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等你
    记住本站

    第308章 等你

    谢知渊再次回到宁国侯府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梳梨园依然静悄悄的。

    刚从屋子里出来的米饭,见了去而复返的谢知渊,愣了一下然后上前行礼,“王爷。”

    谢知渊朝主卧的方向看了一眼,窗户里透出微弱的灯光,看样子小丫头应该已经歇下了。

    昏迷了那么久,这才刚醒过来,肯定还很虚弱。

    谢知渊在阶下顿住脚步,“小丫头可好?”

    米饭高兴的点头,“小姐很好,还吃了一碗面呢,跟太夫人和夫人,还有世子和几位小姐,都说了会儿话呢,之后精神不济,就又睡了。”

    谢知渊瞬间抓住了重点,“小丫头可以见人了?”

    米饭道:“可以了。”

    其实今天一早那可恶的印记就已经完全消掉了。

    谢知渊立即迫不及待的往卧室里走去。

    屋里只点了一盏小灯,光线很暗,米饭怕恭王爷看不清,很贴心的又点了一盏,放在桌上。

    花富贵激动的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抹了把泪就拉着米饭和米粒出去了。

    这几天他家主子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眼见着人都熬瘦了一大圈,急死人了。

    而且还异常沉闷,看得人心里发怵。

    除了过问三小姐身体状况,经常一整天下来都不说话。

    现在好了,三小姐总算醒了,菩萨保佑!

    谢知渊坐在床边俯下高大的身躯,静静的看着沉睡中的小姑娘,心底空落的一块仿佛被填满,无处可依的心绪也似乎有了归处。

    望着一瘦再瘦,如今更是瘦得可怜的小脸,谢知渊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从前还能摸出几分软弹的肉感,现在就剩下皮包骨头,硌手。

    小姑娘可难养了,东西一堆一堆的吃下肚,却总不见长肉。

    经此一伤,不知道还要喂多久,才能长一点肉。

    忽然想到十三哥家的两个小崽子,长得跟个球似的,不知道怎么养的,等哪天好好问问,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催肥的好方子。

    想象着她肥成小肉球的模样,谢知渊眉眼间又柔和了几分,想必那时小脸的手感会更好。

    夜更深了。

    可谢知渊舍不得离开。

    这几日的时光格外的漫长难捱,他一分一秒都不想让再她离开他的视线了,唐玉疏防备他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发现他真有跟唐玉疏抢闺女的冲动。

    他想将她打包回恭亲王府,时时刻刻都别在裤腰带上,省得一会儿不见就要受伤。

    他抓着她的手,让她温热的掌心贴在他的额头上,静坐了很久。

    忽然耳边响起一声微弱的,“恭王叔叔。”

    他起初以为是这段时间没休息好,又总是强烈的渴盼着她能早点醒来,所以在某个瞬间出现了幻觉。

    直到他放下她的手,抬起头,对上了她含着笑的眼。

    唐嫃睡眼朦胧的,很困的样子,却坚持要爬起来。

    谢知渊摁住她的肩,“别起来,困就好好睡,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唐嫃此时无比羸弱,好像一碰就会碎似的,她笑得眉眼弯弯的,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我一直在等恭王叔叔呀,没敢睡太沉,不过还是不小心睡沉了。”

    谢知渊一愣,“等我?”

    唐嫃笑着点点头,“嗯,我听她们说,我昏迷了六天半,恭王叔叔每天都来,不方便进房间看我,就一直等在小花厅,我醒过来的那会儿,恭王叔叔才刚走呢。”

    谢知渊的声音分外的温柔,“所以你觉得,我听说你醒了,一定会回来?”

    唐嫃眼睛亮亮的,“对啊。”

    谢知渊笑了笑,“也许那会儿我刚回到王府,觉得麻烦不愿再跑一趟呢?”

    她睁大眼睛,“恭王叔叔要是怕麻烦,就不会每天都来了。”

    据说还是定点的,每天在固定的时间来,又在固定的时间离开,就跟有强迫症似的。

    唐嫃的眼睛本来就又圆又大,现在瘦得狠了,小脸上就只剩下一双眼睛了。

    谢知渊被她这双眼睛瞧着,心都要化开了,忍不住的在她眼周抚了抚,“兴许我会觉得太晚了,你又是刚醒过来,正是虚弱的时候,我再来会搅扰你休息呢?”

    唐嫃听得愣了愣,然后很快就摇头,“不会的,恭王叔叔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是的,没错,他一定会回来,哪怕仍然不能进她的房间,哪怕仍然不能亲眼看他,他也一定会回来,可她凭什么这样笃定?

    “为什么?”

    谢知渊的心在这一刻暖得不可思议。

    唐嫃两手握住他的大手,笑嘻嘻的从床上爬起来,挨着他身边坐着,仰起小脸眼睛里放着光,“矮油,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啦,我睡了那么久都迷糊了,我聪明的小脑瓜都还没恢复,哪里说得清楚是为什么呀,不过我就是知道,恭王叔叔一向那么疼我,肯定会回来看我的。”

    唐嫃的小模样甜滋滋的,像偷吃了一罐蜜糖似的,“恭王叔叔你看,你这不是又回来了,我的预感很准啊,对不对?”

    软软糯糯的声音响在耳畔,谢知渊觉得,所谓的天籁也不过如此了,“对。”

    “恭王叔叔真好。”

    那时就像心里有感应似的,就知道他不管走到了哪里了,肯定会第一时间回来看她。

    果然,他真的回来了。

    唐嫃的心情超美好。

    瞧着她有点起皮的嘴唇,谢知渊往圆桌上看了看,“要不要喝水?”

    唐嫃笑着说,“要。”

    谢知渊也跟着笑,起身走到房中间的圆桌旁边,用手试了试水温,发现是热的就动手倒了一杯。

    唐嫃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直接探了脖子,用嘴叼着杯沿喝水。

    她是病人她最大,此时不作更待何时。

    “懒死了。”

    谢知渊无奈的摇了摇,脸上却一直带着微笑。

    “还要不要喝?”

    唐嫃揉了揉瘪下去的肚子,“我好饿,想吃东西,想吃好多好东西。”

    “你等一下。我让人去给你准备吃的。”

    谢知渊走了两步,想到了什么脚下一顿,转过身来看着她,“你现在可以吃东西了么?”

    唐嫃使劲点头,“可以的!”

    说着还举起了两只胳膊,比划了一个勇猛的姿势,“我能吃下一头牛!”

    谢知渊看着她的那两根芦柴棒,默了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