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打屁屁
    :

    望着被关死的房门,以及他身上骤然流露出的可怕气息,唐嫃觉得大事不妙。

    从前恭王叔叔也经常生气的,隔三差五就气得炸毛的那种,但从来没有哪一次会像现在,让她觉得打从心底觉得恐惧。

    恭王叔叔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满意不郡主很正常啊,不至于追究她的责任吧。

    那就是气她跑到环彩阁喝花酒咯?

    不就是玩玩,至于生气么?

    还生这么大气,也不怕长皱纹。

    于是一边搂着他的脖子甜笑撒娇,一边找话题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恭王叔叔你怎么来了呀,这会儿你们不是应该在孤云闲阁吃饭的吗,跟沐郡主相处得怎么样,要是觉得好我就尽快安排你们第二次约会,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再……啊!”

    唐嫃被抓住衣领子提了起来,慌得两条小短腿在空中乱晃。

    干、干什么、啊!

    然后她就被扔到旁边的贵妃榻上,晕乎乎的刚撅起小屁屁要爬起来,携带着怒火的一巴掌就呼了上来。

    唐嫃懵逼了。

    已经有了醉意的脑瓜,迟钝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恭王叔叔打她了!恭王叔叔居然打她了!

    谢知渊沉声问,“知道错了没有!”

    这个小东西不省心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从第一天认识她到现在就没有一天老实过,如今愈发的变本加厉,都要翻了天了!

    不打痛了她是不会长记性的。

    说着又一巴掌狠狠打了下去,谢知渊胸中怒火不断翻涌,下手便也真正用了几分力气。

    唐嫃还没从懵逼状中回过神来,屁股上就又挨了重重的一巴掌,顿时痛得两眼泪花都冒了出来,“啊啊!痛痛痛,恭王叔叔,好痛啊……”

    谢知渊手下不停,连打了好几下,“你还知道痛!知道错了没有!还听不听话了!”

    今天她敢跑到这种地方喝花酒,下一回她是不是还想谋逆犯上!

    越打火气越大,火气越大就下手越重。

    谢知渊清楚感知到,他的理智,正在一点一点崩塌。

    可他现在只想抽死这个混账!理智什么的不要就不要了!

    唐嫃痛得失声大叫,只觉得屁股都要被打烂了,泪珠大颗的往下滚,“我听话我听话,啊呜呜,好痛,恭王叔叔,我听话……”

    谢知渊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下去,“知道错了没有?”

    唐嫃边哭边叫,无比凄惨,“啊啊呜呜呜、我……”

    “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许在外面喝酒的,不但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还跑到这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喝花酒,长本事了你!”

    要不是从孤云闲阁下来的时候,吃了两颗护心丸,谢知渊觉得他恐怕到不了这里,就要被生生气死了。

    “啊啊啊!痛痛!呜呜呜呜……不要打我……好痛!不要打我……呜呜……”

    走廊上的古远征急疯了,听着里面掌掌到肉的声音,以及唐嫃鬼哭狼嚎的动静,几次忍不了的要闯进去,都被恭亲王府护卫拦下。

    花富贵何尝不心疼,打在三小姐身上,比打在他身上还疼。

    他本来以为主子把三小姐弄进去,是要好好说服教育一下的,没想到主子竟一言不合动上手了。

    对娇滴滴小姑娘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活该一辈子娶不上媳妇儿啊,他们这些做奴才下属的还有什么指望!

    古远征心疼得都快滴血了,“……嫃妹妹做错什么,自有唐太夫人和唐相来教训,恭王爷是不是管得太多了,他怎么能打嫃妹妹!”

    可他被护卫制住了,除了嘴,哪哪都动弹不得。

    花富贵阴冷笑道:“古二少爷带三小姐来这种地方,不知道好好反省反省自个儿,居然还好意思指责我家主子?”

    古远征心虚的气势都弱了三分,“我自有分寸,不会让嫃妹妹乱来的,可恭王爷再为了嫃妹妹好,也不该动手打嫃妹妹。”

    花富贵嗤笑,“您真是太有分寸了,长了眼的都能瞧见。”

    古远征:“……”

    谢知舟听着里面杀猪般的惨叫,腿软的就跟煮熟的面条似的,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到围栏边,浑身乏力的将自己挂在了上面。

    那么软萌娇嫩的小姑娘,十四哥都下得了狠手,那他不是得被活活打死?

    他还有很多事没来得及做,他……

    谢知舟失魂落魄的,逃跑的想法都生不出来了,跑了下场只会更惨。

    ……

    数不清挨了多少下,唐嫃只知道她的屁屁肯定开花了,她哭着爬到了榻上,蜷缩在角落里两手捂着小脸痛哭。

    真的好痛,恭王叔叔太可怕了!他要打死她,他不喜欢她了,他不疼她了……

    谢知渊恨不能打死这糟心的东西算完,可即便他丧失了理智,也知道他是绝对舍不得真的打死她的。

    “知道错了没有?”

    谢知渊冷着脸坐在旁边,胸中的怒焰始终未灭,只是看着她可怜的小背影,这一刻他却有些弄不清楚,他究竟是在生她的气,还是气他自己其实更多。

    唐嫃又痛又气,又恼又委屈,愤愤的哭喊道:“我再也不喜欢恭王叔叔了!我再也不喜欢恭王叔叔了!”

    外祖父和外祖母都没有这么打过她!

    她要痛死了!

    她都说了她知道错了,她再也不敢了,可他还那么用力打她!

    谢知渊听着她的气话,心口好像被挖了一块似的,疼得他整个人都一缩。

    浑身的戾气在一瞬间暴涨,仿佛要将整座环彩阁化为齑粉,可当他看见她瑟缩了一下,下一秒便将无意识释放出来的,让人畏惧的情绪强行收敛。

    “你要是乖乖的,我又怎么会打你,你就不能老实点?这种污秽的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唐嫃本来就憋屈,酒劲儿一上来,越发执拗倔强,“我就要来!我就要来!这里怎么污秽了?不就是听曲观舞!我怎么不能来了!”

    谢知渊险些气死,“你是不是还想挨打,刚才没打痛是不是?”

    “你还想打我!我、我跟你拼了!”

    唐嫃爬起来亮出了锋利的小爪子,从贵妃榻上一跃而下,猝不及防朝他扑过去,将坐在凳子上的谢知渊扑翻在地。

    谢知渊怕伤到了她,自然不会反抗,再加上她使出了十分力气,他就是想反抗,一时间也扭转不了。

    唐嫃凶猛的一脚踹上去,将侧翻在地的谢知渊踢趴下,然后跨坐在他腰背上,背对着他举起虎虎的小巴掌,朝着他屁股上打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