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撬墙角?
    记住本站

    第306章 撬墙角?

    最近这段时间谢韫心情非常不好,自从唐玉疏休了病假之后,可以说他没有一天是过得顺心的。

    总觉得满朝文武都是蠢驴,每一个决定都不合他心意。

    谢知渊去东宫探病时,恰逢谢韫也在,于是就这么不幸的被抓了包,硬是被叫到了养心殿,议了一下午事。

    要是平时也就算了,就当消磨一下时间,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心神不宁,没来由的烦躁。

    不知是不是因为午后天象异变的缘故。

    那时候他得了大哥晕倒的消息,就匆匆的从恭亲王府赶来了东宫,恰在踏入东宫正门时风云变幻。

    他当时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出了什么大事,他本以为是大哥

    所以才会天地变色。

    可当他赶到大哥居住之处时,却看到大哥正好好的坐在床边,只是脸上少了几分血色罢了。

    谢知湛还指着他大笑,“不过是前几天熬了夜,没休息好罢了,看把你们一个个吓得。”

    说着还起身走到门口看天,“外头这么大动静,估计一会儿要下暴雨了,要不老十四就别走了,今晚就歇在东宫。”

    尽管大哥平安无事虚惊一场让他松了一口气,可胸口受过伤的那处,却一波紧跟着一波的传来让他心悸的感觉。

    总觉得出了什么事,很重要的事。

    强大的自制力让他在养心殿待了整整一下午。

    眼看着恢复正常的天色,已经渐渐的夕阳西沉了,谢知渊终于再也坐不住,“不是还有宋嘉珍和傅成业?”

    谢韫冷哼了一声,“他们是最会省事的,不属于他们管辖范围内的事,他们一点也不会插手。”

    “不属于他们管辖范围,他们的确不好插手,总得避嫌,所以,不属于儿臣的管辖范围,儿臣也不便插手太多。”

    谢知渊满脸的不耐烦,说着就放下茶盏,起身准备撂挑子走人,“而且父皇怕是忘了,儿臣还有伤在身需要休养,最忌多思多虑。”

    谢韫强忍过去踹他一脚的冲动,“朝中的事情千头万绪,你大哥都累得病倒了,你帮忙分担一下,能耽误你多少时间。”

    看看别的皇帝家的皇子们,一个个都恨不能跟在皇帝屁股后面,听凭调遣,再看看他生的这些不成器的玩意儿!

    叫他们做点事就好像逼他们上断头台!

    这些不成器的东西是不是觉得,幸好他们排序靠后,太子之位没有落到他们头上,不然这辈子就完了?

    “老十七他们不争气,不是还有谢睿吗,他年纪轻轻,又是父皇一手栽培的,再说他不是很闲吗,都有空陪小姑娘吃饭,会没时间帮父皇处理朝政?”

    谢知渊说到这里的时候颇为怨念。

    小白眼狼整天请这个吃饭,请那个吃饭,从来就没想过也请他吃顿饭,亏他整天投喂!

    谢韫倒是陡然精神一震,“嗯?小睿陪小姑娘吃饭了?谁家的?长得好看不好看?有没有定下人家?”

    谢知渊的脸上顿时刷了黑漆一般,“小孩子家一起吃个饭,想那么多干什么,早就定了人家了,趁早死了那份心思。”

    还是她爹老眼昏花的选了个不怎么样的人家。

    谢韫不以为然道:“宋意和定了那么多次,现在都二十出头了,不是也还没修成正果,别看他马上就要成亲了,这都还没到最后一天呢,谁说得准能不能成,正好小睿也到年纪了,是该好好打算起来了,难得他还会陪女孩吃饭,想必心里多少是喜欢的,说不定朕马上就有孙媳了。”

    “又不是你闺女,你藏着掖着干什么,到底是哪家的?”

    谢韫回过头来,瞧着谢知渊的臭脸,隐隐有了猜测,“呃难不成是唐相家的,就那个小魔星?一天不打人,手就痒痒的那个?”

    谢知渊不想再多说,直接拂袖走人了。

    这皇帝当得简直臭不要脸,都说了一句定了人家了,还打算撬墙角是怎么的!

    谢韫走回御案后面端起茶碗,饮了一口指着谢知渊的背影,“看看看看,这一个个的脾气比朕都大,朕就是太惯着他们了!”

    周贵山笑而不语。

    谢韫坐下后沉思了半晌,皱起眉头纳闷的嘀咕,“那个小魔星到底哪点好,一个二个的,怎么都跟她那么亲近了?”

    周贵山不敢接话。

    谢韫觉得这个问题的根,是不是还是出自他这儿?

    毕竟那个小魔星是她的嫡亲孙女。

    谢韫沉着脸开始在养心殿里转圈圈。

    “朕这辈子是不是摆脱不了她了?本来以为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结局便是各自入土为安,可现在你看看朕的儿子孙子,一个接一个的围着她的孙女转”

    周贵山眼角的褶子都抽筋了。

    陛下您真的想太多了!您的内心戏怎么这么多!

    八百年前的事人家早忘得干干净净了!您若不是陛下,人家说不定都不记得您是哪个了哎哟!

    陛下是不是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了?

    周贵山现在好慌张。

    谢知渊从养心殿里出来,就看见了等在外面的花富贵,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一脸的脂粉跟个鬼一样。

    花富贵一见到他家主子出来了,凄厉的嚎了一嗓子就要往上扑,“主子啊!不好了,出大事了!”

    谢知渊嫌弃的皱了眉头,要是换作往常,他肯定二话不说就走,甩花蝴蝶两里地,可今天心里委实乱得很,“有话就说。”

    花富贵心如刀割,“三小姐出事了,受了重伤!”

    谢知渊脸色顿时一变,“她不是在苏园吃饭,怎么受的伤?这回又伤到哪里了,伤得重不重?”

    一边说一边大步出宫的方向走。

    花富贵小跑着跟在后面抹眼泪,“是古九小姐下的手,三小姐在苏园玩的时候,遇到了古家九小姐,两人大概起了冲突,三小姐就被打成了重伤。”

    谢知渊衣袂生风,语气有几分急迫,“怎么不早些通知我!”

    “据说古九小姐也没落着好,两个闺阁女儿家闹成这样,唐古两家多少得捂着点啊。”

    “还是唐二小姐去雎阳侯府大闹了一场,紧跟着宁国侯夫人又亲自出马,气势汹汹的去了雎阳侯府解除婚约,这事儿才真正闹开了,老奴一听到消息就立马”

    谢知渊脚步一顿,“解除婚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