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苏园
    :

    很快事情就传到了谢韫的耳朵里。

    养心殿内咆哮如雷。

    “老十六那个没用的东西,被人摁在地上打也不知道还手,他是被打死了还是残了!”

    结果当夜谢韫便做了个噩梦,梦里他被打得更惨,而且他也没敢还手,气得又在养心殿里一通咆哮。

    “让老十四和老十六给朕滚进宫来,还有唐玉疏,朕看他是这段时间过得太悠闲了!”

    早朝时文武百官察觉到陛下心情不好,好几个有本上奏的官员,都鸡贼的把奏本又偷偷塞回了袖子里。

    修炼成精的文官发现陛下仿佛是有气没处撒,未免遭受无妄之灾,于是不动声色配合默契的把武官给推了出去。

    总要先让陛下把那口气给出了才好,不然谁知道倒霉的会不会是自己呢?

    莫名其妙挨了一遍虐的武官,直到散朝了才渐渐反应过来,他们又被那帮老匹夫给坑了!

    于是这一天好几位文官大佬在去衙门的路上和回府的路上被打了闷棍。

    谢韫散朝后回到养心殿,被传召进宫的三人都已经候着了,谢知渊和唐玉疏离得远远的站着,谁都不愿多看对方一眼。

    看着谢知舟那张辨不出本来面目的脸,谢韫面皮抽了两下,下一刻便火冒三丈的指着唐玉疏怒骂,“你养的好闺女!”

    唐玉疏淡定的拱拱手,“多谢陛下夸赞。”

    谢韫差点被这厚颜五尺的东西给噎死,养了这么个成天惹是生非的小闺女,他不反思惶恐反而还有脸沾沾自喜,是不是觉得他家那个小祸害还挺能耐!

    “你自己算算,你闺女打完湘华和老十七,这才过了多久,昨天就又把老十六打了,你告诉朕,下一回她还想打哪个!是老十八还是老十九,是不是连朕,她都想一并给打了!”

    唐玉疏从容不迫回道:“从事情的结果来看,的确是两位王爷挨了打,这就显得微臣的小闺女,似乎略微有些霸道,但……”

    谢韫气得心肝儿疼,指着谢知舟的猪头,“略微?”

    唐玉疏很认真的想了想,坚定的认为用词没毛病,“略微。”

    谢知舟顶着一只猪头跟着附和道:“就那么一点小小的霸道而已,唐相家的小姑娘真的超可爱。”

    谢韫被拖后腿的熊儿子气得半死,抓起面前的茶碗盖子就砸了过去,“脑子被打坏了就不要说话!”

    谢知舟熟练的往旁边一跳,“父皇息怒,这事真没那么严重,都是误会,而且是我先动的手。”

    谢韫生生的咽下喉咙口急剧涌上来的一股腥甜,气急败坏的盯着谢知舟,恨不能弄死这个胳膊肘不知道往哪拐的玩意儿!

    唐玉疏满意的看了谢知舟一眼,觉得越王爷很上道,便琢磨着要不要送他一份大礼,“微臣的小闺女乖得很,从来不主动惹事,都是别人欺到她头上,不得已的情况下,她才轻轻的出手反击。”

    谢韫的脸色已经无法形容,“轻轻?”

    看看老十六被打得!这么说话亏不亏心!

    谢知舟摸了摸自己肿胀变形的脸,再偷偷瞅了一眼默不作声的谢知渊,忍着疼痛发出一串幸灾乐祸的笑,“父皇不用怀疑,三小姐对我出手,真的算很轻了,是不是啊十四哥?”

    据说十四哥昨天回府后,自己拿了药进了浴房,没有要任何人进去侍候。

    哈哈哈哈哈!

    谢韫现在只想弄死这个糟心玩意儿,不过他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似乎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于是便将目光转向一旁的谢知渊问,“怎么回事?”

    谢知渊淡淡道:“小丫头下手的确太轻,居然没有当场打死,让他跑出来丢人现眼。”

    说完暗含警告的看了谢知舟一眼,再敢多说一句不该说的,保证你的死法是你想象不出来的。

    谢知舟:“……”

    谢韫深以为然,没打死可惜了。

    本来把唐玉疏召进宫,是想借机敲打一番的。

    不管什么原因,隔三差五就殴打公主亲王,这像话吗!

    他这皇帝当得,尊严还要不要了,老脸还要不要了!

    可被谢知舟这不长眼的东西一搅合,还敲打什么敲打,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群不成器的,一个比一个糟心!

    ……

    半个时辰之后,唐玉疏拿了一道圣旨优哉游哉的出了宫,然后直接回府。

    可怜的小嫃儿还在宁远斋等他呢。

    ……

    唐嫃小松鼠似的趴在软榻上,抱着圣旨琢磨了半天,才有些似懂非懂的咬着手指,“蓝言是是我的人了?”

    唐玉疏换了身家常衣衫,坐在她身边端起了茶碗,“你不是看上她了吗?”

    唐嫃傻眼。

    看上了所以现在人就是她的了?

    她在宁远斋龟缩了一上午都没敢出去,生怕一不小心碰到了姐姐,又像早上那样被绑起来往死里抽一顿。

    无聊之余就听曲海说了蓝言是的身份背景。

    原来蓝言是曾经也是名门千金,只因为家族获罪才沦落青楼的。

    而且像她这样的罪臣女眷还不能赎身。

    老爹回来之前她还琢磨着,越王爷是不是喜欢蓝言是,由于没办法为蓝言是赎身,所以他只能成天泡在环彩阁,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蓝言是。

    她正感慨着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老爹居然就带回来一道赦免圣旨!

    “所以往后蓝言是就是我的人了?”

    “对。”

    唐嫃眸子神光熠熠,崇拜之情溢于言表,“老爹你怎么这么厉害!”

    如果能轻易赦免越王爷早就去做了,哪至于用那么傻的法子守着蓝言是,可她老爹进宫一趟就轻易的办到了。

    唐玉疏微微一笑,“小嫃儿还有什么想要的,跟爹爹说说,爹爹都给你一样样办了。”

    唐嫃万分激动的扑过去,搂着唐玉疏,往他脸上用力亲了两下,“老爹简直太神了!太棒了!太帅了!我宣布,以后我的男神,就是老爹了!”

    唐玉疏看着她鲜活可爱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那小嫃儿以前的男神是谁?”

    唐嫃道:“恭王叔叔啊。”

    呸!打他闺女的那货,“嗯,换了好。”

    唐嫃捂着还很疼的小臀臀,蹦蹦跳跳的跑下去,把圣旨往唐大居怀里一塞,甜甜的歪着头笑道:“劳烦大居叔叔跑一趟环彩阁,把人接出来后直接送到越王府。”

    唐大居笑着应了。

    唐嫃一脸得意的奸笑,“坐等越王爷来感谢我,诚意不到位我可不依。”

    唐玉疏点头,“那当然。”

    重新爬到软榻上去趴着,唐嫃突然想起了一桩惦记了很久,但却一直都没完成的事,“啊,我知道我想要什么了,我想要去苏园吃饭啊。”

    唐玉疏道:“位子已经给你订好了,三天后就可以去吃了。”

    苏园属于私房菜,每天就接待三桌客人,位置比醉花眠还难订,至少得提前半年。

    可这才过了多久,老爹竟然订到位子了,不愧是她老爹啊!

    谁知唐玉疏又轻飘飘补充了一句,“给你连订了三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