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女孩?
    :

    紫衣人刚才进来的太突然,二话不说直接就动手,古远征又是背对着门的,所以并没有瞧清对方长相。

    只是在后来的恍惚一瞥间,隐隐觉得有几分熟悉之感。

    京城说大不大,不会这么巧吧?

    古远征顾不得受伤的脸,连忙跑过去想看个究竟。

    唐嫃的拳头虽小,力气和速度却很惊人,一双小拳头挥舞得密不透风,拳头底下那人的脸若隐若现,古远征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眼熟的很。

    难道是……

    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孩子,竟然把一个青年男子摁在地上,单方面打得对方全无还手之力!

    蓝言是看得呆了片刻,待反应过来之后,迎上古远征狐疑的眼,“……就是那位,快别打了。”

    居然真的是!

    “别打了!都是误会!是误会!”

    古远征感觉青天白日见鬼了,赶紧去拉唐嫃,语气急促的低声在她耳边道:“这是越王殿下……”

    唐嫃惊了一下,然后假装没听见,打过瘾了再说。

    谁叫他打古远征的脸的,打丑了怎么办,她可不想要一个丑相公。

    “嫃……弟弟!”

    怎么还打上瘾了,古远征很崩溃,拦腰把人拖走。

    不过他心里却很甜蜜,嫃妹妹得多在乎他,才会下手这么凶暴的!

    蓝言是听见他口中的称呼,楞了一下,然后不由得仔细打量唐嫃。

    唐嫃现在精神异常亢奋,但是脑子却还很清楚,她知道她胖揍的人是谁。

    越王嘛。

    恭王叔叔的十六弟,潞王爷的十六哥。

    天潢贵胄。

    可是那又怎么样,天潢贵胄照样揍!

    揍完了再假惺惺的道个歉就是,反正是他先动手的,她出手还击那是属于正当防卫。

    他要是不接受,非要跟她计较,那她就搬靠山。

    她爹是唐相她怕谁!

    而且她还有恭王叔叔。

    哼,双重靠山。

    都已经被拉起来了,总不好再扑上去,可又觉得没打够,便凑合着补了一脚。

    然后一边奋力的挣扎,一边悲愤不已的嚷嚷。

    “放开我!二傻子你、你干什么!叫你放开听到没有,你这么怂包做什么,都被人打成这个熊样了,还不敢还手是怎么的,快放开我!我要打死他!连我都敢惹,无法无天了他!这混蛋王八蛋,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莫名其妙的跑过来打人!还下手那么重,你看你的脸都被打变形了,毁容了,我非得打死这个混蛋不可……”

    古远征被她激烈的反应弄得一愣,嫃妹妹不是已经知道这是越王爷了吗,怎么还这样义愤填膺不依不挠的?

    很快脑海中灵光一闪,嫃妹妹这是打人打完了,开始准备倒打一耙了。

    嗯嗯嗯,嫃妹妹就是这么机灵!

    于是古远征立即一脸急切的进入了角色,“误会了!肯定是误会了,嫃弟弟,你先冷静冷静,你听我说,这位不是坏人,是越王殿下……”

    唐嫃瞬间安静了下来,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越……越王爷?你说他是越王爷?”

    “是啊,太意外了,没想到竟在这里碰见越王爷了,所以肯定是误会嘛,不然无缘无故的,越王爷怎么会打我?”

    到了此时古远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越王爷之所以会对他动手,肯定是因为越王爷就是那位周爷了。

    他们那般气焰嚣张的跟越王爷抢人,最后还真把人给抢过来了,越王爷这是气得狠了才过来揍人的。

    估计越王爷也是万万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会这么倒霉,碰上了比他还要硬的硬钉子。

    怀里的小家伙终于老实了,不再嗷嗷叫着要冲出去继续揍人了,古远征便松了手上前行礼,“……嫃弟弟年少无知,不识越王爷真面目,见越王爷不容分说,一进门就对我动手,大概以为是遇上了歹人,怕我被打死,一时着急所以才……还请越王爷恕罪。”

    话里话外再三强调,是王爷您先动手的!

    谢知舟满脸上糊得都是血,早已辨不清本来面目,他艰难的撑着胳膊坐起来,眼神死死的盯着唐嫃,恨不能吃了这之小狼崽子!

    小狼崽子无缝转换成小白兔,瑟瑟缩缩的躲到古远征身后,小心翼翼的探出一直小脑袋,惊惶不安又很有些委屈的说,“原来您是越王爷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您是王爷,可、可就算您身份尊贵,也不能随便打人啊……”

    谢知舟脸上痛得只抽凉气,见了小狼崽子弱弱的模样,越发暴怒的看向古远征道:“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么弟弟,这是哪家的熊孩子。”

    古远征还未开口,便听见蓝言是说,“应该是唐相家的三小姐吧?”

    众人听得都是一愣。

    倒不是唐嫃装扮得有多好,只是她个子小,又是在这种地方,一般人都不会往那方便想。

    只见蓝言是缓缓走过来,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唐嫃,“以后不要再来这种地方了,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语气还是那么冷,可唐嫃听得出来,这句话里的善意,便对她回以一笑。

    谢知舟抬手摸脸的动作顿了顿,满目震惊的回头仔细打量唐嫃,“女孩?”

    所以他妈的,他这是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揍了?开什么玩笑!

    唐嫃娇娇软软的对他一笑,“是呀。”

    谢知舟:“……”

    笑什么笑,别以为对他笑得这么萌这么甜,他就会心软得轻易揭过这件事,不可能的!

    他心如铁石!

    ……

    很快谢知渊就明白了环彩阁是个什么地方,然后他满脑子就只剩下一个念头,今天他定要打断那狗胆包天的小东西的腿!

    翻了天了!什么乌七八糟的地方都敢去!还敢学纨绔子弟跟人抢姑娘!大打出手!

    还有谢知舟那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他还有脸了!

    谢知渊从醉花眠出来之后,直奔位于麦秸街的环彩阁。

    龟奴和护院们阅人无数眼力老辣,明知这帮人绝不会是来寻欢的,反而看起来很像是来砸场子的,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因为这帮人的气势简直太可怕了!

    尤其为首的那个青年男子。

    等一行人从眼前消失了好半天,护院和龟奴们才惊讶的发现,他们不知道何时竟然都跪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