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返回
    记住本站

    “可不是已经解除了婚约么,唐相这么精明的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哇,我就说雎阳侯府就是个龙潭虎穴吧,还没嫁进去就把三小姐害成了这样,真要是嫁进去还不得一辈子受苦,咱们三小姐那样娇滴滴的可人儿,咱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都来不及,哪能吃得了苦受得了委屈,古家九小姐年纪轻轻的就黑了心肝,竟对三小姐下那么重的手……”

    花富贵哽咽着说完,泪如雨下,脂粉糊得满脸都是。

    他都不敢跟他们家主子说,他都在其中做了些什么。

    主要是他也实在没料到,古怜灵娇花一样的小姑娘,竟然有着那么狠的心思。

    他的本意只想让古怜灵闹得再厉害些,与三小姐之间的冲突再多些,闹得唐古两家的人都生出了厌烦之心。

    婚姻结的就是两姓只好,唐古两家闹得这么不愉快,这门婚事自然结不下去。

    况且宁国侯府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太夫人和唐相包括宁国侯夫人在内,一个个都宠三小姐宠得跟什么一样,哪能看着三小姐嫁过去受委屈。

    他计算得好好的,谁知算漏了人心。

    要不是古怜灵早就对三小姐起了杀心,那么不管他下了分量多重的药,古怜灵都不会对三小姐下这样的毒手。

    本来听到解除婚约的事,谢知渊心中心间骤然划过一丝涟漪,那一瞬间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正要抓住那缕难以言喻的情绪时,却被花富贵的哭嚎给打断。

    而他此时已经无暇想太多。

    满脑子都是纷至沓来的各种乱糟糟的小丫头受了伤奄奄一息的画面。

    花富贵见状心中一动,立马停止了哭嚎,意味深长的提醒暗示,“天底下的坏男人太多了,往后再给三小姐挑夫婿,最好挑个知根知底的,能把三小姐放在心尖宠的。”

    方才听见三小姐退婚后,主子分明是有所触动的!

    他没有看错!一定没有看错!

    好容易盼来的这一天,主子啊,您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谢知渊闻言,眉头拧得打了结,十分不悦道:“才刚退了婚,用得着那么着急找下家!”

    花富贵:“……”

    找不找下家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下家是谁啊!

    扫除一切碍眼的事和人,您努力争取成为下家啊!

    还真把您自个儿圈死在叔叔的位置上不可自拔了?

    花富贵要急死了,不过现在他最担心的,还是三小姐的伤势。

    ……

    因为唐嫃脸上的印记不能让人瞧见,唐玉疏和唐妤两个便轮流守在梳梨园,只留米粒米饭和红菱红裳在屋里服侍,其余所有人都不得踏入主卧室半步。

    就连太夫人也不例外。

    太夫人隐隐猜到了什么,张了张嘴几番欲言又止,最后终归什么都没有说,就带着儿媳孙女们走了。

    谢知渊匆匆赶到宁国侯府时,夜幕已经笼罩了整个大地,点亮烛光的梳梨园静悄悄的。

    明明院子里有不少服侍的人,可是却无人发出一点声音来,谢知渊非常不喜欢这种气氛。

    上次小丫头惊马受了重伤,他过来时也是这样的情景。

    唐玉疏把人拦在院子里,“小嫃儿如今昏迷不醒,不方便让人进她房间,王爷能特意来探望,我替小嫃儿多谢了。”

    跟他有必要这么客气?谢知渊沉吟道:“小丫头的闺房,我早就进去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唐玉疏微微蹙了眉头,想哪去了,他是在讲男女大防吗,“小嫃儿这回伤口颇大,进房间的人多了,伤口很容易感染恶化。”

    谢知渊见不到人,瞧不见她的具体情形,万分的焦灼不安,“小丫头伤得很重?”

    唐玉疏沉闷的默认了,把人带到了小花厅里。

    米糕带着人奉上茶点后就退了出去。

    随即没过多久,就听见里面的说话声越来越大,最后吵起来了。

    就在米糕心惊肉跳的以为,二老爷和恭王爷是不是要动手了,俩人的争吵声又戛然而止。

    谢知渊在小花厅里枯坐了很久。

    唐玉疏便也一直陪着。

    “我让吕成邈过来守着吧。”

    “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不过目前还用不上。”

    说完两人又开始了长久的沉默。

    直到夜深了,谢知渊才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里,谢知渊每天都早早的来到宁国侯府,在梳梨园小花厅一坐就是一整天。

    除了问有关于唐嫃的情形,大部分时间他都沉默不言。

    花富贵最近也没了装扮的心思,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米饭时常能看到他的身影,在门口或者窗前飘来飘去。

    米饭很感动。

    除了自家府里的人,最关心她们家小姐的,就属恭王爷和花公公了。

    于是时常出去跟花公公说几句,例如她刚给她们家小姐喂水啦,给她们家小姐擦手啦……

    花富贵每每如获至宝,然后跑到小花厅,向谢知渊转述一遍。

    后来,谢知渊一抬眼看见花富贵,就催他出去飘。

    花富贵的两条老短腿都快磨断了。

    ……

    唐嫃昏迷不醒的第五天,脸上的龙纹印记明显淡化了许多,仔细的给她检查完身体,唐妤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点点头,“嫃儿的情形又比昨天好了很多,大概就这两天就会醒过来了。”

    米粒和红菱几个开心得不得了。

    唐嫃脸上的印记已经很淡了,不仔细看的话,只会以为是她面色有点黄。

    米饭庆幸的笑弯了眉眼,“还好小姐脸上的这个印记会消掉,不然往后可怎么出门见人啊,我前几天还琢磨着要不要做个眼罩,周边都挡住只露出两只眼睛的那种。”

    红裳凑在床边仔细的看了两眼,“我估计明天早上就能全消掉,你的眼罩肯定是用不着了。”

    米饭笑眯眯道:“用不着才好呢。”

    唐玉疏的神色柔化了不少,看着躺在床上的情况明显有所好转的女儿,又回头看着另外一个女儿,“辛苦小妤儿了。”

    唐妤收回目光,抬头望着父亲,微微一笑道:“只要嫃儿能够好好的,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唐玉疏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不只是这几天,这么多年,小妤儿一直做得很好,小妤儿是个好姐姐。”

    唐妤蝶翼般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她微微垂下头,眼眶里不由得泛起了一层雾气。

    ……

    唐嫃昏迷了六天半,终于醒了。

    彼时天色已晚,谢知渊从宁国侯府出来,前面就是恭亲王府了,突然得到了消息,谢知渊毫不犹豫的,命令车夫调转车头,即刻返回宁国侯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