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做什么了
    记住本站

    古远征山一般的身形往旁边移了移,挡住了红菱那**裸的不怀好意的视线,严严实实的将古怜灵护在他的身后。

    如果她们不是嫃妹妹的家人,他现在就一拳头招呼上去了!

    红菱暗暗冷哼了一声。

    小姐若是真想对古怜灵下手,难不成你还以为你能挡得住?

    院子里乱糟糟的吵嚷声渐渐平息,不知道杨奕如何做到的,但显然所有的打斗都已经停止了。

    他身上天生就有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好像不管多么棘手的事情,只要他一出面就能轻易的化解于无形。

    唐妤冷若冰霜的眉梢,须臾间便柔化了几许。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窗户的方向,虽然窗户是关着的,但她好似仍然能捕捉到他的身影。

    从宁国侯府到辅国公府虽然不算很远,却也需要时间,而从辅国公府再到雎阳侯府,更是一段不短的距离,可他却来得这样快。

    唐妤只觉这一瞬间,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她回头看向古远征,“今天跟着古怜灵,去苏园的那两个婢女,现在在哪里?”

    古远征有些不解,但还是老实回答,“她们一个昏迷不醒,一个受了伤,都在各自屋里休息。”

    唐妤看了红菱和红裳一眼,“你们去看看。”

    红菱和红裳都是唐妤的心腹,唐妤一个眼风,她们就能领会到是什么意思。

    可这会儿她们不由有些疑惑,两人彼此看了对方一眼,她们一路闯进雎阳侯府内宅,难道不是来杀人灭口的?

    即便心里有疑问,两人还是遵从唐妤的吩咐,从屋里退了出去。

    然后随手挟持一个小婢女,问出了玉儿和莲儿的住处。

    此时雎阳侯府的下人见了她们宁国侯府的人,便如见了仇人一般,不厉害点用威逼的手段根本没人给她们带路。

    古远征有些不忍,他以为唐妤是迁怒了莲儿和玉儿,所以要杀了她们,“莲儿和玉儿服侍小妹多年,是小妹身边最亲近的人,就如同嫃妹妹身边的米粒和米香,二小姐你身边的红菱和红裳,小妹如今又是这种情形,正是需要她们精心照顾的时候,所以二小姐能不能高抬贵手?”

    冤冤相报何时了,就不能平心静气的解决这件事吗,一定要用人命去填吗?

    唐妤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你的意思是让我饶过她们一命?那如果我告诉你,只要古怜灵和她的两个婢女活着,就一定会威胁到嫃儿的性命呢?”

    古远征大吃了一惊,继而第一反应便是,“怎么会!”

    “小妹是中了毒才会性情大变,只要将她体内的毒素全都解了,恢复本性,她肯定不会再伤害嫃妹妹的,我也不会允许她再伤害嫃妹妹!”

    唐妤幽幽道:“这可是你说的,不会再让古怜灵伤害嫃儿,倘若再有下次,我一定取了古怜灵的性命。”

    古远征举起手来郑重发誓,谁知才张开嘴,一个字音都还没发出来,就一头栽倒在地。

    ……

    红菱和红裳再回来的时候,卧房里静悄悄的,所有碍事的人都昏倒在地。

    唐妤气定神闲的坐在床边,将古怜灵今天所看到的,她不该看到的那些东西,永久的从她记忆深处清除。

    红菱和红裳默不作声的站在旁边等待。

    良久,唐妤才收尾起身,“都处理干净了?”

    红菱点头,“她们的记忆里,只有她们古怜灵打伤三小姐,然后被米粒推下河的那段,只不过我的水准……”

    说着低头扭自己手指头玩。

    红裳笑道:“你不会失手把人家弄成傻子吧?”

    清除人的记忆不难,但要准确的清除其中一小段,那可真的是太难了。

    她们自幼跟着二小姐一起学医,虽然天分比一般人要好,可跟二小姐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尤其是剔除某一部分记忆这种高难度的技术,对于一般人来说还是非常具有难度和挑战的。

    红菱尴尬道:“变成傻子倒不至于,就怕会记忆混乱……”

    红裳白了她一眼,“叫你学的时候不用心!”

    红菱不服气的呶呶嘴,“我当时也不知道,居然会有用得着的一天啊,直接把人杀了灭口多简单,干嘛要这么费事。”

    红裳道:“咱们就这样把人杀了,雎阳侯府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与其多个强大的敌人,这样把事情解决了不也挺好?”

    唐妤扫了一眼地上的大块头,“把人弄醒吧。”

    想着古远征与唐嫃之间的婚事,红裳暗暗叹息了一声走了过去。

    没多大一会儿,古远征就醒了。

    刚睁开眼睛时还有些茫然,等到想起昏迷前的事情,立即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

    等他急急忙忙跑到床边,检查了一下古怜灵的情形,发现她一切都好的时候,不由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可下一秒又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嫃妹妹的这位嫡亲的双胞胎姐姐,不管是心思还是手段都可怕得很。

    刚才他什么都没察觉到,就在不知不觉的中招了。

    小妹此时看起来的确没什么异样,但这也仅仅只是表面上能看到的。

    谁知她会不会使了什么隐秘的可怕手段。

    古远征紧张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二小姐可是对小妹做了什么?”

    唐妤很无辜的道:“没有啊。”

    尽管她表现得十分坦然自若,但古远征不会忘记,她原本是打算想杀了小妹的,“那你为什么要迷晕我?”

    唐妤指了指地上尚在昏迷的沈心瑜和府医,“给她们下药的时候没控制好分量,这间卧室又门窗紧闭不通风,你是吸入了剩余的迷药才晕倒的。”

    古远征还是不太敢相信她的话,毕竟她可是唐相大人的亲生闺女啊,谁不知道唐相是只千年老狐狸,“你真没对小妹做什么?”

    唐妤见他这副模样,突然嘴角微微一勾,“什么都没做自然是不可能的,古怜灵害得嫃儿命悬一线,我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果然如此,他就知道!

    古远征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再次回头给古怜灵检查了一遍之后仍然一无所获,他急得一头汗的朝她跑过去,“你到底对小妹做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