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敢睡他闺女的床!
    记住本站

    宴息室里的气氛顿时凝结,每个人都感觉到巨大压力。

    唐嫃吓得小心肝儿一阵狂跳,小脸上甜美的笑容都变了形。

    怎、怎么了?她说错什么了吗?

    想抓他衣袖的小爪子,瑟缩了一下,又赶紧收了回去,弱弱的唤道:“恭王叔叔?”

    看到她受惊的无辜眼神,谢知渊胸口一窒,万般情绪被堵在了心里。

    他觉得自己有病,好好的甩什么脸子,哪门子的气不顺!

    本来小丫头看到他来了,多高兴,结果他却把人给吓着了。

    宋意和喂她吃东西怎么了,宋意和是她师兄,对她好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她叫他一声恭王叔叔,他便可给她他的所有;那她唤宋意和一声师兄,宋意和疼着她宠着她,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可她那么高兴,吃宋意和喂的点心,笑得那样愉悦。

    是他做得不好,是他的问题。

    对,他是在气他自己……

    谢知渊面色有点不自然,“唔,没事,就是没休息好……”

    虽然他极力克制,但心里还是憋着一团火,烧得他嗓子都疼。

    那种关系是哪种关系?师兄师妹?可以无话不谈是不是!

    要冷静,冷静,要淡定……

    唐嫃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有些担忧,“我就知道会这样的,那恭王叔叔就陪我一会儿,然后早点回去休息。”

    睡眠不足的确很影响情绪,她能理解的,因为她睡不好也会很暴躁。

    哎,都是她太自私,这么粘人。

    恭王叔叔也是,这么惯着她……

    所以她怎么能不喜欢恭王叔叔。

    宋意和回头往圆桌上看了一眼,然后又不动声色看了看谢知渊。

    恭王爷是看到桌上的食物才动了气的,为什么?

    瞧见花富贵手里的食盒,宋意和似乎明白了,恭王爷这也太霸道了些,他带了食物过来,就不准小师妹吃别的,可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宋意和暗暗摇头,瞅了个间隙,微笑着对唐嫃道:“我只请了半天假,现在时候不早,我也该走了,你吃完好好休息,快点把身体养好,我改天再来看你,给你买好多好吃的。”

    唐嫃的八卦才刚开了个头,就这么草草结束,感觉像是被吊在了半空中,有些遗憾不舍道:“啊,这么快就走啊?”

    其实她很想问的是,师兄你头上的绿帽子还戴着吗?可当着恭王叔叔的面问,师兄的自尊心会受到伤害啊。

    好急人,她昏迷前师兄的婚事还好好的,一点风言风语都没传出来,现在一眨眼七天又过去了,眼看婚期越来越近了,他不会真要娶那个钟映兰吧?

    她觉得以宋师兄的性子,不会是能咽得下那口气的,但是事情发生那么久了,他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难不成是在偷偷搞什么事情?

    她最喜欢搞事……不,她最喜欢看别人搞事情了。

    求分享!

    小板凳和瓜子已备好。

    谢知渊脸刷的一下子就黑了。

    这么舍不得!

    他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是不是!要不要他给他们腾地方!

    看着她纠结不舍的模样,谢知渊气得气血沸腾,很想就这么甩袖走人。

    可一想到如果他了走之后,这师兄妹两个又说说笑笑,一个喂一个吃和乐融融,他便生生的咽下一口老血。

    他凭什么走,该走的是宋意和,不务正业,都察院很闲吗!

    宋意和就当没发觉,依旧笑得温文尔雅,“嗯,得走了,迟到会挨骂。”

    唐嫃小嘴微张,“你们都察院骂别人就算了,自己人也动不动就开骂啊?”

    宋意和心都梗了,“监察御史掌管的是监察百官、巡视郡县、纠正刑狱、肃整朝仪等事务,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骂人……”

    唐嫃听得似懂非懂,小脑点一点一点的,“哦,主要功能还是打嘴仗呗,不光在朝堂上骂人,还要到地方上去骂人,也挺累的。”

    宋意和抚了抚额,脑门上被她打的那处隐隐作疼,感觉要炸裂开了,“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我很适合待在都察院,那你的意思是不是,我整天就只会骂人?”

    感觉到他似乎想吃人,唐嫃求生欲旺盛的赶忙往后退,藏到了谢知渊的身后,“不、不是,师兄这样的雅人深致,干的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怎么会随便骂人呢,呵呵呵,师兄理解有误……”

    谢知渊脸色阴沉,冷眼看着宋意和,磨磨唧唧没完了是吧,要走赶紧走!见鬼的雅人深致!小东西没点见识,那叫斯文败类!

    宋意和被瞧得头皮发麻,虽然不至于像米饭一般腿都软了,可恭亲王这般还是让他倍感压力,不由得暗暗讪笑了一声。

    恭王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跟小师妹多说句话也不成吗,先生都没这么强的独占欲。

    这以后他要是成了婚,生了闺女,谁受得了做他的女婿?

    向谢知渊行了礼,又跟唐嫃道了别,宋意和便离开了。

    看着谢知渊不太好看的脸色,唐嫃愧疚的抓住他的手指头,“恭王叔叔是不是太累了,明知恭王叔叔最近没休息好,我还非要让恭王叔叔来回跑,我不小心就恃宠生娇了……”

    看着瘦弱可怜的小家伙自责的模样,谢知渊多大的火气都熄灭了,反握住她的小手牵着她到桌边坐下,“跟你没有关系,最近我有些烦心事,很抱歉,影响到你了。”

    “什么烦心事呀,能和我说说么?”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懂。”

    “我……”好吧,她愿意当小孩子。

    宋意和前脚踏出门槛,花富贵就给米粒和米饭使眼色,将桌上的粥点全都清理到一边,换上他带来的猫耳朵。

    “老奴亲手做的,三小姐尝尝,可还合胃口?”花富贵笑眯眯的说。

    唐嫃看着大碗里,形似猫耳的面瓣,小巧可爱,玲珑别致,火腿丁如玛瑙,鸡丁像琥珀,豌豆似翡翠,汤汁鲜香四溢,口水都快淌下来。

    “哇!我还没见过做得这么精致漂亮的猫耳朵呢!看起来就好好吃哦……”

    花富贵喜得眼睛眯成一条缝,“那三小姐快趁热吃。”

    唐嫃大快朵颐,没一会儿就干掉半碗,一边吃一边猛点头,“果然啊,公公做什么都好吃,就没有不合胃口的,唔唔唔……”

    谢知渊含笑道:“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这一顿吃得胃里暖呼呼的,唐嫃十分满足,拉着谢知渊就往卧室里走。

    “正好我刚睡醒也不困,所以我就把我的大床,让给恭王叔叔睡吧,省得来来回回的跑,我一会儿去找小妧儿玩,玩累了就在小妧儿那儿睡,不会打搅恭王叔叔的。”

    谢知渊眉头一蹙,直觉这样不妥,这可是她的闺房。

    唐嫃怕他有所顾虑,于是又补充了一句,“我的床很大很舒服的,还很软和,最适合打滚了,恭王叔叔随便睡……”

    刚踏进门槛的唐玉疏,恰巧听到这么一句,顿时怒火冲天大吼道:“谢知渊你个混球!你又蒙骗我闺女!”

    敢睡他闺女的床!是不是想死!还要在床上打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