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都出去
    :

    当谢知渊赶到的时候,单方面殴打早已结束。

    谢知舟一身的血污零乱,因为背对着门口坐在地上,所以从外面看不到表情。

    唐嫃捧着脸可怜兮兮蹲在他面前,态度万分诚挚的表达着歉意,顺便还见缝插针的指控他先动手,那小模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搞得谢知舟几次涌到头顶的怒火,硬是在撒出来的过程中夭折。

    的确是他先动手的没有错,可他才打了古远征几下,她又往他脸上打了多少下?

    而且之后还朝他大腿上狠狠的补了一脚,她下手这么狠这么凶残还好意思指控他!

    不过这小狼崽子的力量,是不是强悍得有点太过分了,刚才揍他的真的是她么?

    可这间雅间里除去蓝言是和古远征,就只剩下这只眼泪汪汪的小狼崽子。

    谢知舟极度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可现实摆在面前他又不得不接受。

    他被一个小姑娘给打了!他被……

    听闻前段时间在万仑山的猎宫里,唐相家的小闺女,把老十七和宋意和打得奄奄一息,该不会就是她吧?

    估计也只有她了!

    一般正常人家是不会养出这么凶暴的孩子的!

    要不是确定了她真的是唐相的亲闺女,他肯定会以为她是唐侯亲生的,凶狠残暴的德行简直与唐侯如出一辙!

    瞧着蹲在他面前明明只有一点点分量的小东西,被揍得怀疑人生的谢知舟不禁暗暗猜测她到底是什么妖怪变的,不然以他的能力又怎么会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自己是什么实力原本他很清楚的,就算最近懈怠了些,也不至于随便什么人都能摁着他打。

    不知道是因为小狼崽子装得太软萌可怜了,不原谅她就会显得他罪大恶极,还是因为经过了揍人和被揍的两次大爆炸,原本无处宣泄的怒火渐渐平息。

    亦或者是想到老十七和宋意和也被她打了,谢知舟心里诡异莫名的找到了平衡感,想弄死她的心好像也没有最开始那么重了。

    本来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仇怨,只是他好容易赶走几只恼人的苍蝇,将蓝言是圈进他的保护范围内,他们便不识好歹的跳出来企图抢人,而且还气焰嚣张言语猥琐至极!

    他特意冲过来动手不仅仅是为了出口恶气,同时也是为了做给旁人看的,省得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东西打错了主意。

    现在看来倒是误会了。

    小狼崽子既然是个女孩子,那么之前叫嚣着说要睡了蓝言是的话,估计多半只是玩笑之语了。

    而她身后的古远征就更不可能了,他有几个胆子,敢带着未婚妻来环彩阁寻欢作乐。

    就算宁国侯府不会把他怎么的,这只小狼崽子如此凶暴,几拳头下去还不把他打成肉泥。

    嘶——

    他的脸,好痛……

    不用看他都知道他脸上肯定没有一块好肉了!

    所以若是就此揭过这件事,他又要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可一看到小狼崽子乖萌讨饶的可怜模样,心里好容易才集聚起来的火气,还没烧一会儿就不受控制的全部消散了。

    就在他纠结于是宰了她,还是放了她算了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先前跑过来看热闹的一群人,都已经被他杀气腾腾的样子给吓退了,这会儿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

    他对这只小狼崽子下不了手,对看热闹的人还下不了手吗!

    然而就在这时,小狼崽子不知怎么的了,忽然一蹦而起,兴奋的朝门口扑了过去。

    “恭王叔叔!”

    听到这个带有魔力的称呼,谢知舟浑身一僵,赶紧从地上起来,头也不回的就想跳窗逃走。

    不用回头看他就知道,小狼崽子没有诈他。

    那种属于十四哥的气场,他就是死了也能感知到!

    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窗外两张冷肃的面孔,已经拦住了他的去路。

    谢知舟顿时感觉无比的绝望。

    老祖宗让十四哥管教他的事他不是不知道,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他知道十四哥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十四哥怎么会来的!

    谢知舟心如死灰的转过身去,“十四哥……”

    他都这么大人了,十四哥不会还像小时候那样,说动手就动手吧?

    而且他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了,十四哥好歹……

    然后下一秒他就惊得睁大了眼睛,尽管他的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缝。

    小狼崽子居然挂在了十四哥的腰上!

    “呜呜呜!恭王叔叔,你终于来了,我快被打死了,呜呜呜,你弟弟欺负我,呜呜呜,我好可怜啊……”

    唐嫃把脸埋在谢知渊的怀里,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可劲告状。

    谢知舟怀疑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脑子可能有点不太好用了,不然怎么会完全跟不上节奏了呢。

    蓝言是和古远征都已经石化。

    前一刻还在谢知舟面前可怜巴巴,一扭头,就给谢知舟扣上十恶不赦的帽子。

    一会儿是天使,一会儿是恶魔。

    转变之快令人咂舌。

    谢知舟那张惨不忍睹的脸长了眼的都会瞧见,谢知渊明知谁是挨打的那个,可还是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问了一句,“伤哪里了?”

    谢知舟要疯,“伤都在我身上,十四哥,这么明显的事,还用问吗?”

    十四哥宠着唐相家的小闺女的事,他也有所耳闻,但偏心偏成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唐嫃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遍,实在找不出什么伤来,于是只好捂住自己的胸口哭,“伤心了,呜呜呜……”

    谢知舟闻言,再次确定自己脑子肯定是被打坏了,就这种白眼狼,他刚才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心软!

    没受伤就好,谢知渊放下心来,看向谢知舟,“怎么不跑了?”

    谢知舟一脸疑惑,只是看不出来,“跑?谁?我吗,我跑什么,我见着十四哥,高兴还来不及……”

    谢知渊淡淡道:“你想走就走啊,我不拦你,给十六爷让条道。”

    恭亲王府的护卫们立即散开。

    谢知舟哆嗦了一下,“别啊,十四哥,咱们哥儿俩好久不见,一会儿好好聊聊,好好聊聊。”

    谢知渊任由告黑状的小东西挂在他身上,抬步往雅间里走,“都出去。”

    雅间之内的三个人闻言都站到了走廊上。

    花富贵殷勤的将雅间的门关上。

    古远征看着紧闭的门,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恭王爷这是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