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磨人精
    记住本站

    米饭暂停了准备服侍的动作,惊诧的看着她们家小姐,觉得她们家小姐莫不是疯了,让恭王爷这样的人喂饭?

    人家的手是用来提刀拿弓……呃,真喂啊?

    米饭才刚暗暗吐槽了一句,就见谢知渊稳稳的端起了大碗,很认真的挑起了一根面条,送到了她们家小姐嘴里。

    好吧,恭王爷宠她们家小姐,果然是宠得没边儿了,跟二老爷有得一拼。

    花富贵在门口冲她挥着小手绢。

    米饭见好像也没她什么事了,就快速走了过去,愣愣问,“怎么了公公,有什么急事吗?”

    花富贵笑得像一朵花,一指头点在她的眉心,“我说你个傻孩子,没点眼力劲儿,你瞧瞧,瞧瞧主子和三小姐,俩人之间的气氛多好,你杵在一边做什么,不觉得多余呀。”

    米饭回头看了一眼,“我得服侍我们家小姐啊。”

    她时刻谨记着她是才到小姐身边的,没有米粒和米香两位姐姐那么深的情分,所以她就更要踏踏实实的用心做事。

    “有主子在呢,哪用得着你。”花富贵心花怒放,主子长进得很快呀,三小姐又没了婚约,喜事近在眼前了啊!

    “可恭王爷会服侍人吗?”

    “为了三小姐,主子不会也得会,怎么愣头楞眼的,真是个傻孩子,走走走,再给公公我沏壶茶去。”

    “可……”

    “可是什么可是,放心吧,俩人好着呢,哦呵呵呵呵呵……”

    看着自己挑起来的面条,一根一根的落入她的小嘴,谢知渊觉得还挺有成就感,仿佛她每吃掉一根面条,身上就能多张一块肉。

    原来喂小猪还是一件挺有乐趣的事。

    殊不知小猪已经不乐意让他喂了,这么一根一根的数着面条吃,也太磨人了。

    喂药用小勺,喂面一根一根挑,这也太要命了。

    但是看他乐此不疲,一副很满足的样子,又不忍心浇灭他的热情。

    怎么办呢?

    唐小猪有点愁,忽然灵机一动,“恭王叔叔,想不想看魔术表演。”

    正忙于投喂大业的谢知渊,“嗯?”

    唐嫃估计他是没听懂,特意解释道:“就是变戏法。”

    什么乱七八糟的,再吃一根鸡丝,“嗯?”

    唐嫃内心的泪水逆流成河,谁吃鸡丝是一根一根的吃的,伸手去拿谢知渊端着的碗。

    专注挑鸡丝的谢知渊,“嗯?”

    唐嫃一本正经的说,“道具。”

    谢知渊松开手。

    唐嫃捧着大海碗,“我的表演开始了,恭王叔叔看好了。”

    谢知渊莫名其妙看着她,不是喊着肚子饿么,演什么乱七八糟的戏法?

    “我要表演的戏法就是,三秒钟干掉一大碗面!”

    说着大海碗一翻,一只手拿着筷子,快速往嘴里拨面,吸溜吸溜吸溜……

    谢知渊:“……”

    说好的三秒就三秒,三秒之后,唐嫃吸进最后一根面,腮帮子鼓鼓的,把空碗往前一推。

    谢知渊:“……”

    唐嫃咽下最后一口面,并舔干净嘴边的汤汁,“我厉害不?”

    虽然噎得她都翻白眼了,眼泪都止不住的飙出来了,但噎死总比急死强啊,要知道她不光是个吃货,还是个很饿的吃货,一根一根数着吃,这样她更饿了好不好,饿得都钻心挠肺的,恨不能把他也一起吃了。

    谢知渊:“……”

    望着似乎看呆了的恭王叔叔,唐嫃得意的将空碗放到了床边的小桌上,顺手端起了旁边那碗燕窝粥。

    “我再表演一个,一口干掉一碗燕窝粥。”

    唐嫃自个儿傻乐呵,一仰脖,一小碗燕窝粥没了。

    “恭王叔叔,我棒不棒?”

    谢知渊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意味不明的开了口,“觉得我喂得不好?”

    呃?居然被看穿了?她的表演多么真挚,多么天衣无缝,多么……

    唐嫃讪笑,“也不是啦,就是……我太饿了……”

    边说还边把嘴巴张得大大的,“恭王叔叔,你看我这血盆大口,细嚼慢咽什么的,不太适合我呀……”

    谢知渊沉默。

    怎么了?自尊心受打击了?

    唐嫃大眼睛眨啊眨,直接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采用嘴甜撒娇攻势,“我好喜欢恭王叔叔呀,恭王叔叔最好了,我最喜欢恭王叔叔了。”

    反正情况不妙赶紧哄。

    恭王叔叔这个人吧,没别的毛病,就是特别容易生气。

    这样不好,气大伤身。

    却听谢知渊说,“下次我会注意的。”

    他的声音低低的闷闷的,好似有几分自责的意味。

    唐嫃楞了一下,所以他刚才不是生气了,而是在自我反省?

    谢知渊问,“好不好?”

    唐嫃搂着他的胳膊收紧,脸上的笑容更深更甜了,“好,恭王叔叔最好了。”真的特别好。

    谢知渊搂着她的小腰,抱了好一会儿,“既然吃饱了,就快睡觉吧。”

    “我没吃饱啊。”

    “……那也不能再吃了。”

    “哦,那我饿着吧。”

    说得好可怜的样子,谢知渊莞尔,“睡一觉起来再吃,我明天再来看你。”

    “嗯嗯,这都夜深了,恭王叔叔快回去吧。”

    想到恭亲王府与宁国侯府之间的距离,唐嫃建议,“要不然,去我老爹那歇一晚?”

    这一天天的跑来跑去也很累的,他都没有多少时间休息了。

    可她又好想看到他,想要有他陪着。

    “不了,不远。”

    “好吧,那恭王叔叔要好好休息,明天睡个懒觉,下午再来看我。”

    “好,你躺下,等你睡着了,我就走。”

    唐嫃抓着他的手,虽然很不舍,态度却很坚决,“不行啊,恭王叔叔在这儿,我根本无心睡觉。”

    谢知渊无奈,给她掖了掖被子,“乖乖睡觉,我走了。”

    唐嫃抓着他的衣袖,手指一根一根松开,眼中尽是依赖和不舍。

    这一刻,谢知渊有一种异常强烈的冲动,想要留下来,或者直接把她揣怀里带走。

    反正唐玉疏还有一个闺女,不如就把小丫头给了他?

    虽然小家伙很多时候让他暴跳如雷,更甚至有时候他恨不能打死算完,可此刻看到她对他全副身心的依恋,他又恨不能将他的全部他的所有都给她。

    真是个小磨人精!

    “恭王叔叔,你明天一定要来哦。”

    “嗯,你乖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