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退婚
    记住本站

    古远征实在是怕了。

    他不能允许任何人再伤害小妹了,即便她是嫃妹妹的亲姐姐也不行。

    他真是搞不明白了,他到底做错什么了,为什么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他。

    甚至伤害了小妹,伤害了嫃妹妹!

    更让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

    他红着眼盯着唐妤。

    她是要伤害他妹妹的人!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她都是要伤害,或者说,已经伤害了他妹妹的人!

    按理说他应该痛揍她一顿,或者干脆杀了她都不为过。

    可是不行,他没法动手,也不能动手。

    因为她是嫃妹妹的亲姐姐。

    他只能寄希望于她是开玩笑的,她是故意逗他的,她其实并没有把小妹怎么样。

    杨奕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后,听到里头有动静便走了进来,谁知恰好看见古远征那大块头,像一座山一般朝唐妤扑了过去。

    杨奕眉头一挑迅速上前,挡在了唐妤面前,平时温润如玉般的眼神,此刻却十分危险,“你想干什么?”

    古远征异常暴躁,“我倒是想干什么,可我什么也不能干,我就是想问问她,到底对小妹做了什么?”

    杨奕回头去看他的小未婚妻。

    唐妤好整以暇的道:“我就是往她大腿上狠狠拧了两把啊。”

    杨奕:“……”

    古远征:“……”

    唐妤又补充了一句,“估计都青了。”

    杨奕:“……”

    所以刚才古远征一副要生吃活人的模样就是为了这个?

    小妤儿真皮。

    古远征直接懵逼,“……呃,就这样?没别的了?”

    唐妤一本正经的说,“你要是嫌少,我可以再加点。”

    古远征一边后退,一边拼命摆手,“不不不,够了够了。”

    她、她真没把小妹怎么样?

    真的只是逗他玩的?

    他怎么那么愿意不相信呢。

    等到唐妤一行人都走到门外了,古远征想了想,还是有点不太放心的追了上去,“真的只是掐了两下?”

    唐妤冷漠着脸转过身来,作势要回去弄死古怜灵。

    古远征连忙死死的挡在了门口,“我不问了,不问了,掐两下就、就掐两下吧。”

    希望这件事能到此为止。

    院子里早已恢复了平静,婢女婆子们各司其职,唐妤带来的护卫们,已经退出了这座院子,与雎阳侯府的护卫们,对峙着守在院子外面。

    古远征招了招手,“母亲呢?”

    在花树后面探头探脑的古通跑了过来,“夫人气得晕了过去,已经送回福熙院了。”

    古远征愁眉紧锁,“请大夫了没有?”

    古通的小表情有点复杂,“立马就让人去请了,杨世子厉害着呢,一来就反客为主,大大小小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

    他当时瞧得脑子都快迷糊了,还以为是到了辅国公府呢,可分明还是他们雎阳侯府嘛。

    杨世子真是神了。

    入朝堂他能安得了天下,在内宅还主持得了中馈。

    最要命的是他们雎阳侯府的人,对杨世子的每一句话都言听计从,明明杨世子好像也没做什么啊,怎么大家就好像中了蛊一样听话?

    古通百思不得其解。

    “唐相亲自挑的女婿能不厉害吗?”

    唐妤来时全靠出其不意硬闯,离开时有杨奕的保驾护航,所以来去皆是一路畅通无阻。

    古远征除了目送他们离开之外,好像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能去做,继续闹下去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他想跟嫃妹妹在一起,想跟嫃妹妹成婚生子,想跟嫃妹妹白头到老,这本该水到渠成的事,可是怎么就那么难呢。

    看着府里一切都恢复如常,好似方才的大闹不复存在,也没什么需要他来做的了,他就想着去宁国侯府一趟。

    古通跟在后面小声的嘀咕,“您不会是在拐着弯的夸您自己吧?”

    古远征正要说什么,却见一个青衣婢女匆匆跑了过来,对他福身行了一礼,“二少爷,太夫人让您过去。”

    古远征顿时脑仁儿疼,加快速度的大步流星,“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等回来了再去见祖母。”

    被人打上门这么大的动静肯定瞒不过祖母的,他想不用想就知道祖母叫他过去是为了什么。

    等他回来后再去绞尽脑汁安抚祖母吧,他此时此刻只想快点赶到嫃妹妹身边!

    青衣婢女亟亟跟在后面追,“二少爷!太夫人让您现在就过去。”

    古远征越发跑得飞快,“十万火急!会出人命的,我去去就回!”

    ……

    噼里啪啦——

    把手边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部都砸了个稀烂,古太夫人犹觉不够解气。

    “……他们唐家的姑娘是金子做的,一指头都不能碰一下,我们古家的姑娘就是泥捏的,他们想怎么糟践就怎么糟践,没能淹死在河里没称了他们的心,紧跟着就又打上门来!”

    要不是身边的人怕她一大把年纪,万一气出个好歹来,一个两个的全都死命的瞒着,她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不要了,也绝不容许宁国侯府的人,如此践踏他们雎阳侯府的尊严!

    “是怜灵先动的手怎么了,她们没有还手么,还想怎么样,不过是碰了一下,就非得要了怜灵的性命!”

    “宁国侯府区区一个小丫头片子,也敢如此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简直欺人太甚,当我雎阳侯府是什么蓬门荜户不成,任他们捏扁揉圆!”

    “看看我的孙儿孙女都被糟践成什么样子了,这还没过门呢就隔三差五闹一出,将来要是进门了那不等于娶了个祖宗,我雎阳侯府还能有一天安生日子过吗!”

    不就是因为他们两家之间有这门婚约,所以他们雎阳侯府才一再退让,就这么让唐家那个小丫头片子打上门!

    退让什么退让!

    都退让了多少次了!

    还嫌退让得不够是不是!

    宁国侯侯府的姑娘有多了不起,不就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丫头,他们雎阳侯府还不娶了!

    “给侯爷和世子送信的人派出去了没有!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们宁国侯府还真当他们能一手遮天,都敢骑到我们雎阳侯府脖子上作威作福了!让侯爷和世子都赶紧回来,这门婚事说什么咱们都不能要了,我孙子什么样的好姑娘娶不着,满京城德才兼备的姑娘多得是,他们唐家的姑娘谁爱侍候谁侍候!”

    “就他们宁国侯府这等没有教养品性败坏的姑娘,我倒要擦亮眼睛看看,会不会还有比我们雎阳侯府更高的门第去求娶!”

    说起来这门婚事还不是他们主动求娶的,是唐相看上了征儿然后硬塞到他头上的!

    等她终于乘坐滑竿赶到古怜灵的院子,瞧见她宝贝孙女昏迷不醒皮包骨头的样子,更是气得一边抹泪一边一迭声的骂道:“这种灾星祸星!一定不能娶进门来,退婚!我一天都等不了了,马上退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