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是他?
    记住本站

    “是能使她精神障碍的毒药。”

    唐妤既然改变了主意,也就有了解释的耐心,“刚开始药量很小,她的情绪波动不会太大,大家只会当她脾气不好,所以难免就忽略了。”

    古远征的胸口好似被巨锤击中,“所以近来小妹性情大变,变得易怒、暴躁、冲动、偏执,都是因为这个药的缘故?”

    唐妤从荷包里抽出手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指,“可以这么说。”

    “我就说小妹怎么有时候那样不可理喻,怎么讲道理都不行,尤其是遇到嫃妹妹事情就失去了理智,原来是被人下了药!”

    古远征心底涌起一股巨大的愤怒,要不是怕唐妤会对小妹痛下杀手,他都恨不能立即跑出去找人拼命!

    于是随之而来的便是深深的自责和愧疚!

    小妹被人算计了那么久,他不但一点也没能察觉到,还只一味责怪她不懂事!

    从前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小妹每一次与嫃妹妹闹,每一次因为嫃妹妹跟他闹……

    再看她如今昏迷在床,瘦得脱了形的模样,他心仿佛被划了几道,一层层渗出鲜血来。

    他为什么不能对小妹多一点耐心!为什么不能给小妹多一点关注!

    她的精神被药物影响,该有多痛苦,他本该好好照顾她,可他……

    她在受折磨的时候,他的不理解,只会加深她的痛苦。

    他就是这么做兄长的!

    虽然一开始所用药量极少,不易察觉,可不管是什么原因,错了就是错了,对小妹造成的伤害是事实。

    所以他往后一定不能再让任何人伤害小妹了。

    想到刚才进来时唐妤来势汹汹一身杀气,古远征陡然心神紧绷,神情坚毅的站在床边筑起了防御的壁垒。

    “二小姐既然已经知道了,小妹今天失手伤了嫃妹妹,是被药物影响的缘故,小妹那么做并非成心,所以还请二小……”

    唐妤冷漠的打断了他的话,“她不是失手,她对嫃儿下了杀手,一击得手后,紧跟着,第二记杀招就落了下去,要不是米粒反应快,嫃儿现在已经没命了,即便她是被药物影响了,可动手的是她本人,她又能有多无辜?”

    “小妹对嫃妹妹顶多只有厌憎,是别有居心的人利用了她对嫃妹妹的厌憎,促使她做了伤害嫃妹妹的事。”

    想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孩落到如此境地,古远征不由得红了眼,对于躲在幕后算计她们的人也就愈发深恶痛绝。

    “小妹只是一把刀而已,她也是受害者,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

    古远征握紧了拳头,聚集在胸腔中的愤怒和恨意,化作火焰熊熊燃烧,“我一定会查出幕后之人!给小妹和嫃妹妹报仇!”

    他的种种情绪,一点也没能让她动容,唐妤依然冷静,“先前你携妓私奔的事情,据说也是被算计了是吧?”

    每次被提起这件事古远征就感觉挨了一遍雷劈,但他觉得唐妤在这时候提起这件事的用意绝非寻常,是以他几乎下意识的就将这两件事情串联起来。

    “你的意思是,给小妹下药的,跟上次算计我的,是同一个人?”

    细想想上次算计他的,与这次给小妹下药的,可不就是同一个人吗!

    因为对方谋算这两桩事的最终目的,都是要逼得他与嫃妹妹不得不退婚!

    他跟嫃妹妹的婚事到底碍着谁了!

    古远征暴怒不已,真想要即刻拎出那个躲在幕后猥琐搞事的东西,一拳一拳打成渣!

    猛然间脑海中蹦出花富贵那张妖艳阴邪的脸来。

    花富贵不是想拆散他和嫃妹妹,企图让嫃妹妹嫁入恭亲王府么?

    难道是他!

    不不不,不对。

    上次他携妓私奔被人追杀,还是恭王爷救的他。

    而且那时候恭王爷和嫃妹妹还不认识。

    这一闪而过的怀疑很快被古远征从脑海中剔除。

    所以不是花富贵。

    是另外还有一只黑手,藏在不为人知的阴暗处,卑鄙无耻的搅弄风雨。

    外面的喧哗仍在继续,唐妤却始终不急不躁,“你不是一直在查吗,查出什么结果没有?”

    古远征十分挫败又沮丧的摇头,“所有的线索都被毁灭得一干二净,不过我会继续查下去,一定要把那居心叵测的人揪出来!”

    之前的线索被抹得干干净净,可对方现在不是又动了么,他就不信掘地三尺还找不到!

    见唐妤没有刚开始那样不近人情,周身的杀气也已经散了,他绷得紧紧的心弦稍微松了一点。

    她是嫃妹妹的姐姐,他实在不愿意与她动手,可若她执意要伤害小妹,他又岂能坐视不理。

    可就算她改变了初衷……

    院子里吵吵嚷嚷的声音落入耳中,古远征依然只觉得心底一片冰凉。

    “嫃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他的心里尚存了一丝侥幸,如果嫃妹妹伤得很重,二小姐应该会陪着嫃妹妹,肯定不会贸然离开的。

    可又不敢太乐观,瑜表妹说了,嫃妹妹被伤了头。

    惊马的那一回,嫃妹妹也是伤的头,还昏迷了那么久,这才没过多久,头部再次受到重创,还流了那么多血。

    就算嫃妹妹的头是铁打的,也经不住这样一再的重创。

    唐妤冷笑,“还有一口气。”

    想到小嫃儿这次差点命丧黄泉,即便侥幸捡回一条性命,体内的隐患也已被触发,不知道哪天兴许还会爆体而亡。

    望着近在眼前伸手便可触及的古怜灵,唐妤的眼底又重新聚集了浓浓的杀意。

    古远征立即就感觉到了,一瞬间浑身的肌肉紧绷,“二小姐!”

    唐妤抬眼看他,“如果我要杀她刚才就动手了。”

    古远征却仍然不敢放松警惕,小妹都已经这样了,他不能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如果嫃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拿我的命去吧,我愿意到阴曹地府里去陪她。”

    唐妤神色很冷。

    这时红菱和红裳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红裳道:“小姐,杨世子来了。”

    唐妤闻言有些意外,但很快想到了什么,不禁觉得心头一暖。

    红菱往床上看了看,古怜灵还没死,小姐改变主意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