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新欢?旧爱?
    记住本站

    唐嫃一觉睡到巳时中,脑袋昏昏沉沉的,抱着被子打了两个滚,原本不想起来的,但是肚子不争气,咕咕的叫得震天响。

    米粒和米饭听了忍不住发笑。

    “小姐,小宋大人来看你了,还带了好吃的。”

    唐嫃一骨碌坐起来,迷蒙的眼眸瞬间点亮,“真的?来了多久了,带了什么好吃的,会不会凉了?快给我梳洗。”

    昨天两顿都没吃饱,一觉醒来更是饿得不行,看着米饭白白嫩嫩的,她都想扑上去啃一口。

    这时门外传来宋意和的笑声,“小师妹,我来了好半天了,特意跑了半个京城,排了一早上才买到的美食,也差不多快凉了,要不然小师妹就不要梳洗了,赶紧起来吃,小师妹应该最懂了,有些东西只有趁热吃,才能保留最好的味道,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唐嫃一听就急了,“啊!马上!马上!米饭,米粒,快,快给我穿衣服。”

    米粒一边给她穿衣,一边笑道:“哪里用得着这样急,小宋是大人逗您呢。”

    小姐能平平安安醒过来真好,所有人脸上都有了笑容,梳梨园又恢复了勃勃生气,笼罩在宁国侯府上空的阴云,也在日光照耀下消散了。

    不到一刻钟,唐嫃简单的洗漱了一遍,换上一套崭新的淡蓝色夏装,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外间宴息室,及膝的长发都懒得梳了。

    “师兄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呀。”

    不知多少女子为之倾倒的宋意和,到了唐嫃这儿也比不过一点吃的,她从卧室里跑出来只瞥了他一眼,视线便粘在了放在桌上的食盒上。

    宋意和气了个倒仰,“你个小没良心的。”

    从方才听到他带了好吃的来,所有的注意力就都放在了好吃的上,连半句多余的话都没给到他。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明知道小姑娘就这德行,他还不是只能受着。

    “是陈记的鱼片粥,怕你吃不饱,买了一大桶呢,还有几样小点心。”

    “没啦?”

    “等过两天,你身体允许了,我再给你别的,他们家八宝鸭,醉虾,油鳝糊,爆乌花,炸禾花雀……”

    唐嫃咕咚咽了咽口水,悲愤欲绝的打断了他,“别说了!再说绝交!”

    宋意和忍俊不禁,笑得肩膀都在抖,忙打开了食盒,把鱼片粥端了出来,放到她的面前。

    唐嫃尝了一口之后,眼睛一亮,然后就停不下来了,“嗯嗯嗯,好吃。”

    宋意和端出几样点心,摆在她面前,夹起一块送到她嘴边,“这个鸡丝卷不错,应该会合你口味。”

    看卖相就觉得不错,唐嫃张嘴咬了一口,不住的点头,“嗯嗯,比我以前吃过的,都好吃诶,丝条清晰,咸鲜松软,葱香爽口,真的好好吃,师兄你也尝一个。”

    宋意和看着她披散的长发,“我已经吃过了,这些都是给你买的,要不我给你梳头?”

    “不用了,一会儿吃完了,让米饭给我梳,师兄虽然也梳得好,但比米饭可差远了。”

    被他救的那回,他不但给她梳过头发,还给她洗过脸。

    她迷迷糊糊把他当作了驰川表哥,后来有了意识,为了保住小命将错就错,他不但不点破,还不动声色的进入了表哥的角色。

    这样也就罢了,表哥就表哥吧。

    可他在表哥的角色里,还面不改色的利用她。

    一面对你笑得温柔,一面能置你于死地。

    这种大腹黑最可怕了。

    要不是她始终保持了一份警觉,她早就沉溺于他制造的假象里,然后在不知觉中连渣渣都不剩,好在后来知道他是老爹的爱徒,不然她肯定不会再与他来往的。

    不过在他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后,倒是对她更多了几分用心呵护。

    难不成是想洗白?

    看在粥点都这么好吃的份儿上,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他的洗白吧。

    宋意和见她忙着吃粥,索性就举着筷子,将鸡丝卷放到她嘴边,“现在嫌弃我的手艺了,之前给你梳得好好的,也没听你说一句不好。”

    对比完全不会梳头发的她,他的手艺当然没得说,但是午后恭王叔叔要过来,她得打扮得美美哒,所以还是米饭比较靠谱。

    “我没有嫌弃师兄的手艺哦,话说师兄居然会给女孩子梳头,看样子平时没少练手呀。”

    唐嫃吃了一半鱼片粥,有力气八卦了,看着他笑得贼兮兮的。

    宋意和瞪着她,把最后一块鸡丝卷塞她嘴里,“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唐嫃愈发好奇了,“说说嘛,咱们都是这种关系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谢知渊进屋的身形一顿,从王府出来这一路的轻松表情,在这一刻瞬间雾霭沉沉。

    花富贵察觉到大事不妙,连忙堆起笑脸扬声开口,“三小姐,您猜猜,老奴给您带了什么好吃的呀?”

    “公公?恭王叔叔?”唐嫃惊喜的转过头,看到刚进门的的谢知渊和花富贵,高兴不已的跑过去,“不是说好下午再来吗,怎么来得这样早?”

    见到她铺满小星星的眼,谢知渊面色不由松了一点,但是想到进门时听到的那句话,心里还是一阵阵发堵,“不希望我来?”碍着你们事儿了!

    昨晚明明……

    一转眼就把他抛到脑后!

    宋意和上前行礼,“见过恭王爷。”

    谢知渊看他的眼神就有些冷。

    师兄!哼!新欢吗!

    陡然冒出来的这个词,让谢知渊心头微微一震,他真是被气糊涂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新欢,难不成他还是旧爱。

    宋意和不以为意,老谢家的男人,都这么一言难尽,不需要太在意。

    “当然不是啦,恭王叔叔来看我,我可高兴了,我是怕你没时间休息。”

    唐嫃十分激动,很想一下子窜到他身上,但是师兄还在呢,说好的要保持距离的!

    谢知渊的脸色这才好看些,不过当他看到桌上只剩一半的粥点,想到方才宋意和喂她吃东西的画面,骇人的戾气再也克制不住。

    宋意和喂她吃东西了!她还吃得非常开怀!是不是比他喂得好!是不是比他更得她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