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布列塔尼的安妮
    虽然皮克罗米尼枢机近似于嘲讽般地赶走了乔.美第奇,但另一个美第奇成为了卢卡大主教的喜讯还是飞快地经由佛罗伦萨与有荣焉的商人与银行家传向了四方,不过十几天的时间,就连法国的查理八世宫廷也开始流传起有关于这位朱利奥.美第奇的传说,这位美第奇家族的大主教不但年轻,还是那位以俊美而闻名于整个欧罗马的朱利阿诺.美第奇的私生子,据说他本人更是青出蓝而胜于蓝,在这个圣职人员能够拥有情人与孩子的年代,女人们对他充满那方面的兴趣完全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聚集在法国王后身边的贵妇人们就是如此,她们装饰华丽,手持扇子,在象牙柄与羽毛的遮掩下交流着有关于这位将来的美男子可能的风流韵事,她们猜度着他是否还是一个处男子,什么时候会选择他的第一个情人,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金发还是褐发?蓝眼睛还是灰眼睛?“也许会是黑发,”一个贵妇人这样说:“他自己就是黑发,他应该会喜欢黑发的。”“我不这么认为,男人都喜欢新鲜,”另一个贵妇人说:“我想他会喜欢比较浅淡的发色。”和她关系不佳的几个女官们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瞥着对方淡黄色的卷发轻蔑地笑了笑,“我听说他有着一双魔鬼的金眼睛。”女官之一说到,她的叔父是罗马的一个神父,她知道的东西要比其他人更多些。“那么说他是黑头发,金眼睛喽?”淡黄发色的贵妇人依旧快活地说道,“希望他皮肤白皙,手指纤长,这样他几乎就完全吻合我梦中情人的形象了。”“我还没有见过金眼睛,”又一个贵妇人跃跃欲试地说道:“但听起来确实非常地吸引人。”“最近梵蒂冈确实多了很多美人。”在他们之中,最有发言权的一位贵妇人说道,她的姓氏是洛韦雷,对,就是那个枢机主教洛韦雷的堂妹,她不但有着一个枢机主教的兄弟,还是法国国王查理八世的新情人,在法国的宫廷中,她的地位仅次于王后安妮:“有人说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侄子’凯撒的容貌如同天使,也有人说皮克罗米尼枢机的另一个弟子有着如同晨光一般的金发与湖水般的蓝眼睛。”她的发言引起了其他人的好奇心,纷纷询问起这两者的情况,她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移到了约书亚.洛韦雷的身上,要她说,她也对朱利奥.美第奇更感兴趣,但约书亚是她堂兄的儿子,她必须为他铺设道路。

    “听起来,”站在门外偷听了一会儿女人们的谈话的法国国王查理八世微笑着转向他身边的红衣主教,“您有个非常出色的继承人。”

    “虽然我想要保持谦逊,”德拉.洛韦雷手抚胸膛,慈爱地说道:“但一提起我的孩子,我就无法抑制心中的骄傲,所以,请原谅,陛下,我得说,没有比他更聪慧和美丽的孩子了。”

    查理八世真诚地笑了起来,他在年少时就失去了父亲,但他的父亲对他不可谓不爱惜,所以他喜欢所有爱着儿子的父亲,爱着父亲的儿子,“那么,你应该带着他一起到法国来。”他说。“我是那么希望的,”洛韦雷枢机故作姿态地说道:“但他有些时候非常固执,尤其是涉及到学业的时候,也许我和您提起过,他的导师是皮克罗米尼。”

    “唉呀,”查理八世说:“那是一位具有无上智慧的长者,您儿子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

    “不仅如此,陛下,虽然人们都说儿子应当服从父亲,但更多时候,退却的却只会是父亲。”

    “那是因为爱。”查理八世叹息道。

    “正是因为爱。”洛韦雷枢机接道。

    他们一前一后地进了房间,女人们涌上来向他们致意,王后安妮是最后一个站起来的,查理八世看向她的目光异常柔和,充满怜爱,就像是看着一只肥嫩焦香的兔子:“下午好,我的王后,”他说:“今天的阳光非常温暖,是吗?”

