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火辣辣
    :

    啪的一巴掌落下,结结实实拍在**上,谢知渊被打愣了。

    刚才他打的时候,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不打**打哪里,谁家打孩子不是打**?

    可现在轮到她打他的**,心里顿时生出一股异样来。

    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无所顾忌的唐嫃生猛得像只小老虎似的,小巴掌噼里啪啦不断的落下,“我让你打我!我让你打我!还敢不敢打我了!”

    她是坐在他后腰上的,本来只要他一翻身,她就应该掉下去的,可旁边就是桌角,他到底怕伤到了她,动作没敢太大。

    唐嫃两次都险些滚下去,于是使出了浑身的蛮力,将他死死地扣在地面上。

    谢知渊惊讶的发现他竟然动弹不得,仿佛压在他身上的不是一个小姑娘,而是一座凡人无法撼动的巍峨山岳。

    唐嫃情绪越激烈酒劲儿上来得就越猛,感觉脑子里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似的,烧得她的意识都有些模模糊糊的了,唯独一个念头在这种情形下越发清晰。

    那就是恭王叔叔打她了!恭王叔叔不疼她了!

    那她也不要喜欢恭王叔叔了!

    他打她打得那么狠,那她就打烂他的**,看他知不知道痛!

    唐嫃一天到晚嘴巴不停的吃吃吃,一顿抵人家好几顿,那么多东西下肚可都不是白吃的。

    再加上此时她憋着一股狠劲,这一巴掌一巴掌用了大力气的打下去,谢知渊就跟在挨板子差不多。

    尤其那啪啪啪的声音异常的响亮,魔音一般往谢知渊的耳朵里冲撞。

    谢知渊羞愤得血气上涌,老脸涨红得像猴子**,再也忍不住的怒声咆哮,“目无尊长的东西!连长辈都敢动手!反了天了你!”

    若是平时被他这么一通吼,唐嫃早就被吓成了小鹌鹑,可现在她不仅一点也不怕,反而被刺激得愈发勇猛了,“谁让你先打我的!我告诉你,别说长辈,惹毛了我,天王老子都敢打!还敢不敢打我!还敢于敢打我!我警告你,再敢打我一下,我跟你同归于尽!我跟你拼了!”

    “你能耐了你!还警告我!长辈教训你,你还敢还手!谁教的你规矩!”

    “我就警告你怎么了!你吓唬谁呢!我不光警告你,我还要打死你!因为你是坏人!你不是好长辈!我家长辈没有这么坏的!所以我有什么不敢的!有本事你打死我呀!你倒是起来啊!哼哼,我先打死你,看你怎么打我!”

    “岂有此理!”

    “……”

    仅仅一门之隔,里头的动静还不小,所以走廊上的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于是气氛就有些诡异了。

    古远征不再挣扎了。

    因为嫃妹妹貌似已经不需要他去解救了。

    但愿恭王爷不要被打得太惨。

    谢知舟在啪啪声中心惊肉跳的捂着自己的脸,把心里那点想找回场子的念头抹得干干净净。

    十四哥都被那小狼崽子摁着打了,他还找什么场子,他以后见她一次给她跪一次得了!

    脸好像也没那么疼了呢。

    恭王府的护卫们的眼神都不禁悄悄往紧闭的门口瞄。

    这还没成亲主子就被家暴了,以后还有什么家庭地位可言。

    不过这都不重要。

    能娶上王妃生个小世子就好。

    花富贵笑得花枝乱颤,觉得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太好,于是抖开手绢挡住脸,继续笑得老腰杆子都快扭断了。

    三小姐真是太棒啦!

    对付他们主子这种人就该用强!

    唐嫃越打越觉得痛快,就是隔着衣料很不爽,巴掌声都不够清脆,于是暂时停了手,掀开他的衣摆,准备扒了他的裤子打。

    谢知渊惊异于她异于常人的力气,反手握住她的脚腕往下拖,正犹豫着若再加两分力气,会不会把她细竹竿般的脚踝掰断,岂料她竟然……

    走廊上心思各异的人忽然听见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咆哮。

    “住手!你个狗东西你想做什么!”

    谢知舟吓得差点从三楼栽下去。

    又干什么了?

    跪跪跪,必须跪,一会儿小狼崽子出来他就跪!

    十四哥也有今天!

    听动静应该比他还惨吧?

    要是被打断腿就好了。

    古远征纠结的想,要不要劝劝嫃妹妹,这么嚣张能行吗?

    一天之内狂揍了两个亲王啊,陛下都没这么干过呢,所以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花富贵的老腰杆子差点折断了,偷偷摸摸的贴在门板上听,刚才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衣物摩挲声。

    这这这、难道是要发生点什么……不可描述之事?

    ……

    两人在地上打作一团。

    从这头滚到那头,再从那头,滚到了桌子底下。

    她的凶猛程度远远超出了谢知渊的预料,甚至她所爆发的力气要比他高出好几倍。

    哪怕他是一块身经百战的老姜,也是在嘴角挨了重重一拳之后,才终于将她牢牢地压在了身下。

    看着陷入狂暴的小东西,谢知渊简直恨得牙痒痒,“无法无天了,谁都敢动手!”

    唐嫃在挣扎无果后,就不再动弹了,索性张嘴嚎啕大哭,“啊啊呜呜呜……恭王叔叔是大坏蛋……你弟弟刚欺负完我……你、还帮着你弟弟打我!啊啊呜呜呜呜呜……你们都欺负我,你们坏蛋兄弟两个……合起伙来欺负我!你们都是大坏蛋,呜呜呜,我再也不要理你们了!”

    唐嫃越哭越觉得,事情真相就是这样,于是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心酸,一发而不可收拾。

    谢知渊被磨得什么脾气都发不出来了。

    刚才的怒火万丈被她的眼泪一浇全灭了。

    谢知渊好无奈。

    他真的是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

    什么叫他们兄弟两个合起伙来欺负她?明明是她一个人干翻了他们兄弟两个好吗!十四哥起码还先发制人的揍了她一顿,可他却是被她单方面的摁着殴打了一顿的!

    谢知舟听了非常不服气,本来憋不住想要理论两句的,又怕惹怒了那小狼崽子,万一她冲出来打他可怎么办?

    小命要紧。

    事实被颠倒什么的,认了吧……

    谢知渊把人从桌子底下弄出来,准备抱到贵妃榻上,刚迈出一步**就火辣辣的疼。

    刚打他的,仿佛不是她的小肉爪子,而是军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