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剥皮
    :

    花富贵踩着小碎步飘进来,看着两人形容凌乱的样子,狭长的眸中泛着猥琐的光。

    酒劲上了头,唐嫃有些迷迷糊糊,可一看见花蝴蝶飞过来,她还晓得要告黑状,委屈巴巴道:“公公,恭王叔叔欺负我,好疼。”

    花富贵忍不住笑出了声,“嗯嗯嗯,主子坏死了,三小姐哪儿疼啊,主子没给揉揉?”

    谢知渊冷飕飕瞥了他一眼。

    花富贵识相的闭了嘴,但是不让问,往往更能说明问题啊。

    唐嫃咕哝了一句,“恭王叔叔坏死了,我差点就不喜欢恭王叔叔了,我的心都要碎了……”

    谢知渊觉得有些好笑。

    就这么点东西,她还会心碎呢,揉揉她脑袋瓜,本就乱的头发,顿时变成鸟窝。

    他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带着几分宠溺的轻哄,“好了,不委屈了,不委屈了,都是我不对,我不该打你,我以后再也不打你了,好不好,但你要乖乖的。”

    唐嫃推开他的手,恼怒的瞪着他,“头发都弄乱了,讨厌,我本来就很乖,是你们坏,你们欺负完了,还赖到我头上,我要告诉老爹,说你们欺负我……”

    看着他气鼓鼓的小脸,谢知渊不仅手痒,心里也痒得有些难耐,“小花猫似的,让花富贵给你梳洗。”

    说完起身就要出去。

    却听花富贵道:“主子,您这身儿也没比三小姐好到哪儿去。”

    谢知渊低头看了看,发现确实够乱的,他要是这么出去,心思龌龊的人见了,不定会怎么想呢。

    于是花富贵就上前先给他整理衣冠。

    站在房间中央的谢知渊似有所感,回头看着趴在贵妃榻上的小家伙,就见她正睁着圆溜溜的眼看着他。

    醉眼朦胧的模样,像一只好奇的小猫,看得人心都化了。

    两人之间脉脉温情流荡,花富贵感动得想要哭了。

    他们家小世子是不是在向他招手了?

    ……

    雅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然后谢知渊就先出来了。

    面条似的软趴趴挂在围栏上的谢知舟见状立即站直。

    目光灼灼的盯着谢知渊一番打量,结果发现他只有嘴角有一块红肿。

    谢知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里头的动静那般激烈,十四哥怎么会就只挨了一拳!

    古远征被放开后,立马就想冲进雅间里,却被挡住了去路,他有些担忧的问,“恭王爷,嫃妹妹怎么样了?”

    谢知渊冷冷的看着他,“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带小丫头来这里居心何在!”

    谢知渊的目光有些不受控制,不断的往古远征两边脸上瞟,小丫头先前亲的是他哪边脸?

    古远征被看得两腿发软,明明他还比谢知渊高半个头,气势上却矮了好一大截,“我能有什么居心,我是拗不过嫃妹妹,而且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护着嫃妹妹的,不会叫人欺了她去。”

    事实证明,也没人能欺负嫃妹妹,恭王爷您管教不成,不还挨了揍么。

    谢知渊暗暗冷笑了一声,不再理睬他,再多看两眼,他会忍不住剥了他的皮。

    ……

    唐嫃洗漱整理了一番之后,脚步僵硬发飘的走了出来。

    本来她想撒个娇,让恭王叔叔抱抱的,她现在晕乎乎的,小臀臀也疼得不行,一点也不想自己走。

    可当她看到朝她奔过来的古远征,晕眩的脑瓜暂时恢复了一丝清明,未婚夫在这里她怎么能让别人抱。

    虽然她在心里并没有把恭王叔叔当外人,可……哎!

    而且她居然忘了古远征还在这里,刚才还跟恭王叔叔在里面腻腻歪歪,看来古怜灵骂她的那些话都没错,她还真是朝三暮四臭不要脸的人呐!

    不过古怜灵用词貌似不对。

    朝三暮四和水性杨花怎么能这么用,她对恭王叔叔又没有那种龌龊心思。

    她顶多就是臭不要脸,不懂避嫌。

    她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每次一看到恭王叔叔,就把旁的人和事都抛诸脑后了?

    可能是男神自带的光芒太耀眼了,而她又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脑残粉。

    哎呀,她的意志力,怎么那么薄弱!

    唐嫃在心里默默唾弃了自己一番,然后就朝古远征伸出了两只胳膊,“二傻子,背背我。”

    古远征在她面前矮下身躯,一只胳膊翻到身后,横于她的膝窝间稳稳托住,“嫃妹妹还好吧?”

    唐嫃趴在他耳边悄悄说,“一点也不好,恭王叔叔打人可疼了,我都迈不开腿了。”

    古远征:“……”

    他是不是想歪了?

    肯定是。

    于是心疼的道:“那咱们赶紧回去。”

    谢知渊看着走在前面举止亲密的的小未婚夫妻两个,只觉得无比的刺眼,尤其是小东西趴在古家傻小子背上撒娇耳语的模样,让他莫名觉得烦躁。

    见谢知舟还没有跟上来,不耐烦的回头看了一眼,“还没有玩够是不是!”

    谢知舟浑身汗毛一竖,死死盯着眼前的蓝言是,连忙快速的说了一句,“……总之这一个月你就老老实实的,不要再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说完转身就跑。

    蓝言是气急,往前追了两步,“我都已经认命了,您不要再……”

    可话还没说完,谢知舟就像兔子一样,一溜烟的跑了。

    ……

    谢知舟亦步亦趋的跟在最后面。

    很不甘心。

    听那动静十四哥明明挨了揍啊,怎么可能就只有嘴角那一处伤!

    因此他断定十四哥的伤一定是在身上。

    但又不确定到底在哪里。

    盯着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十四哥的举止之间有任何一丝不妥。

    不过十四哥是那种挨了一刀也能一声不吭面不改色的人。

    十四哥要是不愿意让人瞧出破绽,他就是瞪破了眼珠子也找不出来。

    可他不甘心。

    在谢知舟努力不懈的打探下,跨出环彩阁大门的那一刻,他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那就是十四哥的衣衫沾了血。

    因为十四哥穿的是一身黑衣,所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盯得眼睛都酸了,终于叫他发现了。

    而且他能确定,那是从里面渗出来的血,不是从外面沾的。

    而那处染了血的位置……

    再联系之前听到的啪啪的声音,所以十四哥这是被摁在地上打了……嗷嗷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