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仗势欺人
    :

    古远征气得七窍生烟,感觉自己就要升天了,恶狠狠瞪了唐嫃两眼,然后抓狂得以头抢地。

    唐嫃也不拦他,磕着瓜子,乐呵呵的瞧着。

    一支舞曲落下,台上的女子们表演完毕,一个个媚眼横飞。

    小姐姐们好漂亮啊!

    唐嫃兴奋得冲到外面走廊上,趴在栏杆上用小爪子接媚眼。

    台上的女子们瞧见了,被她可爱的模样逗乐了,然后接下来所有的媚眼,便全都抛给她一人了。

    撩妹撩得兴致高昂却突然失去回应的男人们:“……”

    哪来的小兔崽子毛都没长齐就跑到这里勾搭姑娘了!

    头晕脑胀的古远征咽下一口老血,赶紧把自家小媳妇儿给拖了回来。

    看表演就看表演,能不能低调一点!

    没过多久,整栋楼的人都骚动了起来,有人欢呼,“言是姑娘!言是姑娘!”

    唐嫃伸长脖子往外看,只见款款走上舞台的女子,一身黑衣,气质清冷,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那黑衣女子身上,隐约有几分高贵光华。

    自打来了京城之后唐嫃便见到了各种美人,以她的眼光看,蓝言是的容貌美则美矣却并不算有多出众,反倒是那种与环彩阁格格不入的雅致气质,令人挪不开眼。

    蓝言是不疾不徐的走上了舞台,目不斜视姿态矜贵,没有与任何人有过眼神的交流,众人热烈的呼唤声,也不能激起她内心的半点波澜。

    随着她一个起始动作的展开,音乐响起,化作一只展翅翱翔的黑天鹅,高贵孤独,还有直击人心的伤痛和绝望。

    最后当她重重跌落在舞台上,向空中伸出双手微笑的时候,唐嫃忽然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古远征看清台上的女子的容貌后,楞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什么似的轻叹了一声,“造化弄人。”

    一回头,瞧见满脸是泪的唐嫃,惊得赶紧把人拖进去,不解道:“不就是跳个舞,怎么还看哭了。”

    挥开他的大熊掌,唐嫃自己擦着泪,“你看了半天就没点感触么?”

    古远征叹息道:“是怪可怜的。”

    原本也是高门嫡女,一朝沦落至此,是挺让人唏嘘的。

    唐嫃流了些眼泪之后,感觉自己元气大伤,一口气将桌上的几盘子点心吃了个精光,才感觉稍稍补回来了,便冲着门口的龟奴道:“把言是姑娘叫过来陪我喝酒。”

    这样说是不是显得她好像是第一次逛青楼,于是立马又追加了一句,“喝完再陪睡!”

    龟奴点头哈腰的进来,“刚才已经竞价结束,言是姑娘今晚是周爷的了,公子想要喝酒的话,那就是如眉姑娘最合适了。”

    唐嫃态度非常坚决的道:“不行,我只要言是姑娘,不是价高者得么,那个周爷出价多少,我再加一成,一成若是不够,那我就再加两成。”

    您加多少也没用啊,人家周爷又不差钱。

    周爷整日像头狼似的死死盯着言是姑娘,又怎么会因为银钱将言是姑娘拱手让人。

    唐嫃见他有些迟疑,便从古远征的钱袋里,摸出一只圆滚滚的金元宝,抛了过去。

    龟奴看着手里分量不轻的金元宝,再看唐嫃时就像看见一座小金人,“那小的去问问,只是周爷不太好说话,对言是姑娘又势在必得,只怕……”

    唐嫃把折扇往桌上敲了敲,“我也对言是姑娘势在必得,今儿言是姑娘必须是我的,要是钱财打动不了那位周爷,那我就只好用拳头招呼了。”

    反正他只是个传话的,您们想怎么争抢都成。

    龟奴攥着新得的打赏心花怒放的退了下去。

    自从进了环彩阁之后,古远征一直心弦紧绷,见她不但不低调行事,反而还高调抢人,不禁越发急躁起来,“嫃妹妹,你这是何必,为什么非得要蓝言是,柳如仙不也挺好……”

    唐嫃眨着大眼睛无辜的望着他,“柳如仙真的那么好么?”

    古远征顿时觉得自己站在万丈悬崖边摇摇欲坠,嫃妹妹这是伸出了小魔爪准备随时将他推下去,“……蓝言是就蓝颜是吧,嫃妹妹的眼光那还能有错!”

    唐嫃哼了哼。

    坐了一会儿,感觉凳子上有钉子时的,古远征坐不住,于是起身在雅间里踱步,疑惑不解道:“嫃妹妹这一趟来环彩阁,到底是为的什么?”

    唐嫃闻言不禁叹了叹,嘟囔道:“为了恭王叔叔啊。”

    古远征懵逼,“啊?”

    唐嫃小手把玩着折扇,“如果我预料没有错的话,我前脚刚离开孤云闲阁,后脚相亲就已经结束了。”

    古远征想了想,点头道:“恭王爷终归还是那个恭王爷,不会一夜之间就变了性情,那这次相亲肯定还是不成的。”

    唐嫃道:“所以啊,我得尽快找出症结所在,不然不管安排多少次相亲,都成不了。”

    古远征整张脸都扭曲成了一个问号的形状,“上环彩阁找恭王爷不近女色的症结所在?”

    而且恭王爷是真的不近女色吗?

    “对啊。”唐嫃眼睛亮闪闪的,“要说这世上最懂男人心的,肯定是青楼女子啊,不然青楼楚馆之地,怎么会被称之为人间天堂?”

    古远征脸上的疑惑,渐渐转化为了然,“嫃妹妹其实就是想来玩的吧……”

    这个借口找得毫无说服力。

    唐嫃怒目瞪着他,小表情超凶的哦!

    她才不是来玩的,她是来办正事的,顺便玩一下而已!

    古远征:“……”

    不要撩拨他!

    在这种地方他的意志力很薄弱的!

    猛然发现这货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唐嫃小眉头一拧气急败坏的拍案而起,“古二傻子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我凶你一下你还敢凶回来!你你……”

    古远征赶紧收敛。

    他没事凶她做什么,他只是想生吞了她。

    “既然嫃妹妹来环彩阁的目的,是为解开症结找人讨教的,那咱们直接找柳如仙就是了,柳如仙是环彩阁的当红头牌,没有比柳如仙更合适了的,所以蓝言是咱就放弃好吧?”

    唐嫃不讲理的道:“可我就是看上蓝言是了。”

    古远征无奈,“你要是看上蓝言是了,竞价时拿银子往里砸就是了,现在人都属于周爷了,你这样抢人不是挑事是什么?”

    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

    ……你一个女孩子看上什么看上!真把自己当成小公子了!

    唐嫃打开折扇,将金光闪闪的四个字展露在他面前,小眼神贼贼的,“我这么有钱有势抢个把人怎么了?”

    古远征:“……”

    所以这是仗势欺人来了?

    还说不是来玩的!

    唐嫃很得瑟的道:“我老爹说了,只要我高兴,想横着走就横着走,想竖着走就竖着走,我看上的人,我当然要抢。”

    好容易出来浪一次,一定要玩得尽兴!抢人多刺激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