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突发
    :

    苏家菜没有店面招牌,也没有固定菜单,餐桌上会出现什么菜,全看大厨的心情。

    不用点菜倒也有个好处,那就是每上一道菜,都仿佛是送上一个惊喜。

    唐嫃两只小爪子扒在桌边,望着送上来的一道道风味独特的佳肴,圆圆的眼睛比星星还要亮。

    谢睿看着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将近三十多道菜色,心知肯定是唐相特意打过招呼的,不然就他们两个人,苏园是不会给准备这么多的。

    唐嫃迫不及待的想大快朵颐,不过她到底没忘还有客人在,说好的请人家皇长孙吃饭,只顾自己闷头吃像什么样子。

    于是克制着蠢蠢欲动的念头,看着笑如春风拂面的谢睿,有那么一丢丢洋洋得意的说,“怎么样,我请的这顿,是不是很有诚意?”

    每次美食当前她不光眼睛会发光,漂亮的小脸也似镀了一层荧辉,整个人更是鲜活得让他挪不开眼。

    “诚意满满,我都收到了,快吃吧,不用跟我客气。”

    她扒着桌沿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很像母妃养的那只……呃,这么形容会不会有点不太合适,但真的好像。

    谢睿的笑容不自觉的更盛了些,一抹少年独有的羞涩感点缀在其中,给原本静默淡然的名家山水画,注入了三分别具匠心的灵秀韵味。

    “嗯嗯嗯,那我就不客气了哦,皇长孙殿下,您也吃,咱们谁都不要客气。”

    唐嫃看呆了一瞬,美食的香气让她找回神智,可她吃了几口后,便又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他。

    她的目光**裸的没有丝毫遮掩,看得刚开始动筷的谢睿有些招架不住,于是放下筷子不好意思的轻声问,“怎么了?”

    反正就他们两个,唐嫃也不讲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了,一边吃一边说,“你长得好看,超好看,越看越好看。”

    每天都能看到这种男女美人,还能吃到各种好吃的,这样的小日子简直太美好了。

    怎么觉得请他吃饭其实是她占了大便宜呢。

    嘿嘿嘿!

    被人这么直白的夸赞颜值还是头一次,谢睿羞窘得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一朵红晕悄悄爬上来染红了他的脸颊。

    他真有她说的那么好看?

    以前他从来没在意过自己的长相,也并不觉得自己的长相有多出众,同龄人中长相胜过他的大有人在。

    比如谢誉。

    他那些风华绝代的叔伯们就不用说了,谢誉与她还挺熟的,有谢誉作比较她竟还觉得他长得好看?

    而且她只是单纯的在说他的长相,与他的身份地位什么的全然无关。

    也不是用这样的夸赞引起他的注意,只是猛然觉得他好看,所以一边吃还一边抬头多看他两眼。

    所以她、她真的觉得他好看?

    唐嫃吃得满嘴油光,突然停下来看着谢誉,蹙着眉头奇怪的问,“长孙殿下,你干嘛老偷瞄我?”

    谢睿惊得刚要放进嘴里的肉片都掉了。

    他、他没有,他就是觉得……

    唐嫃两颊塞得鼓鼓的,像个小松鼠,她两手捧脸,愁眉苦脸哼哼唧唧道:“是不是被我的吃相吓倒了,只怪这里的菜都好好吃,而且都是外面吃不到的,我一张嘴就停不下来了嘛。”

    谢睿悄然松了一口气,“没有吓到,就是看你吃东西,觉得好香。”

    所以对于她请他吃饭,他一直都还挺期待的。

    唐嫃又往嘴里填了一片酥脆冒油的鸭肉,“没有吓到你干嘛用那种怪怪的眼神看我?”

    谢睿瞬间紧张,他刚才什么眼神,他也不知道啊,可他又不能说,因为她夸他好看,他便乱了心弦。

    见她还盯着自己等待答案,谢睿急中生智转移了话题,“我昨天去给太后老祖宗请安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会让他那样看她,唐嫃略思索了一下便问,“跟我有关?”

    谢睿话一出口便觉得有些不妥,可都到了这份上拐弯也来不及,“宁寿宫的人都说,你把十四叔的……打开花了。”

    然后谢睿整个人都被一层粉红光晕笼罩。

    唐嫃被美色所迷,保持呆愣状好半天,才稍微反应过来,“打开花?”

    小臀臀?

    那天她气急了,又喝了酒壮胆,下手确实挺狠,难道真打烂了?

    她这么凶残的吗?

    她的眼睛太过清亮,谢睿有点不敢直视,“宁寿宫的人都知道了。”

    唐嫃十分震惊,“嗄!怎么会这样?”

    谁这么不要命大肆宣扬恭王叔叔出糗的八卦!

    谢睿毫不犹豫的道:“是十六叔说出去的,那天皇爷爷召见之后,十四叔和十六叔就被叫到了宁寿宫,后来十四哥独自出宫,十六哥被留了下来。”

    唐嫃悲愤欲绝的握起了小拳头,“没想到你十六叔居然是这种人。”

    糗事被这么多人知道了,恭王叔叔还不得被气死。

    怎么办?

    她一会儿要不要去哄哄恭王叔叔?

    恭王叔叔生气可难哄了!

    越王爷太过分了!

    等会儿回家就让人把蓝言是抢回来!反正蓝言是是她的人了,她才不要白白便宜了长舌越王爷呢!

    让他体验一把什么叫追妻火葬场。

    就在这时,一个随从急匆匆进来,靠近谢睿低声耳语,谢睿当即就皱了眉头,再看向唐嫃的时候,就有些歉然。

    唐嫃顿时明白了,“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没关系的,长孙殿下去忙好了,我自己一个人吃,这么多好吃的,还便宜了我呢。”

    真的,她能理解,突发状况嘛,预料不到的。

    她这样贴心懂事,谢睿越发觉得愧疚,先前她约他吃饭,他都走不开,好容易今天赴约了,可才刚开始吃饭,他又要半途离开。

    换谁都会不高兴的罢?

    唐嫃笑眯眯冲他挥挥小爪子,“长孙殿下要是觉得不要意思,那下次换你请我吃好吃的呀。”

    见她好像真的没有不高兴,这让谢睿心里稍微松了点,“好,下次我请你。”

    说完起身走到她身边,俯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唐嫃听了,一下子睁大了双眼,很是吃惊,“那你快回去看看。”

    上次在猎宫,瞧着太子殿下身体好好的啊,怎么突然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