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疯了
    :

    “很抱歉,不能陪你吃了,下次我请你,一定不会再……”

    谢睿笑起来的时候,阳光中带点甜,不笑的时候,气质中略带点忧郁,此刻忧心忡忡,显得他有几分清冷,又带有三分绝艳。

    “好的好的,我都知道的,我会把你那份也吃光,你快回去吧。”

    唐嫃装作捡了大便宜,一个人霸占整桌美食的模样,看得谢睿心里微微一暖,他知道十四叔为何这么疼她了,因为她就是个小太阳。

    谢睿匆匆离去。

    唐嫃独自品尝着满满一大桌的美味佳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位随和爽朗的太子大叔,然后就觉得怎么吃都没最开始那么香了。

    希望太子大叔只是寻常生病,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忧心了一会儿,唐嫃就重整旗鼓,大干一场。

    她言出必行,把谢睿的那份也都吃干净了,结果就是她吃撑了。

    苏园依山傍水构造巧妙,每一步都是美景,每一个回首都充满惊喜。

    唐嫃带着米粒和米饭,到处走走看看消消食。

    谁知竟然遇到了古怜灵。

    因为这座桥拱起的部分很高,除非站在最高处,否则是看不到对面的情况的。

    于是见面必掐的死对头,就这么不期然的相遇了。

    两人脚底下都只剩下最后一阶台阶,只要各进一步两人就要在桥头相对。

    沈心瑜眼前一黑,差点没晕死过去。

    怎么这么巧在这里遇上了!

    最近灵表妹也不知怎的了,状态非常糟糕,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她的精神全盘崩溃。

    唐三小姐又不是个能忍气吞声的,两人一旦杠上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沈心瑜赶紧登上桥头,站在古怜灵与唐嫃之间,试图隔绝两人的目光,也阻挡两人的争锋相对。

    唐嫃看懂了沈心瑜眼底的祈求之意,正犹豫着要不然这次就退一步得了。

    因为古怜灵看起来非常不好。

    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衣裙穿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眉宇间还笼着一团青黑之气,好像得了大病似的。

    难道是前几次刺激得太狠了,古怜灵的小心肝又太脆弱,承受不住所以受了严重创伤?

    妈耶,怎么回事?

    真的是她做得太过分了吗?

    那要不然这次她还是退让一步吧,省得古怜灵的情况愈发严重,到时候搞得不可逆转可就不好了。

    毕竟她的本意也不是要伤害古怜灵。

    谁知唐嫃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古怜灵便冲了上来,她俏丽的面庞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唐嫃你这个小贱人!抢了我二哥还不够,还要把我赶出家门!你这种心思恶毒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唐嫃这会儿再静距离的定睛细看,果然发现古怜灵的状态很不对劲,她不会在无意中把人给逼疯了吧?

    阿弥陀佛,别啊!

    她只是想跟古怜灵彻底闹一场,所谓的不破不立嘛,然后重新建立一种,她们双方可以和平相处的方式。

    她努力回想了半天,好像也不是狠过分啊,古怜灵这是在怎么了,怎么就这副模样了!

    未免触动了古怜灵脆弱至极的神经,沈心瑜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如既往温柔的挽着古怜灵的胳膊,“灵表妹还记不记得,前面那个小一些的池子里,养的两条黑白相间的大锦鲤,咱们都有大半年没来了吧,也不知它们是不是长得更大了,咱们去看看好不好?”

    古怜灵眸子里充满了恨意,原本秀丽的小脸都有些扭曲,她用力的一把推开沈心瑜,“我不要去看什么大锦鲤,我不要!瑜表姐这样哄我,无非也是为了叫我避让,凭什么每次都要我退让!你们都在乎她的感受,却从来不在乎我的!就因为她要去雎阳侯府,我就被母亲送出去,有家都不能回,雎阳侯府明明是我的家!为什么不让我回家!她抢了我二哥,抢了我母亲,她还抢了我的家,我现在过个桥都不行了吗!”

    唐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谁不让你过桥了,你随便过啊,想横着过就横着过,想竖着过就竖着过,又没人拦你,你住桥上都行啊……”

    话还没说完就见沈心瑜死命冲她使眼色。

    唐嫃干脆不说话了。

    貌似古怜灵心理真的出大毛病了。

    好可怕。

    不会真的是她造成的吧?

    沈心瑜暗暗叹息,仿佛毫无芥蒂的,过去轻轻搂着她,耐心的轻声哄道:“好了好了不生气了,明明是我舍不得你,姑母才忍痛割爱送你过来陪我的,怎么就成了回不了家了呢,一会儿我就陪你回去,我给姑母做了条裙子,是姑母最喜欢的颜色,咱们一会儿悄悄的回去,给姑母个惊喜好不好?”

    说着给了唐嫃一个无奈的眼神。

    然后又继续她的哄人大业。

    “你要是不喜欢三小姐,那咱们就不让三小姐上门了嘛,雎阳侯府是你家呀,你又是姑母和表哥们的心头肉,还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

    唐嫃算是服了沈心瑜,就古怜灵这样的,她只想打死了事,哪有耐心一而再的哄。

    啧,真是个好表姐。

    古怜灵眸中恨意汹汹,抓着装有鱼食的碗的手都在抖,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我不要回去!母亲不要我了,二哥也早就不要我了,我还回去做什么!都是唐嫃!她蛊惑了二哥,又蛊惑了母亲,如果不是她,二哥和母亲那么疼我,又怎么会不要我!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

    收到沈心瑜的紧急示意。

    唐嫃掉头就走。

    因为只要她在这里,不管说什么做什么,或者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都会刺激到古怜灵。

    所以她还是赶紧走得远远的,从古怜灵的视野里彻底消失。

    完了完了,古怜灵这情形,是病得不轻啊!

    希望沈心瑜能哄得住。

    谁知刚下了两级台阶,就听见一连串的惊呼。

    “啊——”

    “小姐!”

    “表小姐!”

    伴随着惊呼的还有人从台阶上滚下去的动静。

    唐嫃心里登时一咯噔,古怜灵是不是疯了,这么好的表姐还推,这么高摔下去会死的!

    唐嫃连忙转过身去,想看看沈心瑜情形如何,岂料她才刚一回头,一大碗鱼食就兜头洒下。

    紧接着,脑袋上就挨了重重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