    “是的,陛下。”王后安妮说,她甚至没有分出一点目光给国王身边的红衣主教,“我都觉得有点燥热了,陛下,我可以回房间去吗?”

    “去吧,”查理八世宽容地说:“好好休息,我的爱,晚上我会去找你的,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万分感谢。”王后干巴巴地说,然后她带着自己的侍女头也不回地走了。

    查理八世无奈地摇了摇头:“您看,”他说“德拉,她还是不喜欢我。”

    “女人们总是口是心非,”洛韦雷枢机低声说:“她们只会对着自己的爱人颐指气使,肆意妄为。”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如果说,她真有什么怨言的话,那么也只会是针对我。”查理八世听到这句话就笑了起来,事实上,在布列塔尼公爵去世之前,就设法为他的继承人兼女儿寻找了一桩亲事,也就是说,在安妮满足婚龄的要求后,她会和神圣罗马帝国的马克西米连一世结婚,布列塔尼与神圣罗马帝国的距离可不近,这样布列塔尼仍然可以保有独立与自由。查理八世当然不能看着布列塔尼落入法国之外的君主手中,他的下属带着汇票与证劵,赶到了梵蒂冈,向教皇英诺森八世行贿,要求他解除布列塔尼的安妮与神圣罗马帝国马克西米连一世的婚姻关系,当然,那时候英诺森八世已经是个靠男孩鲜血续命的废物了,在罗德里格.博尔吉亚忙碌着寻找适合的男童时,德拉.洛韦雷枢机乘机插手其中,在教廷宣称马克西米连一世与安妮之间的婚约,因为没有完成同房仪式(当时马克西米连一世只是派出了自己的使者代为履行婚礼中的义务)而无效之后,他不但获得了丰厚的报偿,还得到了查理八世的友谊。

    在博尔吉亚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混球罗德里格成为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时候,德拉.洛韦雷也因为这份珍贵的友谊而得到了法国国王的援手,不然他还真不一定能够从圣殿骑士们的追杀下逃到法国。

    不过相对于国王查理八世的恩宠与信任,王后安妮从未和洛韦雷枢机说过哪怕一句话,更多时候,她就连一个眼神都懒得赐予,德拉.洛韦雷发现自己竟然不是那么恼怒,也许是因为布列塔尼的安妮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安妮今年也只有16岁,她身材高挑,胸脯高挺,皮肤犹如凝结的牛乳,有着金褐色的,丝缎一般的长发,一双虔诚与贞洁的灰黑色眼睛。又因为她是布列塔尼的女公爵,生来尊荣,掌有权势——即便成为了查理八世的王后,她仍然因为得以保有布列塔尼的缘故,比起其他女性,她更有着无人可以企及的威严,让男性一见便不由得生出了征服之心,这甚至不是比喻,得到她也就得到了布列塔尼。

    “您应该尽快让她怀孕。”洛韦雷枢机说道:“没有母亲不爱孩子,一个流着她的血液的孩子,理所当然应当继承她的领地。”

    “我正在努力。”年轻的查理八世叹气道:“但其他事情不论,这个还真的看上帝的旨意。”说着,他挥了挥手,房间里的莺莺燕燕立刻温顺地退下,将这里留给国王、枢机主教和他信任的近臣。

    两个侍从上前,在几分钟前还摆满了针线的桌子上打开了一张地图——欧洲地图。

    这张地图不可谓不精美,法国的主保圣人圣但尼托着自己的头颅位于整张地图的上方,头颅上微微闭着的眼睛俯瞰着下方的意大利地区,重要的地区名字已经用红色的颜料写出,法兰西,米兰,佛罗伦萨,罗马,那不勒斯……国王的将军们交换着眼神,对于原本就属于法国安茹家族的那不勒斯每个法国国王都不免耿耿于怀,查理八世尤甚,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发誓要夺回那不勒斯,对这场战争的准备更是从五年前就开始了,但法兰西在欧罗巴大陆的西侧,那不勒斯位于半岛的南段,中间间隔着大半个意大利,法兰西想要那不勒斯,就必须穿越至少三个国家或是地区,他们前进的时候必须考虑补给,后撤的时候必须考虑退路。

    “有关于这个问题。”洛韦雷枢机说:“首先,要请陛下允许我为您们引荐一个人。”

