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慢性毒药
    :

    一听说唐嫃重伤,鲜血染红了苏园那座石桥,古远征就要疯了。

    未免让她们两个再起冲突,母亲都把小妹送到了汝南侯府了,却没想到她们还是碰面了!

    怎么就那么巧!

    古远征恨不能插上两只翅膀,立马飞到宁国侯府陪在唐嫃身边,可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小妹,他几次冲到门口却又折返了回来。

    小妹看起来非常不好,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面上一丝人气都没有。

    才在汝南侯府待了多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要说汝南侯府有人苛待她,那绝不可能,大家疼爱她都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苛待。

    按照瑜表妹刚才所说的情形来看,那就是她郁结于心留下了病根,以至于她的精神和行为都失常了。

    都是他的错!都是他太大意!

    若能早些重视小妹的心理问题,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现在不但害了小妹,也害惨了嫃妹妹!

    古远征悔恨不已。

    小妹此刻至少就在他的眼前,他还能看得见碰得着,而嫃妹妹也不知是什么情形……

    直到府医说古怜灵这只是暂时昏迷,并没有生命危险,古远征便再也忍不住的往门外奔去。

    恰巧在这时候,一个婆子慌里慌张跑进来,气喘吁吁禀报,“夫人,二少爷,不好了,唐家二小姐,带着好多人,打上门了!”

    屋里众人听得都是一惊。

    府医正纠结着不知该怎么说的后半截话就这么被打断了。

    仔细听果然隐隐约约能听到外面传来的喧哗声。

    雎阳侯夫人擦了擦汹涌的泪水,惊怒交加的霍然从床边站起来。

    “简直欺人太甚!固然是怜灵有错在先,可她们把怜灵推下河,也算两厢抵消了,竟然还这么不依不饶,她们到底想做什么,非逼死怜灵才满意吗!”

    古远征刚强有力的身躯不禁晃了晃,他惨白了脸色回头看着雎阳侯夫人,眼眸中闪烁的晶莹下满是哀伤之色,“母亲,肯定是嫃妹妹伤得太重,二小姐才会如此激愤……”

    雎阳侯夫人别过头去,不忍看他眼中的哀伤。

    “嫃儿重伤我能理解她们的心情,可是怜灵不也一样昏迷不醒吗,她们这时候还这样逼上门来,未免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望着女儿瘦骨伶仃的样子,雎阳侯夫人心里痛如刀绞,随之涌起一股莫大的愤懑,“难道只有嫃儿的性命是命,我怜灵的性命就不是命吗!”

    “马上召集府里所有的人手,务必给把人给我拦下!我雎阳侯府又不是菜院子,岂是她们想闯就闯的!”

    那婆子领了命还没退下,就有一个小丫鬟狂奔进来,惊惶失措的都忘了行礼,“不好了!不好了!唐二小姐打进来了!到院门口了!”

    说话间就听见了从院门方向传来的一阵阵惨叫惊呼。

    “岂有此理!”

    雎阳侯夫人气得浑身发抖,扶着程妈妈的手往外走。

    而这时唐妤一路势如破竹的已经进了院子。

    雎阳侯夫人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沉声质问,“二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唐妤的气质越发冷若冰雪,就似没有看到雎阳侯夫人母子,也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似的,只管目不斜视往主屋里去。

    反正从此要结仇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等到唐妤一行都冲到门口了,雎阳侯夫人才猛地惊觉不对,“快拦下她!”

    唐妤这副架势恐怕根本不是来讨要说法的!

    那她想干什么!

    难不成真的要杀了怜灵吗!

    她怎么敢!

    院子里的婢女仆妇一窝蜂的往上扑,都被王大和赵二一脚一个的踹飞了。

    直到最后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了门口。

    唐妤嘴角轻轻勾起,“滚。”

    古远征神色是形容不出的复杂,“嫃妹妹是不是伤得很重,我知道二小姐恼火,可小妹是生了病才会那么做的,不是成心……”

    雎阳侯夫人见他如此更加怒火中烧,人家都欺到头上来了,他竟还妄想委曲求全,喜欢唐嫃就可以连尊严都不要了吗!

    如果说之前她还因为是古怜灵先动的手,而对唐嫃心怀一丝愧疚,那么从见到唐妤闯进院子里的那一刻,那丝愧疚便风流云散了。

    看着古远征这样低人一等的态度,雎阳侯夫人更是涌起了满腔愤怒。

    “你给我闭嘴!她都把雎阳侯府的脸面放在地上踩了,你是不是还打算求她高抬贵手!”

    唐妤要是有那份耐心听人叽叽歪歪,这会儿恐怕还在雎阳侯府大门口呢。

    雎阳侯夫人和古远征此刻什么心情她一点兴趣也没有。

    一个眼色过去,王大和赵二就朝着古远征攻去,红菱和红裳则去推雎阳侯夫人。

    古远征母子的叫嚷都被抛之脑后,唐妤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进了卧室。

    沈心瑜白着脸挡在床前,“唐二小姐,您这是何必?闹成这样,于三小姐又有什么好处,何不……”

    唐妤抬手洒出一把白色粉末,没一会儿,沈心瑜和那府医都晕死过去。

    她此行的目的是杀人,又不是撕逼,哪有那份闲心多说话。

    唐妤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走到床边,一根银针在手,准备就此了解了古怜灵的性命。

    可当她看清古怜灵的面色,银针刺下的动作忽然顿住。

    古远征拼着受伤,暂时摆脱了王大和赵二冲进来,当他瞧见倒在地上的府医和沈心瑜,又见唐妤坐在床边,霎时间吓得魂飞胆裂。

    “小妹!”

    古远征嘶吼着冲了过去,却见唐妤只是拿银针刺破了古怜灵的手指,挤出了一滴血似在观察,顿时一颗绝望将死的心重新有了一丝生机。

    “二小姐,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古远征来到床前,谨慎的防着唐妤,生怕她会下杀手。

    因为她刚才的架势就像是来杀人的!

    嫃妹妹到底伤得多重?

    唐妤转头看着他平静的说,“她被人下了慢性毒药,已经很长时间了,前不久还加重了药量。”

    古远征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道:“你是说小妹被下了药!”

    唐妤淡淡道:“看来你们还没发现。”

    古远征急忙问,“是什么样的慢性毒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