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揍得找不到娘
    :

    很快龟奴回来了。

    看在刚才的大肚滚滚的金元宝的份儿上,龟奴委婉的转述了对方的拒绝之意,并热情的推荐阁里其它的几位红牌姑娘。

    唐嫃又摸出了一只金元宝丢了过去,学着荣昊焱那群小纨绔的臭德行,一副财大气粗眼睛长在天上的模样,“我今儿非要言是姑娘不可,让那什么周爷李爷的识相点,赶紧的把人给我送过来,不然一会儿我用银子活埋了他,死相可就不那么好看了。”

    龟奴捧着金元宝再次去传话了,虽然周爷脾气不太好,但是大胖金元宝足以使他推磨。

    古远征急得要死,心里火烧火燎的,生怕事情闹大了,被人识破了身份,会坏了她的名声。

    可看着她的熠熠生辉的小脸,突然一束光照进了他的心里似的,奇异的抚平了他的焦灼不安。

    嫃妹妹小小个人儿主意大得很,今天不玩够本了是绝对不会走的,所以他再怎么着急又有什么用?

    既然没法使她改变主意,不如便遂了她的心意,让她肆无忌惮的玩一次。

    粗大腿终究还是拧不过细胳膊,古远征决定豁出去了,只要嫃妹妹玩得高兴,闹成什么样他都在后面给兜着。

    嗯,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不扫她的兴了,省得惹毛了她,以后出去玩都不找他了。

    想通了,彻底认命了,古远征卸掉了枷锁似的,顿时觉得浑身轻松。

    于是回到桌边坐下,提起酒壶,给他们面前的酒杯,斟满了酒,“嫃妹妹知道什么叫喝花酒吗?”

    “在这人间天堂搂着美人喝酒就叫喝花酒喽。”

    自从喝过谢知远酿的美酒之后,再喝什么酒都觉得寡淡无味了。

    可今天的情况有所不同,唐嫃也不讲究酒的品质了,给什么就喝什么,只是到底觉得有些遗憾,要是有美酒配美人就好了。

    “再来一杯。”

    这么小的酒杯,一杯都不够一口,这样喝酒好烦。

    如果此时在这里的人是宋意和,他一定毫不犹豫出手将她打晕。

    因为她的状态看着一切正常,可分明已经有了醉酒的前兆。

    只是古远征不曾跟她喝过酒,也不知道她喝醉是什么情形,所以始终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况且就算发现了,他没有亲身经历过不晓得厉害,也舍不得打晕她。

    古远征的眼神有几分飘忽,端起酒杯在唇边略沾了沾,“男人搂着美人喝酒,那才叫喝花酒,可嫃妹妹是个女孩……”

    唐嫃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随即兴奋的举起小拳拳,“那咱们下次去南风馆,我找个男美人喝花酒!”

    古远征的手一抖,一杯酒全灌鼻子里去了,下一秒暴跳如雷,“什么南风馆!绝对不行!而且没有下次!”

    唐嫃委屈巴巴,“我搂着女人喝酒不算喝花酒,环彩阁又没有男人,难不成我要搂个龟奴?”

    搂什么龟奴!搂什么龟奴!

    古远征平复了一下快被虐死的小心脏,带着强烈暗示的眼风往她身上瞟啊瞟,“我不就是个男人吗,长得还挺俊……”

    所以……搂我喝花酒啊!不要钱的!

    唐嫃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别过头。

    这是什么意思,他不够好看吗,古远征心梗了,“嫃妹……”

    没多久龟奴回来了,对方态度明确,绝对不会拱手相让,多少钱也不行。

    唐嫃贼心不死,又去摸金元宝。

    这时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身影,声音与她的气质一样冷冰冰开口说,“我愿意服侍两位公子,你去告诉周爷,让他不要再浪费时间。”

    唐嫃眼睛一亮,是言是姑娘诶!

    言是姑娘自愿来陪她,是不是因为她最帅,被她的魅力给征服的!

    那什么周爷一听就是个满脸横肉牙缝沾菜的丑逼老男人!

    她不靠权势钱财,光凭自身魅力,也能抢到美人诶!

    好激动!好兴奋!好骄傲!好自豪!

    龟奴有些为难,“言是姑娘,这不合规矩,而且周爷……”

    蓝言是没有看他,也没有看任何人,双目中毫无神采,语气却斩钉截铁,“你去回话就是。”

    龟奴贪婪的看一眼唐嫃手中的金元宝便退下了。

    唐嫃得意洋洋,小尾巴翘上了天,从地上捡起折扇,摇得越发起劲。

    “言是姑娘,你太有眼光了,快进来坐。”

    蓝言是依言走到桌边坐下,没有半分神采的眼睛,永远不知道在看哪里,总之没有落到任何人身上。

    唐嫃兴致勃勃与她说话,她的回答却是惜字如金。

    美人姐姐太冷了,唐嫃决定搂怀里捂一捂,可当她一提酒壶却发现,酒壶里没有酒了。

    扫兴!

    雅间里服侍的龟奴传话去了还没回,唐嫃本想让古远征去叫人打酒,谁知竟意外发现他正盯着蓝言是看,且还一副欲言又止的纠结模样。

    这是看上人家了?

    唐嫃惊呆了。

    她的未婚夫居然想跟她抢女人?

    怎么办?要不要让?

    她得先喝杯酒冷静冷静。

    提着酒壶在走廊上转悠半天,终于逮住了一个小丫鬟,连酒壶带银子的一起塞过去,“速度要快点哦,我现在很不冷静,这酒壶也有点小,要不直接拿两坛,我不差钱的哦。”

    看着小丫鬟抱着酒壶去打酒了,唐嫃这才往回走,然后就看见一个紫色的身影,进了他们的雅间。

    唐嫃用折扇挠了挠头,心想难道她记错方向了,那不是他们包的雅间?

    正当她左顾右盼寻找方向的时候,突然听见那紫色身影进去的雅间里,传出了打斗的动静和熟悉的声音。

    唐嫃立即拔腿冲了进去,然后就发现,古远征被那紫衣人打了!脸都打肿了!

    顿时悲愤了,“混蛋!老子的人你也敢打!”

    折扇携着她的七分力道飞出,一下子就将紫衣人打翻在地。

    在那紫衣人爬起来之前,唐嫃的膝盖便狠狠撞了过去,再次将紫衣人撞倒在地。

    “从哪里冒出来的不长眼的东西,老子这么有钱有势你都敢惹,今天非把你揍得找不到娘不可!”

    紫衣人想说什么,刚吐出一个字,雨点般的拳头,便落到了他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