    查理八世点了点头,于是洛韦雷枢机对自己身边随侍的教士说了一句话,他退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一个盛装打扮的黝黑男子跟随着侍从脚步轻快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他在距离查理八世约有九步的地方停下,摘下自己的帽子,行了一个优雅又谦恭的礼节,这个礼节伴随着不断地前进和后退,法国的大臣都觉得他太花俏了,但等到他自报姓名的时候,他们都不由得大为惊讶。

    他是卢多维科.斯福尔扎,米兰的代公爵,实质上的掌权者。

    米兰公爵卢多维科的屈从保证了法兰西的军队能够直接长驱直入意大利,他还许诺了给予补给以及雇佣兵军团将会随同法**队作战。“那么他要什么?”查理八世问道。

    “米兰公国的正统性,”洛韦雷枢机轻轻地微笑道:“还有他的大公之位。”

    “他好像忘记了他侄子的岳父。”一个大臣说道。

    “等到我们得回那不勒斯,”洛韦雷枢机诚恳地说:“阿方索五世的私生子当然也就无足轻重了,他甚至无需奏请教皇裁决,就能宣布他侄儿与那不勒斯的阿维亚婚约无效。”

    “那么佛罗伦萨和罗马呢?”

    “佛罗伦萨的洛伦佐.美第奇已经死了,现在执掌佛罗伦萨的只是他的长子皮埃罗,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年轻人性情懦弱,眼光短浅……只需稍加恐吓就能解决,至于罗马……”

    “据说亚历山大六世异常贪婪,”一个大臣借口道:“我们可以许诺相当于那不勒斯国库百分之一的回报。”

    德拉.洛韦雷的嘴唇微微一动,作为博尔吉亚的死敌,他当然知道博尔吉亚的野心不止于此,但他为什么要提醒这些人呢,等到一切就绪,博尔吉亚的拒绝只会引发查理八世的滔天怒火。

    “西班牙会是个问题。”

    查理八世考虑了一会,低下头再次查看了地图:“德拉,我亲爱的朋友,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请带着我的口信去西班牙,告诉阿拉贡的费迪南德,如果他愿意在之后的战争中保持中立,那么我会给出让他惊喜的回报。”

    ————————————————————————————————

    “我不能拒绝。”亚历山大六世说,他的儿子凯撒坐在宝座的台阶上,眼神阴郁,法国国王查理八世不但提出了借道的要求,还要求教皇派出他的儿子随军——这只是一个堂皇的名义,事实上,他只是想要一个人质,现在凯撒是亚历山大六世的长子,也是他的儿女中最可信与寄予重望的一个,亚历山大六世可没办法轻易放弃他,查理八世提出这个要求也是为了避免自己在征伐那不勒斯的时候被截断退路。

    “威尼斯和佛罗伦萨呢?”

    “威尼斯人保持中立,”亚历山大六世说:“而佛罗伦萨,你知道的,皮埃罗只是一个废物。”

    “当初我们就应该让朱利奥回到美第奇。”

    亚历山大六世摇头:“不,我亲爱的儿子,佛罗伦萨是我们将来的敌人,如果朱利奥的确有你所说的那样出色,我绝对不会让他回到佛罗伦萨。”

    “意大利是属于意大利的,我们应该组成同盟。”

    “我正在那么做,但我需要时间。”亚历山大六世说:“查理八世没有给我时间。”他在几小时前接到了一封重要的情报,法国与西班牙签订了一份协议,将鲁西若地区与塞尔达涅地区割让给西班牙,查理八世已经在赌桌上投下了最为重要的一份赌注,任何阻扰他得到那不勒斯的人,国家都会成为他的死地,遑论这位国王身边还有着红衣主教德拉.洛韦雷,他一定非常希望看到亚历山大六世被废黜,由他取而代之。

    凯撒望着他的父亲,突然之间意识到,他的父亲要求他去做查理八世的人质,但相对的,他也没有放弃组建意大利同盟,一旦查理八世有所察觉,作为人质的他一定会被虐待甚至被杀,亚历山大六世或许是爱他的,但就像是对待卢克莱西亚那样,在要求他做出牺牲的时候教皇坚硬的心也不曾有丝毫动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