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要你喂
    记住本站

    第309章 要你喂

    唐嫃坐在床边抱着被子卷儿,望着他往外走的身影,听着他吩咐人给她准备吃的,笑得像个小傻子似的。

    听说她昏迷的日子里,他天天守在梳梨园,她就想要马上看到他。

    无比的渴望,于是她强忍着困倦,一直等啊等。

    虽然最后还是睡过去了,但她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哪怕她身体虚弱得不行,极度需要睡眠休养生息,可那份念头却始终不散。

    明明都已经睡得那么死了,她的潜意识里却还在不断的提醒她,于是她才猛地一下惊醒了。

    结果她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所以唐嫃现在好高兴好满足啊,就像整个人泡在热水里一样,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适惬意。

    只是渐渐的她的体力开始不支了,脑袋晕乎乎的不说,身体还软绵绵的都快要坐不住了。

    谢知渊一回来就看到她在揉眼睛,小身板都在晃了还死命硬撑,发现他进来了,她飞快的把小拳头藏在了身后,然后还装作若无其事的对他笑。

    “恭王叔叔,有没有让她们多准备一点啊,我好饿呀,太少了的话都不够塞牙缝的。”

    她觉得她的身体没什么毛病,就是饿的,所以才会头晕眼花四肢乏力。

    谢知渊顺手关上门,重新回到床边坐下,“你现在的情形,不宜暴饮暴食,只能少食多餐。”

    唐嫃急忙纠正道:“我没有暴饮暴食啊,我就是饭量大了点,而且这个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的呀。”

    说着还皱起了小眉头一脸的无辜。

    明明是小嘴儿太馋,看到点好吃的就六亲不认,跟饭量有什么关系。

    谢知渊也不点破,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吧,只要别撑坏了就行,反正又不是养不起。

    宠溺的捏捏她的脸,“嗯,天生的,没办法,好可怜。”

    唐嫃傻乐,“恭王叔叔,我是不是又瘦了?”

    谢知渊心疼死了,“嗯,皮包骨头。”

    唐嫃乐呵呵道:“那我就更应该敞开肚皮吃啊对不对?”

    谢知渊嘴角微微扬起,“身体条件允许才可以。”

    “我身体好着呢,我就是太饿了。”唐嫃恨不能起来蹦两下,可惜她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谢知渊温和看着她,“你先躺会儿,小睡一觉也行,等饭菜做好了,我再叫你。”

    都困得不行了,何必还要硬撑,真的有那么饿?

    唐嫃摇头,“我想跟恭王叔叔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在生死边缘走了一趟,她忽然好想他。

    谢知渊定定看她半晌,实在拿这个执拗的小东西没辙了,无可奈何的轻叹一声,“来日方长,等你身体好了,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你想说多久都行,但是现在”

    唐嫃拽着他的袖子,按捺不住的嘀咕道:“可我好想恭王叔叔。”

    谢知渊心里一热,久久不能言语。

    唐嫃确实很累,但她仍然坚持着,用力揉了揉脸。

    “你这回伤哪里了?”谢知渊打量了一遍,也没发现她头上有伤。

    唐嫃抬手摸了摸头,古怜灵那一下砸下来,她瞬间就痛懵掉了,但也知道大概的位置,“好像就是这里,不过伤口已经好了,我姐姐说,她费了好大的劲呢,还搭上了她珍藏多年的好药,这才让我好得那么快的,现在真的一点也不疼了,嘿嘿嘿,恭王叔叔,我姐姐是不是好厉害?”

    小表情骄傲又得意。

    谢知渊凑到近处,动作轻柔的挑开她的头发,从前往后仔细的看了一遍,没发现一点伤疤,“是很厉害。”

    不由微微蹙眉,心里有些疑惑。

    小丫头的样子一看就流了很多血,伤口定不会太小,什么样的珍品良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让伤口愈合得不留下丝毫痕迹?

    不过他并非精于此道之人,也许真有什么灵丹妙药,能有这样的奇效也不一定。

    唐嫃顺势抱住他的胳膊,小脑袋自觉地靠了过去。

    谢知渊身体微微僵了一下,很快又放松,并且稍稍调整了姿势,让她靠得更舒服些。

    “恭王叔叔。”

    “嗯?”

    唐嫃困极了,小脑袋拱了拱,舒服的眯上了眼,“前几天姐姐怕我感染,不让任何人进我的房间,恭王叔叔又见不到我,为什么还每天都过来啊?”

    过了很久,唐嫃都迷糊了,才听见他开口,一字一句的,声音很轻,“纵然瞧不见你,但知道你就在这个房间,就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我能安心一点。”

    唐嫃强打起精神睁开眼,歪着脑袋傻笑的看着他,“恭王叔叔是不是很喜欢我呀?”

    谢知渊被她纯净无暇的眼,看得心头猛地一跳,略有些不自在的强行绷着,“小丫头脸皮这么厚的吗?”

    唐嫃有恃无恐,反正她生病了,大家都惯着她。

    于是明目张胆的往他怀里蹭,明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她就想仗着自己受伤了,再臭不要脸一次。

    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以后再保持距离

    小爪子贼兮兮的攀着他的肩,“那到底是不是很喜欢我呀?”

    谢知渊的心砰砰乱跳,“谁会不喜欢你。”

    唐嫃想偷着乐,又实在憋不住,笑得无比张狂,“我就知道,大家都喜欢我,恭王叔叔最喜欢我,毕竟我这么可爱,我这么萌萌哒”

    谢知渊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摸了摸她的脑袋,小姑娘又恢复了从前的鲜活,真好。

    “王爷,面煮好了。”

    这时米饭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进来。”

    谢知渊拿了两个大迎枕放床头,将小皮猴似的挂在他身上的小姑娘单手抱过去,让她舒舒服服靠在大迎枕上。

    唐嫃深深吸了一口食物香气,期待了一下下,当看到托盘上只有一只碗后,顿时不满的皱眉,“又吃面啊,而且才一碗,都不够塞牙缝。”

    看了看比她脑袋还大的大碗,米粒唉声叹气的嘀咕了一句,“这么大的一碗面,够我吃两顿呢。”

    接着又从大碗后面,端出了一只小碗来,“就知道小姐嫌少,我多盛了一份燕窝粥,这下差不多了吧。”她多贴心。

    谢知渊道:“差不多了,不能再多吃了。”

    比他吃的都多。

    明明才这么小个人儿,怎么装得下这么多东西?

    唐嫃小嘴一噘,“我要恭王叔叔喂我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