。

    而且这小公子脸上还有疤,若是个小姑娘,哪里敢顶着毁容脸到处跑。

    环彩阁中庭院深幽,古远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会污了嫃妹妹的眼,“直接带我们去柳如仙姑娘的院子即可。”

    龟公谄媚笑道:“原来两位公子是奔如仙姑娘来的……”

    唐嫃摇头,“他是奔如仙姑娘来的,老相好,我不是。”

    古远征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了起来,俊朗非凡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什么老相好!谁老相好了!不是你要来找柳如仙的!”

    龟奴被他激烈的反应吓得一个趔趄,差点就要一头栽到旁边的假山堆里。

    唐嫃笑道:“现在好多假正经男人,都是嘴里喊着不要不要,身体不知道多诚实呢。”

    龟奴面上赔笑着不敢应和,心里却觉得小公子说得对!

    来都来了,还一副贞洁烈男的样子,做给谁看!

    古远征要被他的小媳妇儿气死了,“嫃……我是有未婚妻的!”

    龟奴:“……”

    有未婚妻也不妨碍出来寻花问柳。

    唐嫃折扇摇得欢快,“柳如仙姑娘,还有你刚才说的言是姑娘,哪个比较讨人喜欢?”

    龟奴只觉得眼前金光闪闪,龟眼都快要被亮瞎了,有钱有势的人他见了不少,可秀得这么高调的,这还是他遇到的头一位。

    “两位姑娘都是花中名品,各有各的好处,如仙姑娘的名头响了这么些年,想必二位公子多少有所听闻,每日等着想见如仙姑娘一面的人,小的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言是姑娘自也不差什么,近几月来风头正劲,说是名动京城也不为过,而且今儿便是言是姑娘的好日子,二位公子可愿给言是姑娘捧捧场?”

    古远征几乎想破脑袋也没搞明白,嫃妹妹找柳如仙到底为的什么,可不管什么原因,他们还是速战速决早点离开的好,这种地方不是女孩子能多待的,甚至就不应该来!

    可他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唐嫃兴奋的道:“好啊!”

    古远征急道:“你不是来找柳如仙的吗?咱们见了柳如仙就赶紧走!”

    唐嫃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来找柳如仙的,我只问她的住处,这不就是她的住处?”

    古远征:“……”

    套路这么深!

    彩楼正中是偌大的舞台,二楼三楼的雅座包厢早被人抢光了,只剩下一楼还有座位,唐嫃就是为了看热闹的,自然不在乎是坐在雅间还是大厅里。

    而且大厅里气氛还更热烈一些。

    可古远征坚决不同意。

    怎么能让嫃妹妹与一帮寻花问柳的男人坐在一起!

    最后花了大价钱弄了一个三楼的雅座。

    唐嫃舒舒服服坐在雅间里吃零嘴,从这里看舞台上的表演,比在下面看的时候感觉要好得多,“不错嘛古二傻子,都懂得一掷千金了。”

    不知是因为被环彩阁里的靡靡氛围影响的,还是他家小媳妇儿实在太会气人了,古远征总有种强烈的要想生吞了她的冲动。

    “我一掷千金是为了谁!狼心狗肺知道怎么写吗!”

    唐嫃大眼睛眨啊眨,天然呆萌的望着他,“为了言是姑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