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沉睡
    :

    正准备午休的唐妤突然难受的不行,心脏好似被人狠狠攥住了一般,刹那间脸上便煞白得没了一丝血色。

    红菱吓了一跳,“小姐,您怎么了?”

    唐妤双手摁在胸前,一时说不出话来。

    紧跟着房间里光线一暗,一眨眼的功夫就从阳光普照的白天变成了暗夜,院子里传来一阵阵惊呼。

    红菱不禁有些惊惶的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事了?”

    红裳一脸惊色的跑进来,“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变了天,吓死人了,刚刚还好好的呢。”

    唐妤只觉说不出的难受,突然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顾不得身上强烈的不适感,起身就推开门往外面跑。

    日光早被吞噬得一丝不剩,暗沉沉的天幕上乌云急剧翻涌,仿佛是有妖物在其中作祟。

    雷电轰鸣中隐隐夹着嘶吼,那声音听起来分外的遥远,似是穿越过千万年的时光,正在向这世上召唤着什么。

    唐妤仰头望着天空中的异常,无边的恐惧从心底蔓延开来,“小嫃儿……”

    宁远斋里,唐玉疏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动静,脸色遽变,随即一边大步往外走一边吩咐,“备车!去苏园!”

    素来沉着冷静,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唐相大人,这回却失了态,神仙般风姿的身形都有些急迫慌乱。

    大街小巷里尖叫声连连,所有人都在抱头逃跑,能回家的马上往家里跑,离得太远的就近找地方躲。

    原本待在室内的人探头往外看,待瞧清了外面的恐怖景象,吓得赶紧都把门窗关得死死的。

    ……

    沈心瑜主仆在下面,除了古怜灵主仆的背影,唐嫃那边到底什么情形,却是一点也看不见。

    天象如此恐怖又诡异,可不是就像有妖怪么。

    在天地之力面前,她们都是如此渺小,一道雷电降在身上,她们就得灰飞烟灭,哪个又会不害怕?

    米粒和米饭没有遭雷劈,却也与遭了雷劈差不多。

    只不过她们被劈碎的不是肉身,而是神魂。

    小姐这是怎么了?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会生出鳞片?

    两人捂着嘴僵立良久,眼前惊悚的一幕让她们无比恐惧,可因为是发生在唐嫃身上,她们又不能像古怜灵主仆那样,只顾着发泄心底的恐惧。

    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她们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啊啊啊!妖怪!原来唐嫃是个妖怪!老天爷开眼了,要劈死这个妖怪!快劈死这个妖怪!”

    古怜灵明明害怕得要命,靠在玉儿和莲儿怀里,下意识的往后退逃避,可同时又暗暗欣喜不已。

    原来唐嫃是个妖怪啊,太好了,老天爷快点劈死她吧!

    古怜灵的凄厉尖叫,让米粒幡然惊醒。

    小姐怎么可能是妖怪!肯定是哪里出错了!就算小姐真的是妖怪,那也是她的小姐!是她该豁出性命,也要保护好的小姐!

    米粒神色一肃,眼底杀意显露,转身就朝桥头奔上去,一边狠辣出手,一边嘶声喊叫,“是你害的小姐!都去死!你们都去死!害了我家小姐的,一个都跑不了!你们都去死!”

    杀了古怜灵会有什么后果,米粒已经顾不得了,此刻的她只知道,不能让人发现小姐的异常,不能让小姐受伤害!

    几声尖叫过后,古怜灵主仆三个,都被推下了河。

    桥头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沈心瑜主仆心胆俱裂。

    唐三小姐到底怎么了,她的婢女为何发了狠,对古怜灵痛下杀手!

    沈心瑜最先反应过来,她从桥头跌下来,浑身上下都在痛,站都站不起来,只好推着青莲和青萍,“灵表妹!快去救人!快!来人啊,救命啊!”

    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的?

    原本灵表妹突发奇想要吃苏园菜,他们还愁短时间内订不到位置,结果恰好就有人退掉了今天的,当时他们还惊叹这回实在太走运。

    可谁知结果竟是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灵表妹是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只是阴郁了些,怎么一见到三小姐,就跟疯魔了一样。

    为什么?

    “灵表妹!快来人啊!救命!”

    滚滚雷电之中,沈心瑜的呼喊显得那样微弱,但她不能放弃。

    沈心瑜一边往河边爬,一边用尽力气放声大喊,“救命——”

    唐嫃体内那股巨大的神秘力量,最终还是没能彻底冲破桎梏。

    一番激烈至极的冲击之后,或许是精疲力竭能量耗尽,那股力量渐渐的弱了下来。

    唐嫃白了一大半的头发,眨眼睛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好像先前那都只是幻觉。

    陡然松懈下来的唐嫃脚下一软,从高高的台阶上直接摔了下去。

    “小姐!”

    米饭伸手抓了个空,情急之下纵身一扑,紧紧的搂住了唐嫃。

    米粒几乎是从桥头跳下来的,“小姐!小姐!”

    唐嫃在摔下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晕死了过去,她头上的破洞……她头上哪里还有破洞!

    米粒抓过染血的外衫,准备给唐嫃压迫止血,结果却愣在了那里。

    刚才这里明明有个窟窿的,她看到的时候都快急疯了,比上次惊马伤得还要重得多,小姐不知道又要吃多少苦。

    可现在怎么不见了?

    米粒以为自己慌乱之间记错了,抱着唐嫃的头前后上下的翻看了一遍,最后却连一点小伤口都没找到。

    不可能没有啊,小姐这一身的血就是最好的证据,怎么会不见了?

    瞧见唐嫃眼角诡异的鳞片,米粒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用外衫抱住了唐嫃的头,然后问旁边的米饭,“你怎么样,还能走吗?”

    苏园的人,以及她们带来的人,听到这边的动静,都赶了过来。

    米饭不知是被吓得,还是痛得,身体不住的发抖,她用力点头,“我可以。”

    小姐肯定是生怪病了,肯定是,都是古九小姐害的!

    小姐这个样子,不能被别人看到,一定不能被人看到,她们得赶紧回去。

    二小姐那么厉害,一定有办法的,还有二老爷,一定可以救小姐……

    米粒半跪蹲在地上,“快帮我。”

    米饭抹了一把眼泪,把唐嫃拖到米粒的背上,然后扶着唐嫃的身体。

    两人一个背一个扶的带着唐嫃大步往苏园外走。

    宁国侯府守在外面的护卫恰在这时候赶到,“怎么回事?”

    米粒的声音都在抖,“三小姐受了重伤,赶紧回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