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春心荡漾
    一秒记住

    几位老夫人难得聚到了一起,仿佛回到了属于她们的那个时代,一个个发自真心的笑容,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肆意明媚。

    这是她们风风雨雨相携走过几十年的感情,哪怕是府里一向最讨她们欢心的小辈,也没有本事勾得出她们这样随意所欲的笑。

    太夫人凶狠地丢了个白眼过去,要不是年纪大了懒得折腾,她定要上去擂宋太夫人几拳头,“当着小辈的面也没个正形,看她们哪个以后还敬重你!”

    宋太夫人一点也不害怕,她就不信当着儿媳孙女的面,筠姐姐还敢真动手不成,况且她怀里不还有个挡箭牌,“我们小嫃儿也是可怜,从小到大三灾八难的,就没个消停时候,这回又吃了不少苦头吧,看我们小可怜瘦的哦……”

    “下个月你师兄就要成亲了,到时候你跟你祖母一起吃喜酒,还有你大伯母和姐姐妹妹们……”

    “对了,你嫂子,也就是映兰,今天也来了,一会儿你去找她玩,映兰是个极好的,你定能与她玩得来……”

    唐嫃还处在石化状态里,久久没能回过神来,所以宋太夫人说了什么,她也只听了个囫囵。

    飞快的看了祖母和大伯母,以及姐妹们一眼,看样子退婚的事是真的啊。

    那为什么都不告诉她?

    怕她受不了打击想不开吗?

    不会啊。

    她又不是那种非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

    就算是,古远征也不是那棵树。

    苏老夫人打量着四个女孩,重点打量着唐妧和唐嫃,觉得哪个都合她心意,筠姐姐的亲孙女哪有不好的。

    见唐嫃已经被宋姐姐手快的掳走,她也赶紧将唐妧拖到怀里,从唐妧的小脸蛋上捏到小胳膊上,似乎还有继续往下的趋势。

    “不论是小嫃儿还是小妧儿,我都喜欢,哎呀,两个小宝贝长得真好,越看越招人稀罕,筠姐姐就发发慈悲吧,好歹赏我们家一个。”

    小唐妧欲哭无泪,呜呜,不要捏那里呀……

    唐妤脸上的笑容有点僵,飞快的看了唐绾一眼——你们从小就是被这么捏的?

    幸好她早就与杨奕订下婚约,不然恐怕此刻也得惨遭毒手。

    唐绾仍然稳稳的端着微笑,只是嘴角的弧度隐隐龟裂——还好,还好,老夫人们并不常聚。

    “你们两个老不羞的,别把我孙女们揉坏了……”

    太夫人发现老姐妹们也太放飞自我了,赶紧让唐玉琳把儿媳和孙女们都给带走,她自己留下来对付这群显形的老妖怪。

    唐玉琳带着朱氏去了她的院子,与其他相熟的京中贵妇们为伴。

    英国公府二房的嫡女张雅丽,则带着唐家四姐妹往园子里去,年轻的女孩子们都在这边玩。

    如今天气渐渐热了,女孩子们早早换上了夏装,颜色鲜亮轻薄飘逸,像一只只彩蝶在园中起舞。

    唐嫃瞧见了不远处的人影,想了想凑到张雅丽身边,摆出一张甜美可爱的笑脸。

    “雅丽姐姐,我忽然想起一桩很重要的事,想跟姐姐们说上几句,雅丽姐姐先去忙,一会儿我们自己过去就行了。”

    张雅丽微笑的看着她们,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先过去了,你们慢慢聊,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与我说。”

    女孩们聚在一起玩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园子里也有不少婢女仆妇,也不用担心照顾不周。

    ……

    唐家姐妹寻了一处偏僻角落说话,跟随服侍的米粒几个四面散开来。

    唐嫃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大大的眼睛定定看着姐妹们,“我跟古远征的婚约取消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也没人跟我说一声啊?”

    唐绾哭笑不得的道:“我们还以为,二妹妹跟你说过了,毕竟不是愉快的事,我们总不好多提,怕影响你养伤。”

    她也是刚才在宋太夫人说,要给三妹妹挑个更好的时,瞧见了三妹妹的震惊神色,才发现原来三妹妹还不知情……

    唐妧十分纳闷歪头瞅着她,“最近三姐姐常常神思不数,时而愁眉苦脸,时而捂嘴傻笑,时而以头抢地,时而那什么,我都形容不出来,我以为三姐姐已经知道了,正为这事儿揪心不已呢,可三姐姐居然不知道吗?那三姐姐近来为何如此反常?”

    唐嫃气鼓鼓瞪她,“你说的那是我吗,那分明是个神经病,我才没有这样呢。”

    唐妧弱弱的道:“你有的。”

    唐嫃凶神恶煞道:“我没有!”

    唐妧:“……”

    唐绾含笑不语。

    傻妧儿,你三姐姐这情形,分明是春心荡漾。

    看来,与古家的婚约,在这时候解除,正好。

    接下来又有好戏看了。

    唐妤看不下去了,拍了唐嫃一巴掌,“不许欺负小妧儿,自家小妹小也欺负,还要不要脸了你。”

    唐嫃义正言辞的道:“我帮小妧儿练练胆子,省得以后被人吓坏了。”

    说完,不等唐妤再训斥,便紧紧的皱着眉头,“我就说嘛,最近老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是少了古二傻子,我都醒了这么久了,古二傻子都没来看过我。”

    假山下生了一丛紫色小花,唐妤瞧着觉得还挺有野趣,“可见他在你心中,也没那么重要,那你还纠结什么?”

    唐嫃瞪大眼睛道:“睡一觉醒来,发现未婚夫没有了,多大的事啊,很难接受的好不好。”

    唐妤漫不经心的道:“那要不要再帮你续两个月?”

    唐嫃一头雾水,“续什么?”

    唐妤道:“婚约啊。”

    唐嫃异常震惊,“婚约取消了,还可以续?”

    唐妤白了她一眼,“你还想嫁给古远征?”

    唐嫃果断摇了摇头,“不成了,我跟古怜灵结了生死大仇,很难解。”

    尽管那时她被砸懵了,可也能感知到,古怜灵是想杀了她的。

    而且古怜灵精神似乎出了问题,可能是被她无意中给逼疯了……

    她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一言难尽,所以她势必不可能再嫁去古家。

    最近她养伤的小日子过得太充实了,搞得她都没功夫去细想这件事,只是有几次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想着她和古远征的婚事大约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