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长歪了
    :

    原本漫不经心悠闲状的唐相大人,听了最后一句,猛的扑了过去,一把夺下谢知渊放到唇边的茶盏,“你打我家小嫃儿了?”

    猝不及防之下,谢知渊差点被磕掉了门牙,茶水泼了一脸,然后全部洒在他的衣襟上。

    唐相大人怒目而视,“你打我闺女了!”

    要不是杯中的茶水全都洒光了,他恨不能再泼谢知渊一头一脸。

    居然敢打他闺女!

    花富贵见状哎哟一声,赶紧上前用手绢擦拭。

    一边擦拭一边冲他家主子使眼色。

    宠女狂魔心疼了发飙了,主子啊祖宗啊,您赶紧说几句软和话啊!

    谢知渊冷了脸,推开碍事的花富贵,气急败坏骂道:“你是不是有病,小丫头跑去那种地方,你不关心,倒是关心我打没打她。”

    花富贵:“……”

    宝贝闺女被打了这是多大的事,宠女狂魔最关心的当然是这个!

    唐玉疏把夺过来的茶盏往桌上重重一搁,打了他闺女居然还有脸跑他这里来喝茶,“你才有病!我闺女爱去哪里就去哪里,这天下哪里是她不能去的,你凭什么打她!”

    嘴里被磕到的地方漫开一股血腥,谢知渊的心头火愈发一拱一拱的,仿佛一不留神就能化作一片火海,“我打她也是为了她好!让她记着痛不再犯这种错!你跟我说爱去哪里去哪里?那种地方是女孩子能去的吗!你们平时就是这么惯孩子的,惯得她无法无天肆意妄为!”

    要不是武力值相差甚巨,唐玉疏都恨不能揍谢知渊一顿,竟敢打他的心肝小宝贝,就谢知渊这种冷心冷肺的东西,动起手来没个轻重,小嫃儿也不知被打坏了没有,一向风轻云淡的唐玉疏,想到这里额角青筋都爆了起来。

    “犯什么错!我闺女出去玩一下犯什么错!那种地方怎么了,只要我闺女愿意,哪里去不得!我就是这么惯孩子的,你想教孩子自己生去!还让她记着痛,谢知渊你个混球,你是不是下重手了!”

    有这种拎不清的亲爹,难怪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谢知渊气得七窍生烟,“你就不怕她吃亏!污了耳目学坏了!你自己不好好教闺女,我帮你教训你还甩脸子!”

    唐玉疏怒不可遏,“我的宝贝闺女轮得着你教训吗!叫你一声恭王叔叔是给你脸面,你还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了!小嫃儿那么天真可爱你也下得了手,谢知渊你自己说你是不是禽兽!”

    他的心肝小宝贝闺女啊,他平时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谢知渊这禽兽居然敢动手!绝交!必须绝交!

    谢知渊觉得小丫头有这么个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本来多好的一颗小嫩苗,结果现在都有长歪了的趋势了,“平时你们宠着纵着也就罢了,但有些事情绝不能越雷池一步!青楼楚馆你也任她想去就去,你就不怕她误入歧途耽误终身!”

    “我闺女是什么样的我当爹的不清楚吗,你谢知渊误入歧途了她都不会误入歧途!”

    “你这样的盲目溺爱只会毁了她!”

    “你个连爹都没当过的老光棍有什么资格跟我这儿瞎哔哔……”

    时隔不久两位大佬再掀骂战,宁远斋侍候的人都吓得要死,生怕两位大佬撸袖子打起来。

    曲海想去寻三小姐救救火,二老爷和恭王爷闹起来,也只有三小姐能摆得平,可三小姐喝醉了正睡着呢。

    怎么办?

    花富贵想劝两句又插不进嘴,只能躲在一旁默默泪流成河。

    见过作死的,没见过比他家主子更能作死的,打了人家闺女还有理了,不管有什么理,这个时候都不能跟岳父硬杠啊!

    他们这些做奴才做下属的容易嘛,眼看着才有了点希望之光,主子就迫不及待的给冲上去扑灭了。

    这都还没怎么着了就把人家闺女给打了,人家能放心把闺女嫁到他们恭亲王府吗!

    完了完了完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

    两位大佬拍桌子砸杯子的,到底没有真正动手打起来。

    在谢知渊不经思索的一句话冲口而出后,书房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有几分诡秘,原本暴怒的唐相大人神色微妙的挑挑眉。

    “小嫃儿打你了?”

    倾身过去仔细看了看谢知渊嘴角的红肿,并用力的闻了闻他身上隐约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唐相大人满足的恢复了以往的优雅自如。

    “打得好。”

    瞅着谢知渊那张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脸,唐玉疏悠然淡定的翘起二郎腿,就好像刚才恨不能扑上去撕人的不是他。

    谢知渊怒道:“我做长辈的教训她一下,她就敢反过来对长辈动手,你竟然不以为忤反以为荣!”

    唐玉疏端起新送上来的茶盏,他瞧着谢知渊暴跳如雷的臭德行,喝了两口茶之后愈发的淡定,“嗯嗯嗯嗯,我以我闺女为荣,不枉我一番教诲,打的就是你。”

    谢知渊简直气炸了肺,他从前怎么就瞎了眼,跟这种人做了朋友!

    最后两位大佬闹得不欢而散。

    临走前谢知渊咽了几口老血道:“小丫头觉得影卫通风报信,坏了她的好事,不再让影卫跟着她,往后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拂袖而去。

    多管闲事!父女两个都觉得他多管闲事是不是!什么东西,看他以后还管不……

    可她不着调的亲爹只知道一味溺爱纵容,他要是再不管的话,正在茁壮成长的小嫩苗得歪成什么样子!

    罢了罢了,唐玉疏这是老糊涂了,跟个老糊涂计较什么。

    小丫头也是可怜。

    他以后就多费点心。

    ……

    马车里依稀还有她的香甜气息,谢知渊一闭上眼,先前的各种画面,便开始争先恐后钻入他的脑海。

    她挂在他身上撒娇告黑状。

    她撕心裂肺的哭着让他不要打。

    她恼恨的控诉他,说她再也不要喜欢他。

    她坐在他身上,小手一下一下拍在他的……

    她睡得迷迷糊糊踹他,躲他。

    她勾着他的脖子,蛮横的拉下他的头,噘起小嘴就往他唇上印。

    她在大树底下亲古远征的脸。

    她从雅间里出来,趴在古远征背上,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顾与古远征说悄悄话。

    她在睡梦中嚷嚷着要亲男美人。

    她……果然是长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