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惊悚念头
    一秒记住

    第316章 惊悚念头

    唐妤慢悠悠往假山脚下走过去,近距离的看着那丛漂亮的小花,“既然知道你们这桩婚事不可能了,你还这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做什么?”

    “我替古远征难受一下呀,像我这么漂亮,这么可爱的小媳妇,说没有就没有了,他得多伤心啊,我们都没有好好谈一谈。”

    唐嫃觉得,两人分手了,总得当面聊聊,把话说清楚。

    毕竟古二傻子那么喜欢她,突然间被迫失恋得多痛苦。

    唐妤头也不回的道:“我替你谈过了。”

    唐嫃有点懵,“嗄?”

    分手得亲自来啊,哪有替别人分的!

    唐妤微微蹙眉,将她重伤之后的事情,除去那些诡异的部分,全都讲了一遍。

    于是唐嫃这时才知道,原来当时姐姐一怒之下,还去雎阳侯府大闹过。

    唐妤继续道:“古远征什么性子,你也知道,两家婚约都取消了,他还不肯死心。”

    “你昏迷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来宁国侯府,但我们没有让他进府,有两次三更半夜里,他还试图偷偷潜入府,被护卫捉住打了一顿。”

    稍微顿了顿,沿着这条偏僻的小道,慢慢往前走。

    “直到你醒过来之后,他仍然每天风雨无阻,吵着闹着非要见你,在你醒过来的第三天,我出去对他说,你不想再看见他。”

    唐嫃卷着手里的丝帕,想象着当时的情形,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是她,有了很喜欢的人,被强制拆了,她会有多伤心?

    她对古远征虽无男女之情,可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多少也有些朋友的情谊在。

    换成是她的话,就算与喜欢的人没了结果,也想与对方面对面说清楚,而不是由旁人传话。

    唐嫃几步跟上去,“姐姐,这样好残忍的,他要见我,那就见嘛,正好,我也想见他。”

    唐妤回头看着他,不赞成的道:“你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既然再无可能,就没必要过多纠缠,你见他想干什么,安慰几句,还是劝他放下你,你哪来的自信,以为他没了你就活不了?”

    唐嫃捂脸,“那姐姐跟他说,我不想再见他了,他可有死心了吗?”

    唐妤淡淡道:“没有。”

    “所以还是得把话说清楚嘛。”

    “你确定你跟他能说得清楚?”

    “……试试嘛。”

    “时间久了,再深厚的感情,都会被冲淡,难不成你以为,他这辈子,真的非你不可?”

    唐嫃吭吭哧哧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要说得那么直接嘛,她不要脸的啊,她虽然一身臭毛病,可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丢丢魅力的。

    唐妤道:“我不是不让你们见面,只是再多纠缠下去,对你们两个都没好处,倒不如快刀斩乱麻。”

    “我明白,既然婚约都已经解除了,那我跟古远征也就到此为止,这一次他就够伤心的了,我不会再让他伤心第二次,我是个很有节操的人。”

    世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圆满的事情,或许她和古远征的缘分就只有这么浅。

    把关于古远征的那一篇翻过去,唐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先把自己给激动得不行,两只小拳头搁在胸前一顿乱捶。

    “我恢复自由身了,是不是就意味着,我可以随便浪了?”

    唐妧好奇问,“三姐姐想怎么浪?”

    唐嫃得意忘形的道:“泡一下帅哥哥呀。”

    唐妧:“……”

    唐妤刀子一般的目光扫过来,唐嫃顿时一个激灵,赶紧收起脸上那猥琐的笑容,“我是说,我要修身养性!”

    她现在就是想去那什么地方玩一下都没人陪了。

    可惜了一个对她言听计从的未婚夫呀,不知老爹今后会给她选一个什么样的。

    猛地想到方才宋太夫人说的话,唐嫃欢快的小身影一下子僵住。

    宋太夫人说,她和宋师兄,天生一对!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她亲眼所见啊,宋师兄戴了大绿帽子,肯定不会娶钟映兰,最近没有动静,许是在憋大招呢。

    那要是宋师兄和钟映兰的婚事最后不成了,宋太夫人不会真要替宋师兄上门求娶她吧?

    好可怕。

    唐绾关切的问,“三妹妹,怎么了?”

    唐嫃觉得自己想太多,遂笑嘻嘻的摇摇头,“没事,走吧。”

    几十年的感情深厚的闺蜜在一处,当然是随心所欲的开玩笑啊,她还真把自己当成香饽饽了不成,哪有那么多人家想要求娶她。

    宋师兄是宋家未来的当家人,要娶的宗妇应该是像大姐姐这样的,从小就一言一行培养的闺秀,她不过是个什么都不太懂的病秧子。

    所以父亲一开始为她选夫婿,选的就是不用继承家业的,雎阳侯府排行第二的古远征。

    相信古远征若是世子,纵算他再好,老爹也不会考虑他的。

    因为老爹也很清楚,就她这样的,挑不起宗妇的担子。

    唐嫃很快就把这一闪而过的惊悚念头给抛下了,蹦蹦跳跳的往院子里小美女们聚会的地方走去。

    跟在一只蝴蝶后面,往这边跑来的宝乐郡主最先看到她们,于是蝴蝶也不抓了,欣喜不已的拎着裙摆朝她们跑过来。

    “我找了半天也没瞧见你们,还以为你们今天不来了呢。”

    唐妧笑道:“来了有一会儿了,刚刚有点事耽搁了。”

    “三小姐不是受了伤了,怎么也来了,已经好全了吗?我和姐姐听说你受伤,本想去看看你的,却听闻宁国侯府闭门谢客,哼,明明十四叔和小宋大人,还有皇长孙殿下,经常出入宁国侯府的,你们好偏心……”

    宝乐郡主说着,不满的跺跺脚,委屈得不行。

    “先前那些日子我都昏昏沉沉的,你们就是来了,咱们也说不上话,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随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唐嫃说着举起手转了个圈。

    宝乐郡主很好哄,三两句话,就重新眉开眼笑。

    花园里的说笑玩闹的女孩们,此时也都瞧见了唐家姐妹。

    其中一部分相熟的,相携着往这边走来。

    张雅静走在最前面,一袭淡雅的碧绿衣裙,轻灵美丽弱不禁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