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下次
    :

    他觉得他的臀部,此时就算没有皮开肉绽,也肯定又红又肿。

    于是不由想到,他刚才下手也挺狠,她哭得那样惨,不会也被打伤了吧?

    谢知渊想到这里不禁有些自责,抱着她走到贵妃榻边坐下,臀部的疼痛让他眉心拧得更紧。

    他这么皮糙肉厚的都被她打伤了,那她这么娇嫩岂不是伤得更重么?

    把唐嫃往贵妃榻上一放,让她趴在他的腿上,伸手就要去掀她的裙子。

    唐嫃心有余悸,以为他又要打她,吓得赶紧往旁边缩,死命挥着小手,哭得撕心裂肺,“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呜呜呜!”

    谢知渊见状心疼得一抽,把人搂进怀里,嗓子眼里堵得有些发酸,轻言细语哄道:“小乖乖,别怕,我不打你,对不起,我不该打你,对不起。”

    唐嫃挣扎的动作瞬间顿了住,乖巧的伏在他怀里放声痛哭,一边大哭一边万分委屈的说,“我听话,恭王叔叔不要打我,呜呜呜……”

    “是不是很疼?”

    谢知渊觉得自己可能中了什么毒了,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听闻她跑到这种地方来玩闹,理智更是被汹汹的怒火烧成了灰烬。

    每次遇到她的事情,情绪总会剧烈起伏。

    剧烈的痛苦,剧烈的快乐,剧烈的……

    谢知渊觉得不可思议,而且还委实难以理解。

    唐嫃下意识的把手放在小臀臀上,“疼死了,呜呜……”

    谢知渊往她裙子上看了看,好像没出血,光顾着心疼,没怎么过脑子的说了一句,“我给你揉揉?”

    唐嫃把头埋在他怀里,抽噎着抓住了他的大手,往她被打的地方一摁,示意他可以开始揉揉了。

    谢知渊的手一搁上去就觉得不对了。

    打的时候一腔子气恨,只想让她牢牢记住今天的痛,哪还有心思关注旁的。

    可现在……

    谢知渊脑子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炸了,惊得他赶紧收回了手。

    唐嫃昂起脑袋,哭唧唧的,小心肝很脆弱,“怎么不揉了?恭王叔叔是不是不疼我了?”

    谢知渊手心滚烫,“……不、不是。”

    总觉得哪里不对?

    先前小东西每每喝醉酒,都要往他身上凑,他们之间一直都很亲密,他也没觉得不妥。

    今天不过是碰了她身体一下,为何竟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唐嫃泪眼婆娑的望着他,“恭王叔叔脸怎么这么红?”

    谢知渊一本正经,“……被你给气的。”太奇怪了。

    唐嫃委屈得不行,小嘴瘪了瘪,“是你先打我的,那我给你揉啊。”

    说着,小手就顺着他腿边摸索了过去。

    谢知渊一把抓住,“好了,不闹了。”

    唐嫃哭得一脸鼻涕泪,直接往他怀里一擦,忿忿不平的控诉道:“我哪里有闹了,明明是你们在闹,我们好好的喝酒聊天,越王爷突然冲进来打人,古远征是我的人,我能看着他挨打吗,而且越王爷很过分的,居然打古远征的脸,打坏了毁容怎么办,我还要不要嫁了,我当然要还手啊,所以我才打了越王爷。”

    那句‘古远征是我的人’听得谢知渊隐隐有些不悦。

    谢知舟那个没用的东西,都已经出手了,居然没把人给打得毁容。

    唐嫃继续控诉,“恭王叔叔就更过分了,打我打得那么凶,是不是想为你弟弟出气?”

    谢知渊无奈的轻叹,揉了揉她的后脑勺,“我为那种东西出个什么气,我巴不得你打死他才好,我为什么生气你不知道吗?”

    “恭王叔叔嫌环彩阁不好嘛,我都知道呀,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一来就打我……”唐嫃委屈得泣不成声。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的确不该打你,但这种地方,你实在不该来,我不打你,你就不会长记性,跟你好好说,你也不会听。”

    谢知渊身上没有带帕子什么的,只好用手指一点点擦去她的泪。

    唐嫃振振有词的道:“我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我不该来的吗,所以我才女扮男装瞒着你们来得这么低调啊,不然我就拉着‘到此一游’的横幅来了。”

    谢知渊心头的火气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唐嫃趁着胆子还肥着便直言不讳,“恭王叔叔你就是个老古板,环彩阁不就是个娱乐场所嘛,娱乐场所就是供人玩乐的,我知道女孩子来这里不妥,所以我也没有打算常来啊,只是偶尔来玩个一回两回的,有什么关系。”

    谢知渊克制着那股难耐的狂燥,“你是个女孩子!你见过有哪个女孩子,会来这种地方!”还偶尔!

    唐嫃很无辜,“所以我今天变成男孩子才来的啊。”

    谢知渊差点被一口老血噎死,“……来这种地方的都不是好东西,你一个女孩绕道走都来不及,你还千方百计往里头钻!”

    唐嫃抽抽嗒嗒,“怎么不是好东西了?大家都很友好啊,唯一一个坏的,就是你弟弟喽。”

    “谢知舟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

    唐嫃打断他的话,“那你把越王爷关起来好了,这样环彩阁里就没有坏人了,我下次来玩的时候,就没人敢跟我抢美人了。”

    谢知渊心里的小火苗噌的迎风而长,“你还敢有下次!”

    他都下那么重的手打她,她居然还敢这有种念头!他又有揍她一顿的冲动,只是现在有点下不了手。

    不禁有些怀疑他教育孩子的方式是不是不对?

    可总比宁国侯府和秦家好得多,看把好好的孩子惯成什么样子!

    唐嫃拽拽她的衣襟,“矮油,恭王叔叔不要激动嘛,这地方真没有你想象中的可怕,要不然我下次带你来玩啊,不过今天不行了,我没心情了……”

    谢知渊沉了脸,“以后不许再来!”

    唐嫃不吭声。

    谢知渊眉头一拧,“是不是打算瞒着我偷偷来?”

    唐嫃摇摇头,还是不吭声。

    跟恭王叔叔沟通不了,那就不沟通了。

    谢知渊决定一会儿去宁国侯府找唐玉疏好好聊聊。

    “花富贵,进来!”

    贴在门前偷听的花富贵,冷不丁被点了名,还以为是被发现了,吓得差点就要撒腿跑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